点击登录
  • 欢迎访问Elsanna档案室,欢迎加入QQ群和谐讨论! QQ群
  • 注册时填写网站名称为“Elsanna档案室”,首字母E大写。
  • Frozen2多语种 ost可在档案室试听啦。
  • 请注意用户名只能为英文和数字,注册后不需要收取邮件,使用用户名和密码可直接登录。
  • 档案室只收录Elsanna向同人文,非EA向勿投
  • 请文章作者在发布分级文章时主动使用“回复可见”功能。

【旅行】南十字星下

历经了5天零一个通宵,写完了一个中短篇。

写的时候真的好难(……)

有人说它是短小版流沙。(抬举我了)也有人说这是非常真实澳大利亚旅游手记(?)

我在入EA前已经很长时间不写东西了,但是这一篇绝对是我写作生涯里最喜欢的一篇。(但是却因为写作手法不太满意(是太菜了))

第一次用档案室x

最后叨叨:愿你能在这世界上,找到属于你的南十字星。

 

南十字星下

 

​    ——隔着海洋,隔着赤道——

 

你来到了这世上,如果一生只看了地球的一个角落,是否会觉得可惜?

我不想听别人说爱琴海有多美,奈良的鹿有多可爱,伦敦的雨有多难捉摸,我想自己去看。

用眼睛去记录,用心灵去描绘,用终生去回忆。

我最爱的城市是巴黎,按理说这次来之不易的旅行,法国应该是我的首选。可我去了澳大利亚。

一段回忆,它催促着我,跨越地球,前往另一个世界,站在南十字星下。

于是,我收拾好了行李,向领导请了长假,启程了。

 

 

倘若你在24岁的那一年,背起行囊,开启一段说走就走的旅行,你会去哪里?

世界四大都市?伦敦?巴黎?纽约?东京?

可这些浪漫而又繁华的地方都不是我此次前行的目标,我去了澳大利亚。

是的,南半球,与挪威的一切看起来都背道而驰的国度。我选在了十二月启程——正是澳大利亚的盛夏。原因很多,最大的一点是我想在最合适的季节去塔斯马尼亚看一看。

在那里,仰望南天星座。

听起来很奇怪?可就是这样。北回归线以南特有的南十字星,它令我向往。所以,我想要登上惠灵顿山,眺望南极。带着北极光去见它。

我在Gardermoen的机场像个神经病一样,叉着腰流着泪对着前来送行的父母大声说:我!Anna·Arendelle,要去征服南半球了!

这之后,我又抱着妈妈哭得稀里哗啦,在马上就要登机的时候被爸爸含泪踹上了飞机。

于是,我操着一口不太对味的“挪威式”英语,带着攒了几年的兼职工资,启程了。

 

——这个英国人不太喜欢手动挡——

 

艾莎开车很猛。巨大的房车在她的操控下像一辆变速自行车一样灵活。

车在南半球的大洋路上行驶,壮观的沿海风光令人目不暇接,可她只觉得心力憔悴。

“琼斯!看!十二门徒石!”年轻的红发女子孩子气地指着矗立在碧兰海水中的巨大礁石,兴奋地挥着包着纱布的手。

“你挡到我了,阿伦戴尔小姐。”艾莎无力地推开她的手,忽然一个急刹车,对着大道中央左顾右盼的袋鼠行无可奈何的行注目礼。

澳大利亚到处有“小心袋鼠”的标记牌,但它们一般只在夜间活动,极少在清晨或者傍晚出没。

这算是艾莎点背,大白天就遇见袋鼠挡路了。

艾莎没那个胆子下去赶袋鼠,也不忍心让已经因此负伤的“阿伦戴尔小姐”去。

袋鼠真的是天生的拳击手。在艾莎亲眼见证一个红发女人和袋鼠互殴之前,她真的以为拳击手这个标签只是亚文化的一种拟人乐趣。

艾莎垂下头叹了口气,只能把房车停在路边,等袋鼠们自行离去。

这一等就是三个小时,夜幕降临。

艾莎打开窗户看看外面若隐若现的繁星,问,“几点了?”

