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登录
  • 欢迎访问Elsanna档案室,欢迎加入QQ群和谐讨论! QQ群
  • 注册时填写网站名称为“Elsanna档案室”,首字母E大写。
  • Frozen2多语种 ost可在档案室试听啦。
  • 请注意用户名只能为英文和数字,注册后不需要收取邮件,使用用户名和密码可直接登录。
  • 档案室只收录Elsanna向同人文,非EA向勿投
  • 请文章作者在发布分级文章时主动使用“回复可见”功能。

【连载中】E l’Alba Verrà(在黎明之前带走我)51-57章

作者:醉冷
原文链接:https://tieba.baidu.com/p/6372829754

注:本文续自FROZEN2,但部分设定有所不同。和K先生没有任何深入的关系,请放心观看。一周更新5-7章。

51.
“不准你这么叫我!我不是什么驯兽师!”Flosta忽然间狂叫了起来,记忆中总是率真温和的面庞也变得森森可怖,“我叫Flosta!不要叫我驯兽师!”
Anna冷笑一声,“难道你还有争辩的权利吗?”
Flosta猛地转头看向Elsa,大声吼道:“Elsa,你可知你也在这瓮中!Anna布下层层安排,目的也是为了将你捉拿回Arendelle,我有、我有她亲手写的密信为证!”他一手仍旧死死倒拿匕首,一手伸进怀里想要掏出什么。
“不用拿了。”Elsa说话的时候朝妹妹轻柔地笑了,而后者则微微偏过了头,但Anna脸上的表情,不是他以为会有的冷淡厌恶,更像是在难为情,“我都知道。”
Flosta掏信的动作顿住了,他不可思议地看着Elsa,“……你早就在骗我了。”
“我已经向你道过歉了,不是吗?”对于他的反应Elsa只是微微一笑。
“是从什么时候……”Flosta喃喃。
“因为像我们这样的人,应该更容易能够分辨得出一个人的笑容是否真心。”
因为曾经目睹过无数虚假奉承的笑脸,他们表面迎合你、恭维你、讨好你,转个身就可以污蔑你、构陷你、诋毁你。
也曾经见过历经无数失望沮丧之后,仍然向我努力绽放的笑容。
我已经见识过最真诚最温暖的笑容——。Elsa望着她如太阳一般耀眼的妹妹。——又怎么会分不清你这个伪物呢?
但她一向不爱说重话,最后也只是淡淡地说:“我一早便察觉你别有所图,但线索太少,我便只能按下不表,静观其变。”
Flosta不屑地摇了摇头,“不过如此。”
Anna不动声色地走到Elsa身前,挡住了Flosta轻蔑的眼神,她说:“觉得不服气吗?觉得自己只是输在了一个笑容上?”
没有回答,但是Flosta脸上的神情已经表达了一切。
Anna笑容可掬,“好,那让我们一件件、一桩桩,慢慢来说。”
“你有魔力不假,但却并不擅长冰魔法。特意展示出这一点,也不过只是为了拉近和Elsa的距离罢了。毕竟在你看来,如果能把你们两个并做‘同类’的话,也许她会愿意更亲近你一些。”
Flosta没说话,Anna嗤笑一声,“你有这种想法,说明你本身就把自己看做异类,真是愚昧。”
Flosta眼露寒光,“你说我愚昧,但你有被人当做异类、看做怪物过吗?你有尝过被铁链锁在笼子里,被人带出去到处炫耀的滋味吗?你没有体会过我的境遇,又凭什么来指摘我的心情!”
“他们说你是异类你就是了吗?!”Anna比他声音更大地吼了回去,“他们说你是什么你就是什么,那你自己存在的意义又在哪里?”
