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登录
  • 欢迎访问Elsanna档案室,欢迎加入QQ群和谐讨论! QQ群
  • 注册时填写网站名称为“Elsanna档案室”,首字母E大写。
  • Frozen2多语种 ost可在档案室试听啦。
  • 请注意用户名只能为英文和数字,注册后不需要收取邮件,使用用户名和密码可直接登录。
  • 档案室只收录Elsanna向同人文,非EA向勿投
  • 请文章作者在发布分级文章时主动使用“回复可见”功能。

【连载中】E l’Alba Verrà(在黎明之前带走我)58-63章

作者:醉冷
原文链接:https://tieba.baidu.com/p/6372829754

注:本文续自FROZEN2,但部分设定有所不同。和K先生没有任何深入的关系,请放心观看。一周更新5-7章。

58.
红色迅速蔓延到脖子,Anna觉得自己马上要炸开了,“你说什么?!”
认真回答绝对是一个错误选项,Elsa紧紧地抱住不停挣扎想要开门冲出去的恼羞成怒的妹妹,“Anna,你放心,我会负责的,以后买东西都由我来付钱。”
“这根本不是重点好不好!”Anna哀嚎一声,“天啊,你真的全都听到了!”
Elsa顿了顿,“当时就猜到了你的反应,所以我没敢出声。”
——她还好意思说没“敢”?!
有什么比向别人倾述对暗恋对象的情意然后正好被暗恋对象听到更丢脸的事吗?
如果有,那只能是在此基础上再加上整整两章的对话都被暗恋对象听得一清二楚!
整整两章!3820个字!这是什么概念?四篇东方大陆的高考作文还有剩的!!
从Arendelle丢脸到北地的Anna女王现在只想毁灭世界。
她的表情太过黑暗,Elsa只能小心翼翼地试探:“你在想什么,Anna?”
Anna凉凉地说:“我在想如果我们两个同归于尽了我们还有没有什么直系亲属可以继承王位。”
背后一凉,Elsa十分果断地转移了话题,“……总之、我知道主动找你面谈你只会躲着我,因为你‘不信我’。所以,我只能制造机会让你来找我。”
Anna麻木地问:“坠马是你故意的?”
Elsa点了点头,Anna立马欺身而上,“为了达成目的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Elsa。”
看她恢复了活力,Elsa笑了笑,“我有把握不受太重的伤。”
说着,她动了动受伤的臂膀示意。Anna的表情总算好看了一些,“我刚出门就撞上你也是你故意的?”
“Gale给我通风报信了。”Elsa一脸无辜。
Anna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那么Elsa之前的示弱,想来也是有意为之。
……怎么有种上当的感觉?就该早想到Arendelle的前女王不会是什么任人宰割的小白兔!
Elsa没有等到她想明白,“你对Flosta的身份有头绪了,是吗?”
“嗯。”门边有些冷,Anna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他根本不是什么东方大陆的旅行家,他来自Wessel-ton,真正的能力是驾驭动物。所以被Wessel-ton的首脑们称为‘驯兽师’。”
Elsa把Anna引到床边坐下,又拉过被子盖在她的膝盖上,然后了然地颔首,“这就说得通为什么狼群的行为这么巧合了。”
把被子分了一半给Elsa,Anna的神情有些凝重,“他的第一目标不是为了杀你。”看着Elsa的脸,Anna的声音因为愤恨有些不平稳,“而是把你带回Wessel-ton,接替他的位置。他们想把你改造成一个‘兵器’。”
Elsa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难怪他最近一直提起让我和他‘回’东方大陆。”
Anna握住她的手,“Elsa,无论到时候他说什么,答应我,千万不要心软。”
Elsa回握住她,“我只会为你心软,Anna。”
无言地看向窗外,Anna没有问出嘴边的话。
——你会杀人吗?
我会。
为了保护你,我会。
……我已经杀了人。
Anna想起曾经的城防军队长和皇宫卫队长,以及许许多多她甚至连名字都不再记得的人。
我已经杀了很多人,我甚至不知道我还会杀掉多少人。
她默默地摊开另一只没有被握住的手,看着掌心上只有她看得到的血痕。
如果欲成之事一定要有衣冠成冢尸骨如山。
那就由我来付出、由我来背负。
我已有觉悟。