红发女人摸出一个看起来价格不菲的手表,瞅了瞅,窝在被窝里瓮里瓮气地报时。艾莎托着下巴在心里算时间,如果坚持开到免费营地的话,似乎太打紧了。

靠在方向盘上,秀气的眉毛拧成一个疙瘩,说不出的无力感几乎将她吞噬。

五澳元一天,补贴油费,要求她在十五天内从阿德莱德出发,把车交到布里斯班分司,沿途经过大洋路,澳大利亚首都和第一、第二大城市一堪培拉、 悉尼和墨尔本,最后抵达东部沿海的布里斯班。

艾莎不缺钱,身为一名新世纪的自强女性,她完全可以花个几百元租一辆房车,拿着自己的GPS痛痛快快地自驾游。像这样可怜巴巴的钻行业秘密,靠房车公司的RELOCATION计划给自己省钱这种事情,从不会发生在她身上。

有限的且麻烦的优惠对于她,根本不需要。因为她有钱。

有钱人从来不需要绞尽脑汁盘算着如何省钱,他们宁可花钱买清静和便利。

想想最开始。

飞机穿越赤道,从北半球到南半球,最后在南澳大利亚州首府阿德莱德着陆。当地上午上午11时7分,房车公司正在营业。

她打电话给房车公司,不到一个小时,一辆非常不错的Camperman的升级版就被送到了她的眼前。这辆车能够容纳两个人,冰箱灶火空调镶嵌式电脑应有尽有,算是房车中的战斗机了。

她非常中意这辆车,进去一看居然是自动挡,瞬间觉得花钱值得——澳大利亚的手动挡房车居多,只有非常棒的房车才会是自动挡——艾莎作为一个不合格的伦敦人,讨厌手动挡——总之,这是一个惊喜。

这一切本应该非常非常美好。

她开始怀疑自己为什么要在那一天从阿德莱德启程。

为什么在那一天启程,因此碰上了这位冒冒失失的小姐,而后不得不放弃自己的Camperman,上了这辆手动挡的2008年产的破旧房车,还必须沿着送车的路线走。

那一天在她翻看GPS,想着去阿德莱德的市里转一转待上几天,采购一些食材,了解一下澳洲传统。

没曾想在距离阿德莱德市中心还有几公里的时候,下来为房车加油的她,抬眼间看到了一位女士在路外的沙漠区和袋鼠对峙了几分钟,而后被追着打。

艾莎情急之下挥舞双手,将赶来躲命的红发小姐塞进房车,迅速放下房车外的铁帘子转身钻进房车,战战赫赫地藏了一整个晚上。

那之后事情就开始变得奇奇怪怪了起来。

那位因为下车驱赶袋鼠而右手轻微骨裂的名叫“安娜·阿伦戴尔”的女士,对着她投来满怀无助与期颐的眼神,请求她将自己送回停在阿德莱德路边的房车上。

开玩笑?!一个手绑石膏的人,怎么可以去开车?!还是开手动挡的车!

艾莎义正言辞地拒绝了这个请求,并要求阿伦戴尔小姐在医院老老实实养伤,甚至表示了这次挂号的医药费可以不用还。

“我不行哎……我的车……”那位小姐冷汗直流,看起来为难的不行,“我的车是钻公司送车空子租的,我必须要在日期里送回去。”

那位小姐湖蓝色的眼睛水灵灵的,里面盛满了委屈无助与倔强,让人分外心疼。

艾莎沉浸在那醉人的湖蓝色,不禁入了迷,陷入了回忆中,待她回过神来才发觉自己的失态。

“那么……阿伦戴尔小姐……”她深沉地望着病床上的那位红发小姐,别样的心理让她决定当个老好人,“还车路线里有堪培拉吗?”

“有!”

就这样,艾莎·琼斯把车又原路送回到了房车公司,扔了自己的计划本,把行李搬进那位小姐那辆破旧的房车,开始了自己的代驾之旅。

事情就是这样,总而言之,这一切真的是一个不算美好的巧合。

至于钱?因为交违约金带出来了钱包,这之后居然遇上了扒手,两个人的MasterCard和VISA连着整个钱包都被偷走了,现金不多,银行卡也可以回国补办,这样看来报警或者去大使馆只是会让事情变得更加麻烦,所以两人就这样离开了阿德莱德。

但艾莎实在是不觉得自己行李箱里剩下来的这些钱可以担负两个人的吃住,她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贪图那一点点愉悦与安慰来当这个老好人。

 

“那……”果不其然,这个不开车不知道时间紧的人开口了,“我们要去免费营地吗……?”