Flosta扭开了头。
Anna继续说:“你真正的能力并不是驱动冰雪。”她扫了一眼他手中短小的匕首,“而是使役动物,这也就是你驯兽师称号的由来。”
“不要那么叫我!”Flosta面露屈辱,眼前不断地浮现出以前那些把他当做野兽、怪物的人,在铁笼外调侃讽刺地叫着他“驯兽师”、“驯兽师”的情景。
他无力地挥动着匕首,嘶声呐喊着,“我叫Flosta!叫我名字啊!我有名字的……!我不是野兽……!”
Anna泰然自若地退了两步,轻而易举地躲开了他慌乱无序的斩击,一手把沉默的Elsa护在身后,Anna续道:“你还记得我们初见时的情景吗?你惊了我的马,以无名砍柴人的身份救了我。”Anna怒视着场中容貌俊秀的金发青年,但只有在她眼中,疯狂地挥舞着匕首的那个人其实是一个魁梧雄壮的中年人。
“……因为你,我失去了向我姐姐道歉的机会。”Anna的嗓音悠扬而清澈,却满是露骨的恨意。但她很快收敛了怒容,继续平淡地讲述着,“无名砍柴人?哼,砍柴为生的人,因为大力挥斧,手上经年累月难免会有龟裂。而你的手的确很粗糙,也有成年的老茧,但却没有那样的伤痕——所以,你根本不是什么砍柴人,而是一个剑术高明的武者。从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疑你,后面用你,不过是顺势而为,以此来探探你的底细,看你到底包藏着怎样的祸心!”
52.
“——你大费周章地‘救我’,说明你的目标并不是我,或者说,暂时不是我。那么你到这里来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Anna虽然在问问题,却没有打算得到什么解释。她示意Elsa站在Matthias身后,自己却走到了Flosta那群已经被绑好的护卫面前,“那是我第一个疑惑的问题,而第二个问题……”她取下腰间的冰剑,对身前跪着的蒙面护卫微微一笑,清晰地看到对方露出恐惧绝望的表情,“而第二个问题,北地与Arendelle沿途荒无人烟,你既然不是真的砍柴人,又为什么会‘恰好’出现在那里,‘恰好’又遇上了我?我想只有一个答案可以解释,你本来就在那里等我,或者说,你本来就在那里等‘我们’。更确切一点,你是在等Elsa。只是你没想到回去的只有我一个人,于是你只能临时更改了计划。那么到底是谁给你走漏的消息呢?”
Flosta咬着牙一言不发。
Anna忽然收了笑,扬手削下了那个蒙面护卫的面巾,她看着对方呈露出来的真实面容,语气还算温和,“Frank,你可以告诉我,Elsa究竟是哪点让你不满意吗?我回去让她改。”
蒙面护卫——Frank——仍然脸带惧意,但他却用尽了自己的勇气喊了出来:“都是她!都是这些所谓的自然之灵害死了我的父亲!我要让她偿命!”
“你父亲的死只是一个意外。”Elsa忽然开口道,“当时已是休渔期,他没有在岸边打到适量的食物,就想往更深的暗海碰碰运气。寻常木船当然过不去暗海,船被海浪掀翻后,水灵将他送上了岸,他并不是溺死的。”
“那你告诉我!他为什么没有回来?”Frank的声音陡然间变得更大了起来,他挣扎着想要冲向Elsa,却被士兵死死地摁在了地上,“你告诉我啊!为什么我父亲没有回来?那天是我的生日啊!他是为了给我过生日才想出门打渔的……都怪你……都怪你们这些自然之灵……”他崩溃地大哭了起来,绝望的姿态一如当年在门外等候着父亲却始终见不到那道身影的小小孩童。
Elsa敛眉不语,慢慢抬手抱住了自己的双臂。
Anna最是看不得她这个姿势,动作麻利地捡起刚才削落在地的面巾揉成团塞到了Frank嘴里,她嫌弃地擦了擦手,说道:“都说了你父亲不是溺死的,你还要把自己关在这么多年的自怨自艾里吗?半点证据也没有,仅凭你自己无聊的推测,就要把一切怪罪到Elsa的头上?她有多无辜,你就有多无耻!”