59.
与Anna三日前的交错虽然是Elsa只想珍藏在心里的宝藏,但也正因为回忆起了这件事,使得Elsa说话的时候从始至终都带着微笑,“知道你的身份是在三天前,我和她联手也只是在三天前。”
“三天……?”Flosta上上下下地打量着Elsa,眼神异样,“她瞒你伤你,赶你出Arendelle,难道你都没有什么怨言吗?”
“我有。”Elsa抬眸望向Anna,后者也收起了难为情,转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她。Anna的表情很严肃,就像是在等着一场迟来的审判。
“所以,我会等她道歉。”
很短地笑了一下,Anna没有再多说什么,但极为郑重地点了点头。
我也是,我也、一直在等着可以跟你道歉的那一天。
Anna接过了话题,表情淡漠,却带着胸有成竹的气势,“既然你的疑问都解答完了,还不束手就擒?”
Flosta仰起脸来,瞳孔血红,额间有青筋暴起,他狂妄地大笑出声:“只凭你们,也想要拦住我吗?”
Elsa一个箭步跨到了Anna身前,双手隐约浮现出蓝光,“小心,他正在使用魔力。”
“冥顽不灵!”Anna低叱一声,话音未落,群马嘶鸣,密林中又蓦然响起狼嚎声。
士兵们井然有序地拔剑,同时转向了Flosta。Flosta倒拿着匕首,时刻注意着他们的动作,“我孤身来到Arendelle,当然是因为我有能够脱身的本事。Anna,你想要困住我,简直是痴心妄想!即使仅我一人,尤可挡百万之师。”
马群已经躁动起来,Anna却竟然笑了起来。她往前一步,握住了Elsa想要施法的手,和她并肩站在了一起。
Elsa有些不解地看向她,但未置一言。
“你逃了之后呢?继续回去当Jason的走狗吗?”(注:Jason为本篇中前面提过的Wessel-ton国王)
Flosta眼角一跳,“我难道有其他的选择吗?你们这些正常人根本不会明白,我这样的人、像我们这样的人,从来都没有谁肯让我们选择,从来没有过!”他阴恻恻的目光扫向Elsa,“你们当真以为,自然之灵只有Elsa一位吗?”
场内传出抑制不住的吸气声。
Anna乜了一眼面露被背叛之色的Frank,笑声清脆:“你为了伤害一个自然之灵,原来竟是在和另外一个自然之灵联手吗?真是讽刺。”
Frank哑然失语。
“你和我才是同类人,我们才是一路人!”Flosta放声长笑,外围的狼群隐有蠢蠢欲动之势,“Elsa,只有我才能真正理解你的心情。Arendelle并不欢迎你回去,你我心知肚明。像我们这样的人,承受着千夫所指、万人唾骂,又有什么故乡可言?你没有讨好他们的必要。”
在Elsa没有回话的时候,几乎所有眼睛都看向了她。这个女人,这个无论她情不情愿、都始终在斗争中心的女人,即使在被狼狈地逐出故土、又被所谓同类刀戈相向的如今,仍然有着高贵脱俗,清风霁月一般的凛凛之姿。
这个女人,曾是Arendelle的女王。
良久才等到回应。Elsa的声音悠然温润,不怒不愠,“曾经我也以为我不可以选择。但其实选择无时不在、无处不在,小到衣食住行,大到爱恨嗔痴,我们时时刻刻都在面临着选择。这是Anna教会我的道理。Flosta,我要做什么,不再是为了他们,也不是为了任何人,而仅仅只是因为我想要这么做,所以我才会站在这里。”
Flosta语塞半晌,忽而话锋急转,直直地指向了Anna,“那她呢?她今天会为了你杀了我,以后就会为了你杀掉更多的人,你要眼睁睁地看着她变成你再也不认识的、满手杀孽的人吗?”

60.
思考着难题的时候,Elsa总是不自觉地会轻轻咬住下唇,她认认真真地考虑了很久,才交出她的答卷。
“无论是怎样的后果,我会和她一起承担。”拇指轻抚过Anna的指节,Elsa的侧脸线条坚毅却柔和,“无论她变成什么样的人,她都会是我的Anna。”
慨然地笑了,Anna脸上说不清是什么神色,像是终于得偿所愿的欣喜,又像是终于得到回应的释然。
更像是,所有正安静倾听着心上人笨拙告白的普通少女都会有的表情。
终于啊,终于……。
说话的时候,Anna对Flosta的态度很和善,倒不如说,是首次对他这样真心,“难道选择的权利,真的一定要别人给你吗?就算再卑微渺小的人,也应该有最闪亮的梦想和他想要过的人生。为什么不自己去争取、自己去努力、自己去抗争?”
Flosta的眼底更红了,他疯狂地大喊着:“说得好听!你有站在我们的角度想过吗?这样被当做野兽、被所有人鄙弃的日子,你一天也过不下去的!你也会疯的!”
似乎是为了应和他的姿态,狼嚎声此起彼伏,令人生畏。
“你们不是野兽,更不是怪物。人们偏颇的成见,才是最应该被摒弃的东西。”Anna的神情很平静,就像是在北地的医疗室里,她冷淡却坚决地告诫他绝对不可以屈服于命运。
她并不只是在演戏,她是真的一直想要告诉Flosta、告诉Elsa、告诉更多更多被当做异类不被理解的人这样的道理。
Anna更紧地握住了身旁的Elsa。在心里默默地起誓,而不管别人要怎么看待你,我一定会永远在你身边。
我一定会让“那样”的日子离你越来越远。
她叫过Matthias,从他侧包里拿出一封信笺。熟悉的印花封面让Flosta陡然一震。
“Kai动用了在Wessel-ton的所有情报网,找到了真正的 ‘Jake’所在,他现在被安置在Arendelle北山边上的村庄里。”她把信笺扔了过去,“这是他的平安信,你应该认得出他的笔迹。”
Flosta几乎是扑到了信笺旁边,他丢开了一直紧抓着的匕首,小心翼翼地拆开了那封信笺。
信中挚友的问候让他不禁潸然泪下,“Jake……”
“——冻住他,Elsa。”
坚冰沿踝而上,迅速地止住了Flosta的动作。他已经收起了眼泪,望过来的那一眼里几许悲哀,“以前……从来没有人告诉我这些。”
为什么从来没有人跟我说我可以反抗?我也可以选择?
为什么从来没有人肯这样告诉我……?
他抬起头,看到阳光从枝丫间近乎固执地照射下来,一点一点把阴霾和黑暗撕裂开。
Kai举所有在Wessel-ton的谍报探子之力,不仅查出了Flosta的真正身份,也查出了他受制于Jason的根本原因。
——就是那位真正的、名为Jake的无名砍柴人。
他是唯一一个在知晓Flosta不同于常人的异能之后,仍然愿意和他真心相交的人,因此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独自漂泊在世间的Flosta的唯一软肋。
难以评价他们的相识对于Flosta而言究竟是幸或不幸。