话音到后面越来越低,她悄悄抬眼看着艾莎的脸色,不敢再多说话。

她害她提前还了车又丢了大部分钱,跟着自己窝在这个破房车上天天吃煮土豆过贫苦日子。这实在是让安娜觉得自己小辈子的脸都丢完了。她根本不敢也不够格在艾莎面前指手画脚,保不齐这位看起来清清冷冷的好心女士一怒之下拖箱而走,自己还真要单手开手动挡汽车了——还是用右手——她和琼斯小姐一样是左撇子。

“还是得去免费营地。”艾莎想想每天限额15澳元的生活费,扶额道。

已经住了好几天的旅店了,已经没有钱逃避了。

艾莎前所未有地想要钱。

 

​——我觉得性取向不能说明什么——

 

深夜,艾莎终于驾车来到了免费营地,她缓缓将车停在营地边缘。车停稳后,她拿着睡袋和帐篷预备下车。就在手刚刚碰上门把手的时候,身后响起安娜焦急的声音。

“你要去哪?!”

艾莎环视只有一张小破床的老旧房车,“去睡觉啊。”

安娜从床上爬起来,托住被石膏束缚的右臂跌跌撞撞地跑过来,用脑袋挤着艾莎的肩膀,将她往车里赶。

艾莎皱起眉,轻轻推开像小孩子发脾气一样的安娜,“阿伦戴尔小姐,您的房车只有一张床,我不认为那张还没有学生宿舍的床大的铁板可以睡开我们两个。”

“那也应该是我下去睡!”安娜昂起头,直视对方湛蓝色的眼睛,丝毫不拿里面氤氲的愤怒当回事,“你睡在这里!”

艾莎捏捏眉心,打掉安娜突然拉住自己的手。

“你指的是我一个活蹦乱跳的人睡在车里,然后让一个比我年纪小并且受着伤的小姐去外面睡帐篷?”她挑起眉,轻笑一声,“你对澳大利亚的治安很有信心吗?安娜·阿伦戴尔小姐?”

谁不知道在外面睡帐篷难受的要死,什么蚊子爬虫都有,保不齐还会碰上变态。

安娜皱起鼻子,上前一步挡在艾莎身前,反手锁上车门。

“你是指你自己出去睡就很安全吗?艾莎·琼斯小姐,你是不是才对澳大利亚的治安有误解?”安娜瞪大眼睛打量一遍面前的淡金发美女。

嗯,绝代尤物,所以绝对不能让她一个人出去睡。

安娜心想。

被人在心里比喻成绝代尤物的女士似乎不认可安娜的说法,她抱紧睡袋,嘴巴抿成一条线,显然在抗拒着什么。

“实在不行,我把地板收拾收拾,我们可以一起睡在房车上!”

安娜终于想到了一个不错的法子,她前去去踢开堆积在车厢里的各种行李。

“不行,我不习惯和别人一起睡!”

“又不是在一个被窝。”

“有人在旁边我会睡不着!”

“等你睡着了我再过来睡觉。”

“唔……”

“你很嫌弃我?”

“没……没有……”

安娜忍不住笑出声音,拍拍睡袋说:“过来睡觉!你开车累了一天了。我去驾驶座上坐着等你睡着?嗯?”

眼看艾莎没有要动的意思,只是绞着手指 。安娜就又开口催促她。

只听艾莎叹了口气,缓缓开口道:“我是les。”

车厢里瞬间一片死寂。

在汽车的油表发出了第三声滴答声的时候,安娜僵直的肩膀突然放松。她抬腿踢开了一摞纸箱,单手把床上的被褥抽下来展开铺在地上。

“谁不是啊?”她用一副轻松的语调说。

 

 

其实她刚刚一瞬间险些脱口而出:等等!什么?你说什么?

还好她忍住了。

对方开始坦白了一些事情,自己藏着掖着似乎也不太好。

但是这样一说似乎更没有睡在一起的理由了。

安娜抬脚将那一块小得好似儿童床一样的铁床收起来,劈手夺过艾莎的睡袋扔在被褥上。

“les怎么了?les就应该必须保持距离?嗯?怎么说的好似我们一定会相爱一样?”安娜皱皱鼻子,“我怀疑你这是歧视性少数者,否定性少数者的人权!les怎么了?les没有审美没有眼光没有恋爱观吗?所以我觉得,你应该立刻马上,以现在进行时打消出去的念头过来睡觉!”

话说到此,安娜突然觉得这样似乎有些冒犯面前的美女了,她赶紧换口,“噢噢,我说的那个眼光那个,额,不是,我不是指……额,我是说,你很有魅力,非常漂亮,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但是你放心!我没有对你动歪心思!”似乎觉得不太够,她特地转过身对艾莎深深点点头,却将美人满面羞红的美景收入眼中。

是的,那位从见面到现在,对自己的表情相当吝啬的,给人清冷淡漠感的女人,脸红了,甚至连耳尖都晕上了粉红色!