Frank无声哽咽。
“当时我只是察觉到北地有人和你暗中勾结,却并不知道是谁。”Anna继续对Flosta说,他正沉默地看着颓然倒地哭泣的Frank,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为免打草惊蛇,我只能佯装不知。所以,我装作不知道你的身份,装作不知道你的目的,甚至装作感激你、尊敬你。我借着清除旧党的名义一步一步把你扶持上将军的位置,也同时在你麾下一个一个安插我的心腹。有的人甚至和你同期入仕,称得上你的至交好友,但你始终没有动用他们。我并不认为你单凭一个人就能达成你的目的,那么只能说明,你不用他们,是因为你有更值得信的人。换句话说,偌大的Arendelle当中,除了你,还有其他更多的居心叵测的家伙。”
“我得想个办法把你们钓出来不是?”Anna笑得甜蜜可爱,也不管Flosta有没有在看她,但她知道他一定在听。
每一个失败者都想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输的。
“在Elsa第一次回Arendelle找我的时候,我忽然察觉到你的人竟然已经渗透到了皇宫里、朝堂上。”Anna想起那天看到的窗外的夜空,星月交辉,在黑暗中尤为醒目,“暗卫总管的确把Elsa侵入的消息报给了我,但是,时间太过蹊跷。他有随时随地出入皇宫的权利,怎么会比需要时时刻刻躲避巡逻士兵、甚至可能会绕路的Elsa来得更晚呢?——只能说明一件事,他在面见我之前,先去见了另外一个人。”
“——他先去见了你。”Anna笑了,却暗藏杀意,“你清楚我知道Elsa回到Arendelle之后会采取措施,因此第二天她再来的时候你仍然不敢动作。但她如果再这么冒冒失失地跑回皇宫,迟早会遭到你们的暗算。我不得不逼她走。”
Anna看了一眼Elsa,被明指“冒冒失失”的某人只能无言扶额。
“我发布那样的诏令,又当众叱骂Kai叔叔,第一是为了让Elsa不再踏入Arendelle,第二是为了给你们留下我和她关系破裂的印象,第三也是为了让你们觉得我,Anna,就是一个弑姐灭亲、专横残暴的独裁者。”
“这样的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不是吗?”
Anna眼波流转,盛满笑意,“而最后一点,也是为了我前来北地、引蛇出洞做下的铺垫。”
53.
“你怎么笃定我会跟来北地?”Flosta忽然插话。
Anna觑了他一眼,“你性子多疑,但做事却又粗糙得紧。不过既然你留了个借口给我,我也只好承你的意,将计就计了。”
Anna招了招手,有士兵低头呈上了一块冰制文书,她把那块冰丢在Flosta脚底,继续说道:“Elsa的确复刻了一部分文书不错,但她向来谨慎,未必会遗落下什么把柄。你当时自作聪明制作的这个‘证据’,反倒让我起了疑心。我开始存疑,是不是除了Elsa以外也会有能够驾驭冰魔法的人?如果这个伪证当真是有心人特意做给我看、做给我用的,那么当晚守夜的士兵很大可能与那个人进行过会面,我在房内与Elsa的交错,他恐怕在门外看得一清二楚,并且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那个有心人。”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人。”Anna的表情很冷淡,“上一任皇家卫队长。当初Elsa还在任时,这个人曾伙同当时的城防军队长想要谋害Elsa,那时候我就调查过他们的背景,发现他们背后的势力除了Arendelle的某几位保守派大臣,还来自遥远的国外势力。”