林中的狼群逐渐散去了,无言地昭示出他已经失去斗志的事实。
Anna向旁边点了点头,很快有士兵上前制住了他。
“我还可以见到Jake吗?”
Anna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Elsa,最后才点了点头,“当然可以。”但无论是垂手就擒的Flosta,还是沉默不语的Elsa,都没有看到她脸上明显诡异的笑容。
“我要回到皇宫里才能公开颁布解除你叛国罪的诏令。”Anna牵着Elsa的手轻声说,“等我回去之后,一定会还你清白之名。”
士兵们已经在Matthias的带领下押着囚犯们往林外走去,Elsa捏了捏她的鼻子,“Gale陪你一起回去。”
“不用。”Anna钻进姐姐的怀里光明正大地撒着娇,“我还欠你一个当面道歉。等我,好吗?”
Elsa笑,很轻地吻了吻妹妹的头顶,“好。”
——————————————————————
走出林子不久,刚回到大路上,已经有士兵样貌的人等在了路边,他的身后有一辆被厚布蒙着的大马车。猜不出里面是什么东西,只能看到一个方正的大致轮廓。
“女王。”他向Anna俯首敬礼,“东西已经准备妥当了,请问是要安置哪位犯人?”
指了指被铁链栓得严严实实的Flosta,Anna回答的语调亲和得就像是要出门玩耍的邻家女孩,“他。”
“是。”
士兵一把扯下了马车的蒙面,让被藏在厚布之后的巨大牢笼得以呈现在所有人眼前。
Flosta恐惧地睁大了眼,“不、不要!不要把我关进去!”
“由得你吗?”
有别于之前的亲切温和,Anna的声音很低沉,还带了几分喑哑,就像是她已经忍耐了很久很久。
“你和他们一样……你们都一样!你这个骗子!”
没有理会Flosta的大吼大叫,Anna命令士兵把他强制塞进了笼子里。
“我没有骗你。”Anna站在笼外对他微微一笑,“但是,从你打上Elsa主意的那一刻起,你在我这里,就已经没有了任何权利。”
“我要杀了你——!”
“那么,Arendelle也会杀了Jake。”
无力地瘫倒在笼中,Flosta忽然抓住栏杆对着Anna请求,“那你在这里杀了我吧!不要让我——”
Anna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我当然会杀了你,不过不是现在。——把他带回Arendelle。”
一瞬间明白了Anna的心思,Flosta难以置信地和她隔着铁笼无言对视着。
那双曾经被Elsa评价为Arendelle最璀璨的宝石的眼瞳,如今却幽暗难明,比林间的野兽更要骇人。
“——Arendelle有你认识、又认识你的人,他们有的敬你,有的憎你,有的把你当做至亲的好友。我要让所有人看看,你到底是怎样的怪物。”
“不——!!”