安娜瞬间感觉到了大脑自顾自的停止了工作。不自觉的,呼吸变得灼热,脸颊变得滚烫,动作变得迟缓。她僵硬地转过身,躺下机械地拉开睡袋,单手扯住睡袋的边缘将身子吃力地往里面塞。

在塞到胯部的时候,她认清了睡袋这种旅行用具根本不会考虑残疾人而进行设计这个事实,她慢慢抬起头,羞得满面通红。

“琼斯小姐?”

“嗯?”

“能帮帮我吗?我觉得我似乎卡在这里进不去了……”

丢人丢惨了。

艾莎愣了一下,抿着嘴站在原地,眼里有了笑意。然后她拍拍滚热的脸,走过去将被袋鼠打残的红发小姐塞进她可爱的绿色睡袋中,小心翼翼的拉上拉链,又起身将防蚊纱的四角挨个挂在墙壁上。最后,她才扭扭捏捏地钻进睡袋,像鸵鸟一样将脸缩进睡袋里,对安娜的晚安只是潦草地回复了个嗯。

 

太像了……艾莎窝在睡袋里,隔着胸口按住狂跳的心脏。

太像了,根本抑制不住……

我该怎么办……

她心中五味杂陈,又开始后悔自己不过脑子,硬要当这个老好人。

 

 

夜里,安娜是被细小的抽泣声唤醒的。她用没受伤的手摸索夜灯。

摆正。

打开。

荧荧微光点亮她的视野,随后,艾莎梨花带雨的面庞就映入眼帘。

安娜一惊,起身抽出纸巾,轻轻拭去艾莎面颊上的泪珠。就在安娜准备携去艾莎眼角的泪珠的时候,那双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

氤氲着无尽的悲伤的湿润的湛蓝,在夜灯荧亮的微光中闪闪发光,如同南十字星般晶亮,让安娜的心脏着实漏掉了一拍。

“琼斯?”安娜轻唤一声还没有回过神的艾莎,“怎么了?做噩梦了?”

艾莎摇摇头,却在安娜皱起眉露出关切的表情的一瞬间,泪水决堤。

安娜被艾莎突如其来的泪水搞的手足无措,她递给艾莎纸巾,又递给艾莎温开水。在她准备捏着纸巾抬手为艾莎抹去下巴上的泪珠的时候,艾莎别过头,轻轻躲开了安娜的手。

安娜举着手,一阵尴尬,更不知道如何是好了。空举着的手转了一圈,又把纸巾塞进了艾莎的手里。

“没事了,是梦。”安娜挤了半天,只挤出来这样一句话。

“嗯……做了一个很吓人的梦……不好意思,打扰你了。睡吧。”

艾莎用力擦干脸上的泪,对安娜微微一笑,按灭了夜灯。

“没事了,谢谢。”在黑暗中传来艾莎变得有些沙哑的声音,“晚安,阿伦戴尔小姐。”

“嗯……晚安,琼斯。”

 

安娜整夜没有深睡,生怕艾莎再被那噩梦惊醒。

顺着从车窗撒下来的月光,看那人的肩膀并不均匀的起伏,安娜知道,艾莎也没有睡。

她无声地叹了一口气,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无奈。

她觉得自己的胃开始阵痛了——她一旦有了坏心情,诸如悲伤或是气愤,就会胃痛——总之,这是一个能让她清楚认识到自己情绪的怪毛病。

想想刚刚被躲过去的手,她只能希望明天早上不要那么尴尬。

 

 

还好艾莎·琼斯小姐足够美丽,又极会拿捏人心。在清晨用一个柔美的微笑化解了一切尴尬,并用一顿难吃的水煮土豆打发了安娜。

 

“我觉得可以把水煮土豆做成这样,也是一种天赋,琼斯。”

“不能做饭的人没有资格提意见,阿伦戴尔小姐——噢,真的好难吃……”

 

——旅程尚在继续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丨Elsanna档案室授权搬运自Elsanna贴吧或原作者丨未经原作者允许不得转载本文内容,否则将视为侵权丨转载或者引用本文内容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喜欢 (12)
[]
分享 (0)
关于作者: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3)个小伙伴在吐槽
  1. dd
    a入间rjrjrj611826222858282822020-02-22 20:46 (4天前)
  2. 所以不会只有我找了半天的南十字星上吧
    Elsa的小太阳2020-02-20 02:25 (7天前)
  3. 啊!大大还有吗?
    无夜2020-02-13 0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