61.
Matthias打马上前,和Anna并驾齐驱。他听到了之前Anna和Flosta的对话,想了想,对Anna使了一个眼色,“你吓唬他的吧?”
Anna叹了口气,“他非死不可。”

“是说你要拆穿他身份的事。”Matthias端端正正地坐在马上,只用余光瞥向Anna。
“既然做出恶行,那就应该承担恶果。”Anna虽然这么说了,但态度平和,没有了之前对待Flosta的厉色,“不过他身份涉及到Elsa,揭露他对我和Elsa都没有益处。”
Matthias转头揶揄地看着她,“真的只是这样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到Anna的声音:“没人能有资格夺去他人的尊严。我恨他,但我没有权利践踏他的人格。”
Matthias欣慰地收回了目光,专心致志地骑马前行。他知道,曾经在北地初次相遇、和他一同喝着热茶谈笑风生的那位少女,其实从未远去。
未免夜长梦多,Anna一行几乎是不眠不休地赶回了Arendelle。
高大巍峨的城门已经近在眼前,Flosta蜷缩在铁笼的角落,不住地用衣物遮挡着脸。
早已在城门边等候的城防军队长通过Matthias的态度认出了Anna,他向Anna行礼问好后,指挥着士兵把关押着Flosta的铁笼运进了城门。已经有看到这一幕的市民聚集了起来,围在城墙边指指点点着笼内的Flosta。
“陛下,是要将他押入地牢吗?”
Anna看着笼中的Flosta,转念一想,竟然摇了摇头,“不,带去大广场。”
虽然不解,但城防军队长只是点了点头,转身去执行命令了。
进了城门以后,Anna下了马,亦步亦趋地跟在铁笼旁边。Flosta已经失去了生气,只顾得上遮住自己的脸,空洞又无望地看着蓝天。
离大广场大约还有半条街的距离,Anna的衣袖却被人紧紧地拉住了,她看向来人,露出笑容,却一言不发。
拉着她的人留着花白的胡子,年纪不轻,一旁有人认出他的身份,向他略微弯腰行礼。
“政务长大人。”
政务长没有理会别人,只是定定地看着Anna,“陛下,您去大广场做什么?”
Anna没有回答,反而向他抛出了一个问题:“魔法尚未解除,你怎会知晓我的身份?”
政务长神色悲切,“事到如今,我知道您已经知道一切,但是请您一定要允许我最后一次的进言。”
Anna笑了笑,“你说。”
“Flosta身份特殊,按照律法理应立即遣返,交由Wessel-ton的法务部门处置。”
“放虎归山的事,一次不够,还要再做一次?政务长啊,看来您这些年来的确是为Wessel-ton操碎了心。”Anna语露讽刺,重新迈开了步子往前走着。
政务长跟在她的后面,“陛下,我所作所为皆是为了Arendelle,毫无私心啊!Jason本就好战嗜杀,如果您在这里私自处置Flosta,就是把整个Arendelle推上风口浪尖!您明明可以当好一个万人敬仰的女王,为何要——”
“万人敬仰?”Anna忽然停下了脚步,她一把揪住了政务长的衣领,一字一顿地说:“可我敬仰的那个人呢?!她已经被你、被我、被她热爱的人民亲自逐出了故土!”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道理?
“谋逆这件事,要么打从最初就别动这个念头,但如果选择做了,那就一定要做好,千万不能留下任何痕迹和线索。我说得对吗?政务长大人?”Anna微微一笑,看着脸色苍白的政务长继续斥问:“你明知上任城防军队长死得蹊跷,但却不肯壮士扼腕、舍车保帅,反倒给了我足够的时间把你揪出来。不过也不能怪你,毕竟当年的我的确对你构不成威胁。”
“你口口声声为了Arendelle,却勾结国外势力,一次又一次地想要谋害Elsa。她已经履行了作为女王的义务和职责,她没有对不起Arendelle!”Anna拔出了腰间的冰剑,一把削掉了他的胡须,“即使这个国家里有着像你们这样的人,但她仍然把自己全心全意地奉献给了人民,仍然想要建立一个理想中的国度。她仍然想要成就Arendelle。——而你呢?说得再怎么冠冕堂皇大义凛然,你也只是为了那个王位!”
利刃划过,有一道血痕浮现在政务长的喉间,虽不致命,却吓得他跌坐在地。冰剑直直地指在他的颈边,Anna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但是无论如何,既然你们没有给她应得的一切,那么就由我来为她讨回公道。至于你的账,我们秋后再算。——来人,把他给我拖下去!”
62.
中途的插曲并没有打断部队前行的脚步,Anna回到了铁笼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Flosta仍然看着天,嘴里兀自喃喃低语,“我也不想伤害谁啊,明明是你们先来招惹我,凭什么反倒是我来承担后果?”
Anna一手扶着剑,一手放在了铁笼边,“你知道人和怪物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
Flosta停止了自言自语,转头死死地瞪视着她。
“是规则。”Anna再也没有强做冷硬,她看向Flosta的眼神清明,甚至带了几分悲悯,“只要你不在他们制定的规则当中,那么无论你是谁,无论你是否有异能,都会成为他们眼中的怪物。”
“我与你们本就生而不同。”Flosta冷冷地回应。
Anna勾唇一笑,“所以就是怪物了吗?”
她没有等到Flosta回话,又自顾自地说:“今天他们会因为你有魔法而他们没有就把你当成怪物,明天就会因为有人惯使左手而他们更擅右手就把他归为异数,后天也会因为有人不娶妻不生子就把他看做另类。这世上哪有那么多怪物?不过是世道狭隘,总有容不下的人。”
大广场转瞬即到,士兵遵循指令打开了笼门,Flosta从铁牢中走出来,茫然神色似乎不知身在何处,恍惚间只看见有光破云而出,亮得刺眼。
……太晚了。
这些道理,我知道得太晚了。
早已有市民闻风而来,把广场围了个满满当当。Anna当众摔碎了自己和从Flosta行囊中搜出来的水晶球,消除了两人的障眼法。
女王以这种方式现身引得本来沉默站立的群众们忍不住相互窃窃私语。
不是说女王病了吗,这是怎么回事?
身旁的近卫在Anna耳边说了什么,待到她点头后,走到高处朗声宣布:“女王有令,Jack将军勾结国外势力,屡进谗言构陷前女王,危害我国主权。所作所为,桩桩件件,已有冒犯权贵、背叛国家之实。特剥夺将服,判处死刑!”
众皆哗然。
然而直到现在Anna也没有说出Flosta的真实身份,因为她从未把他当做怪物。
Anna在有人提出异议之前拔出了剑。
这时候,烈日已西,云影微斜,残阳照在冰剑上,深红如血。
“女王,在法务部门仲裁之前,一切都还不能定论啊!”还是有人在人群中喊了出来,Flosta闻声望过去,想起是兰特街的酒馆老板,他以前常去那里喝酒。
“是啊是啊,于情于理,都不应该在这里匆忙处置他。也许是敌国的阴谋呢?”
“陛下请三思!”
“这么着急处死,难不成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内幕吗?”
一言既出,就有更多的人大声地附和起来。
扫了一眼群情激奋的人民,Anna握紧了手中的剑。最后,她用只有自己和Flosta才听得到的声音这么说:“我很抱歉。”
冰剑毫不迟疑地斩了下去。
Flosta在民众的议论纷纷中倒在了尘埃里,他的眼睛仍然睁着,带着他时至今日也仍旧不解的困惑。
——为什么?
她和我一样、和我一样都只是个怪物。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会有人不惜付出所有也要拯救一个怪物……!
——为什么?
为什么没有人愿意这样待我?
我也不想当怪物啊……
那一天,几乎所有人都在谈论罔顾律法私自行刑的Anna。
吟游诗人称她为“血染的Anna女王”。

63.
Flosta的尸身很快被士兵拖下去处理了,他那些从北地捉拿回来的同谋们也在Anna令下被一一押去了地牢。
除去三五成群仍然徘徊在附近的群众,也许夜幕星河过后,此处就会恢复原有的安静祥和。
Matthias叫住了准备离开的Anna,他似乎考虑了很久,神色之间颇有些挣扎,“Flosta死罪难逃,其实先走一遍程序也未尝不可。今日做法实在难以服众,恐怕于您声誉有损。”
Anna神色不变,淡然道:“您知道什么样的军队才是最有战斗力的吗?”
踌躇半晌,Matthias回道:“装备精良,遵规守纪。”
Anna的脸上看不太出喜怒,她很轻地说:“将领的能力才是衡量一支军队战斗力上下限的标准。如果你想要改变一群人,那就去领导他们。如果你想要改变一个国家,那就要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顿了顿,Anna看向了Matthias,“您可明白,从此刻起,Arendelle的兴衰成败,都只在我覆掌之间了。——Matthias。”
Anna忽然郑重地叫了他的名字,Matthias下意识立正低头,“……今天开始,由你接任将军之职,您可愿意?”
他明白Anna给了他最后一次机会,倘若拒绝,他仍然可以卸甲归去,在山间林中,温一壶酒,远远却安全地遥祝他的小友。眼前浮现起Anna曾经在书房中对他展露出的笑容,Matthias端正庄严地俯身向她行礼称臣,“誓死效忠。”
Anna几乎是马不停蹄地回到了宫内,深夜的皇宫书房里,除去赦免Elsa罪名以外,还有一道又一道任职罢免的诏书伴着Anna蛰伏三年以来搜集的铁证被呈交到了以政务长为首的守旧派大臣府中。
————————————————————————
兰特街最大的酒馆中,外地来的吟游诗人正拉着手风琴吟唱着新写的诗歌,仅仅两天时间,Anna在大广场的事迹已经传遍了整个Arendelle。
她的歌声悠扬悦耳,感情充沛,就算是已经半醉的大汉也忍不住停了酒杯凝神竖耳听着。
据说以女王Anna为原型这首歌名为《复仇》,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她是想要复什么仇?有人问及这些问题,吟游诗人只是微微笑着,用一道神秘低沉的口吻回答道:“只有女人才能理解女人的境遇和心情。”
“我早就说了,Elsa女王才不会做出什么叛国的事情来!”酒馆角落的一张桌子里,有人慷慨激昂,甚至站在了桌子上大声嚷嚷着,他打了个酒嗝,看起来已经喝了不少,“你、你们看,这个冰雕还是她当初送给我的!你们、嗝、你们谁家里没有一两个前女王亲自赠与的礼物?!她那么热爱她的子民,始终为Arendelle鞠躬尽瘁殚精竭虑,怎么会叛国啊!”
他拿着手里的象形冰雕转了个圈,脚步虚浮,但好歹没摔下来,由于他的动作和声音,很快就吸引了酒馆中其他人的目光。有人认出了他的身份,“那不是Bill小子吗?他好像在皇宫当差啊!”
“妄议国政,不想要命了?”
Bill没有听到别人压低的讨论声,事实上,他现在也听不进去,“当、当时Anna女王颁布诏令的时候我就在场!”他扬了扬手,一脸自得,“那时候一堆朝臣请她三思,但、但是她一点都不肯听!固执己见非要说前女王叛国!瞧、瞧瞧!反、反转了吧!对待自己的亲姐姐都能这么狠心,又怎么能……嗝……怎么能把Arendelle放心交付给她啊!”
他的话就像一颗扔进死水的石子,激起千层浪,酒馆内忽然炸开了锅。
“连Bill都这么说,难不成是真的?”
“前天女王的行径的确让人起疑啊,谁知道那个Jack是不是倒霉背了黑锅?”
“听说了吗?政务长都被撤职关进大牢了,据说也要被判死刑呢!”
“政务长大人从King Agnarr时期就稳坐了朝中第一把交椅,历经三朝,不说功劳也有苦劳吧?这女王上任不过半载,就把他给撬下来了?”
“不止啊!不止!这两天夜里总有盔甲摩擦的声音,吵得我睡不着,昨晚我拉开窗帘看了一眼,你们猜猜我看到了啥?”
“这时候还卖什么关子,快点说!”
“我看到城防军闯进了那些大人们的府邸,带走了好多权臣贵胄呢!嘿,你们别说,习惯了他们趾高气扬的样子,看到他们哭爹喊娘不停求饶还有点爽呢!”
“要变天了!”大汉们碰了碰杯,又一起呼喊着,“要变天了!”
酒馆一隅,一名身材纤瘦的斗篷客起身走到了柜台。酒馆老板正一边擦着酒杯一边津津有味地听着人们的闲谈,乍被打断还有几分不快。但他很快扬起了惯常的谄媚笑容,“大人有什么吩咐?”
虽然看不清斗篷客的脸,但从披风质地来看,材料上好,用工讲究,显然不是凡品。这人必定是个贵客。酒馆龙蛇混杂,老板早已练就了一身见风使舵的本事,低着头又讨好地笑了笑,“Bill小子只是喝醉了,男人一喝多就管不住自己的嘴,您可千万别跟他一般见识。”
“事实上,我刚才听到了一个好故事。”斗篷客说话了,竟然是十分甜美娇憨的嗓音,“所以我很满意,请你告诉食客们,今天我请客,随意畅饮。”
她放下一袋金币就走了,酒馆老板瞪大眼看着她苗条纤细的背影,愣了好久才回过神来向酒馆中的人宣布这个好消息。
撩起酒招,斗篷客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酒馆。这些日子来她本就消瘦许多,罩在宽大的斗篷里更显得身形瘦弱萧索,就像一名奔波许久,终于疲惫不堪的旅人。
每一个行人即使行色匆匆形影单只走在这世间,心中却往往自有归途。他们跨过多少山,渡过多少江,其实都只是为了追寻内心深处的向往。哪怕风尘苦旅,路遥马亡。
——
——
《在黎明之前带走我》正常时间线+部分设定解析
第一个主线完结了,稍微梳理一下。
今天有更新哦,如果漏看了记得点这里去看。
【一、按正常时间轴来看Anna做了什么?】
Anna十九岁生日,看到小男孩,发现了所有人都把Elsa当怪物这个秘密,并且意识到Elsa显然也知情,开始觉醒。
为什么我要写小孩子呢,因为连小孩子都这样子了,可想而知其他人的态度了吧?

开始着手培养自己的势力,试图拥有一定的话语权。

发现上一任城防军队长和皇家卫队长勾结在一起试图谋杀Elsa,并且反应过来Elsa恐怕比她更早知道他们的所作所为,但没有阻止。意识到Elsa再不退位的话,会被流言蜚语逼死。

她不能接受现有的规则,所以只能去改变规则,去改变整个阿伦戴尔,而这一切只有当女王才能做得到。于是她从这时候开始着手准备篡位。

处置掉城防军队长,提携副队长,利用一切方法调查出他们身后的势力,即某几位守旧大臣和国外势力Wessel-ton。
我最开始就写了“比起拥有魔力精通魔法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度失控崩溃的Elsa,平凡而普通的她显然更加安全,也更容易被控制。”既然想要“控制”女王,那就说明朝中有人有二心。

默默收集守旧派大臣的罪证+积蓄实力。

在北地逼迫Elsa写下传位诏书,回程途中被Flosta(Jack)救下,察觉他的身份有异,并且意识到北地中有人和他接应。
认出Flosta是因为他的手,我多次描写了Anna和他握手的情景。

扶持Flosta上位
原因:
①降低Flosta的戒心,让他以为骗到了自己,初步塑造是个笨女人的形象
②借机铲除一部分旧党
③Flosta升职太快肯定会引起忌恨,拿他来拉仇恨当挡箭牌
④看他春风得意后会不会露出马脚

和Kristoff签下协议假结婚,挡住天下悠悠之口

Elsa夜探皇宫,Anna察觉到反方势力已经深入宫廷,为了Elsa的安全找出他们刻不容缓。
问题:
①Charles是哪边的人?
②探子在面见她之前去见了谁?

当机立断明面上判处Elsa叛国罪,私底下却解除了诏令。

捡到Flosta制作的伪造文书,猜测是不是除了Elsa以外也有会使用冰魔法的人?对Wessel-ton起疑。

次日朝会故意卖破绽,引起Flosta疑心,并且再次塑造狂妄专政的形象。

明面上贬斥Kai让他一个月不能入宫,实际上是让他用这一个月的时间去Wessel-ton接手情报网开始调查。

把前往北地的计策提前告知Matthias。

大张旗鼓地派遣皇家军队去铲除前往北地的雪,引起有心人注意。

装病使用魔力球化名“Maud”前往北地。

在北地一封又一封地寄出假密信,引Flosta上钩。

Flosta现身,认出他的身份,引他在Elsa面前使用魔力,以期能够提醒Elsa。

Flosta多疑,因此为了让他相信Anna的密信内容是真的,刻意疏远Elsa,假意亲近Flosta,使他确认她和Elsa的关系的确不好、而Anna也只是一个狂妄且自大的愚笨女人,彻底打消他的疑虑。
原文:“……果然是个狂妄自我的女人。
Flosta在心中做出这样的评价。
这样的女人能做出多么疯狂的事情来,他都不会再感到奇怪。”

通过询问北地人和密信查出在北地和Flosta接应的人是Frank。

Elsa故意坠马,不得已互相表明心迹,告知Flosta的真实身份和目的,两姐妹联手演戏。

密林中将Flosta的势力一网打尽,用铁笼和“Jack”打击他的斗志,使他放弃抵抗。

故意带着Flosta前往大广场,逼急政务长。
政务长为什么会这个时候跑出来?
①以前Anna政权不稳,撼动不了三朝元老的他,Anna这三年半其实就是一直在瓦解他的势力以及搜集证据。
②Flosta既然被抓了回来,那他多半也跑不掉了,如果能保下Flosta,也许Wessel-ton会愿意伸把手救他。
③用Arendelle的名义扣个大帽子,试探能不能压住Anna。

当众处死Flosta,引起争议。

鼓励酒馆闲谈,实际上上一章的Bill就是她故意放出去传话的,Bill就是之前朝会上去拿文书然后后悔了的仆从,Anna当时看到了他的反应,决定从他开始利用舆论。

她现在的成果:
①铲除了以Flosta为首的大部分Wessel-ton势力。
②削弱了以政务长为首的大部分守旧派势力。
③通过以上两点真正的实现了集中王权,巩固地位。
④引起争议,初步改变民众观念。
⑤剩下的暂时不能说了,是下个主线的内容。
因为我没有回过头去看我的文,所以也许会有不记得的地方,大家如果有疑虑可以留言或者私信我,我会一一解答。
我本来想把所有伏笔贴出来,但我实在懒得去找了……而且这些很多我都写在Anna对Flosta解释的那几章里了,对照着去找基本上都能找得到。有的我是侧面描写,通过Anna的对话轻描淡写地解释了,有的我埋得很明显,“深夜,一封盖有皇室印章、被火漆密封着的信,悄然出现在了Kai的枕边。”,马提斯也是在那一章里被Anna叫去书房告知了北地的计划;有的我就用一句话甚至是几个字就埋下了,所以大家注意不到都很正常。
这篇文我只用了很短的时间构思,我刚才看了一下,开坑到现在不到两个月,我几乎都是每日更新偶尔加更,平时还要上班加班,所以没那么多时间去雕琢修改,也许,不,应该说肯定会留下我没察觉到的BUG,也肯定会有我“想当然”的地方,但这毕竟只是一篇用爱发电写着乐乐的同人文,我甚至没好意思请求各位点赞推荐,所以如果有什么漏洞破绽也请大家多多海涵。
【二、部分Elsa视角】
主要从被逼宫以后说吧。
她在给Anna的贺信上动了手脚,察觉到Anna和K先生的关系不对劲,然后联系Charles得到士兵巡逻路线,所以当时她才对马琳说“我在等一个消息”,实际上就是在等Charles的回复。

夜探皇宫复刻文书回北地。

认出Anna,假装不知,配合她的行动。

被Anna说破,察觉出Anna来北地别有用心。
“你来北地是有其他的事,对不对?”
虽然Anna故意冷淡地怼了她,但她反而从Anna的态度确认了这件事。
Elsa浅浅一笑,“被我猜中了,是不是?”

其实在Elsa生日前后,Anna和Elsa两个人都在压抑自己的感情。她们两个都是故意忘记了逼宫的事情,贪恋这片刻的温存。但其实她们两个人都是在意的——Anna不再喝牛奶、Elsa下意识地躲掉了Anna的手。Anna虽然难过,但还是认真地告诉她的姐姐:“一切都是我应得的。”“你只做你自己。”

Anna仍然不肯和她开成公布,于是故意在马琳面前多次提及Anna的伤势,借她的手邀请Anna参加晚会。

意识到了Anna的爱,换位思考认识到自己以前的错误,开始转变,开始主动。

Flosta现身,从狼群的行为和尸体上察觉到异常。

Flosta使用魔力,确认他的确有所隐瞒。

虽然对Anna的忽然冷淡不明觉厉,但很快就反应过来是因为Flosta的存在,于是半夜偷听。
“Anna为什么要那么做?”
“Anna让你来的,是不是?”

故意坠马引起Anna心乱。

示弱逼Anna说出心里话。

告白说情话。

和Anna一起设计假意迎合Flosta。
【三、关于Flosta】
原本设想原型当个狼人啥的,但我实在懒得写了,就砍了。他是除Elsa以外的另外一个自然之灵,不过身份不如Elsa尊贵,只是一个普通的孤儿,从小就被当做怪物,一直在颠沛流离独自流浪,直到遇到Jack,第一个不把他当怪物的人。
但是Jack毕竟也只是一个砍柴人,所以就算不介意他的身份,但也没有让他反抗的觉悟。
他没快乐多久就被Wessel-ton抓去洗脑当“兵器”了,一直被当做野兽被关在笼子里。
既然被选做自然之灵,说明他其实应该有过人之处的,但一直以来的磨难改变了他。长时间的囚禁和歧视让他的心也畸形了,他开始真的认为自己是个怪物,他已经没有了反抗的心气,到死也在疑惑“为什么Elsa和我一样都是个怪物,却有人愿意付出一切拯救她呢?”
我最初是想被他写得稍微正派一点,至少不要那么歇斯底里。原本是想写成这个世界观下“没有Anna的Elsa”的性转角色,但后来作罢了,既然是反派那就反派到底吧。
他对Elsa说的话其实都是我在讽刺,从来没有人认可他,他也没有亲爱的家人,更不会拥有多高的社会地位。
【四、关于Anna对Flosta的态度】
她其实从来没有把他当成怪物。
她比Elsa更早地知道Flosta是自然之灵的事,所以才跟Elsa说“无论他说什么,千万不要心软。”
她当然憎恨Flosta,原因:
①他想用Elsa去换回自己的自由,把Elsa带回去当下一个“兵器”。
②因为他,她没能回去给Elsa道歉,否则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③因为他,她不得不把Elsa逐出阿伦戴尔。
④因为他,不得不故意疏远Elsa。
但她仍然想要拯救他,她最开始并不打算杀他,但他实在太“冥顽不灵”了,她才决定杀掉他,顺便埋下另外一条线。
回头看一下Anna关于Flosta相关的话吧。

“你错了。”她说。
“命运越是迫害,你越应该抵抗。你不能沉默,你必须发声。因为命运只会得寸进尺,你让它一分,它就会贪得无厌地向你索取更多。”
她站了起来,冷漠地看着脸上表情有一瞬间松动的Flosta,“所以你要不断地抗争,直到你足以踏过它、战胜它,甚至改变它。”

“他们说你是异类你就是了吗?!”Anna比他声音更大地吼了回去,“他们说你是什么你就是什么,那你自己存在的意义又在哪里?”

说话的时候,Anna对Flosta的态度很和善,倒不如说,是首次对他这样真心,“难道选择的权利,真的一定要别人给你吗?就算再卑微渺小的人,也应该有最闪亮的梦想和他想要过的人生。为什么不自己去争取、自己去努力、自己去抗争?”

“你们不是野兽,更不是怪物。人们偏颇的成见,才是最应该被摒弃的东西。”Anna的神情很平静,就像是在北地的医疗室里,她冷淡却坚决地告诫他绝对不可以屈服于命运。

她并不只是在演戏,她是真的一直想要告诉Flosta、告诉Elsa、告诉更多更多被当做异类不被理解的人这样的道理。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到Anna的声音:“没人能有资格夺去他人的尊严。我恨他,但我没有权利践踏他的人格。”
Matthias欣慰地收回了目光,专心致志地骑马前行。他知道,曾经在北地初次相遇、和他一同喝着热茶谈笑风生的那位少女,其实从未远去。

“是规则。”Anna再也没有强做冷硬,她看向Flosta的眼神清明,甚至带了几分悲悯,“只要你不在他们制定的规则当中,那么无论你是谁,无论你是否有异能,都会成为他们眼中的怪物。”
“我与你们本就生而不同。”Flosta冷冷地回应。
Anna勾唇一笑,“所以就是怪物了吗?”
她没有等到Flosta回话,又自顾自地说:“今天他们会因为你有魔法而他们没有就把你当成怪物,明天就会因为有人惯使左手而他们更擅右手就把他归为异数,后天也会因为有人不娶妻不生子就把他看做另类。这世上哪有那么多怪物?不过是世道狭隘,总有容不下的人。”
——
她从来没有把Flosta当做怪物,她一直努力、认真、诚恳地告诉他:你不是怪物,你不要屈服。
如果Flosta早一些遇见她,早一些有人告诉他这些道理,或许所有的结局都可以改写吧。
而也正是Elsa有Anna,所以她可以更早地明白这些道理,所以她终于可以面对自己那些隐晦的感情,终于开始主动,终于成为了一个鲜活的人。但是换个角度,如果Elsa的生命里没有Anna,那她又会走上什么样的道路呢?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丨Elsanna档案室授权搬运自Elsanna贴吧或原作者丨未经原作者允许不得转载本文内容,否则将视为侵权丨转载或者引用本文内容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喜欢 (12)
[]
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2)个小伙伴在吐槽
  1. ^ω^
    远山2020-02-23 01:13 (4天前)
  2. 啊啊啊啊大大真的神仙文采啊!爱了爱了!?
    raw2020-02-01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