甜美的声音娓娓道来,“——Wessel-ton。”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即便我后来处理掉了他,也仍然可能会有一些漏网之鱼还潜伏在皇宫里,那一夜的守卫想来就是其中之一。”Anna大拇指摩擦着重新系回腰间的冰剑,有些冷,也使得她更加冷静,“如果说最开始只是我的无端猜测,那等我仔细看过那块冰制文书后,就基本印证了我的猜想。那个士兵轮班守夜,是没有机会进入我的房间探看政事文书的。而他身后的有心人既然想坐实Elsa的罪名、扩大矛盾,‘替’她留下证据,又不让我看出端倪的话,只能挑他最有把握的事情来写。”
“你说巧不巧,那块冰上写的事宜,正是Wessel-ton想要重启贸易的谈判事项。既然接触不到政事文件,为什么他们会有自信在这件事上瞒过我呢?除非他们本来就对Wessel-ton的情况、政策了如指掌,或者说,那篇文书在递进皇宫之前,提前经过他们的手。想得更大胆一些,写这封外交文书的人,说不定就在那个有心人的府上。”
Anna笑,“你这个‘无名砍柴人’,看来在Wessel-ton已经提前得到了重用。”
Flosta冷冷地说:“我心不甘情不愿,没什么好说。”
Anna话锋一转,“不过当时我虽然怀疑你,但我没有确切的证据,毕竟你从未显露过你身负魔法的事情。所以我只能故意卖个破绽给你。”
Flosta不禁低头沉思,但Anna很快给出了答案:“在次日的晨会上,我虽在明面上冷落了Kai叔叔,贬他一个月内不许入宫,却密令让他当即乘船出海,接手Wessel-ton的情报网,着重彻查可能会冰魔法并且在半年内销声匿迹的人物。”Anna捡起地上由Flosta所做、并在战斗中击碎的冰剑剑柄掂了掂,“你的魔力不如Elsa,所制之物自然也不如她。但我仍然在朝会上夸大了事实,声称那块文书烧不化、摔不坏,你心知我所言不是事实,那么肯定会猜测我为什么会那么说。是我太过粗心愚笨,还是我有意为之?”
“我特地在你心里埋下一根刺。
“无巧不成书,诏令颁布次日宫内就传出女王病卧的消息。而我前段时间曾大张旗鼓地让皇家守卫去北地的必经之路上铲除了积雪,如果那个‘有心人’——你——真的是Wessel-ton人士,不会不知道魔力球的存在,那么很容易就可以在这一连串的‘巧合’里推测出我是使用魔力球装病潜去了北地。
“我去北地干什么?是察觉了北地有人和你接应吗?Elsa的叛国罪名又是否是我特意为之?我向你丢出一个接一个的饵,你不得不接。何况你们的目标本来就是Elsa,你虽然清楚在有自然之力守护的北地不可能是Elsa的敌手,但你迟早都会来北地或是引她出去。此次北地之行,于你而言,是个挑战,更是一个难逢的机遇。你一定会跟过来,探探我和她的关系是否真的那么恶劣不堪。如果我和她逢场作戏,你完全可以等我回到Arendelle之后挟持我作为要挟。不过我很奇怪,为什么在初见时你不这么做?”
Anna看向Flosta,但他显然不准备回答,于是她又望着Frank微微一笑,“是那天北地发生什么事了吗?”
Frank呜呜叫了几声,Anna示意士兵把他嘴里塞的面巾扯了出来,他喘了几口粗气,才低声说:“那天整个营地都冻结了……我、我怕是自然之力有感应,就……”
和Elsa对视一眼,Anna尴尬地撇开了视线,这可真是歪打正着了。
怎么没听Elsa跟我说?
她轻咳了两声,试图重新让自己保持威严,“你所作所为皆不出我意料,就凭你这样的人也敢和Elsa相提并论?”
你也配?
就凭你也配看轻Elsa?
这世界真是太可笑、太可悲、太可恨了。
仅凭萤火之末,却妄想和旭日比肩。
——多不自量力,又何其可耻!
54.
Flosta诧异地怪笑了起来,“所以你在一开始就布下了这个局?”
“不错。”
他看向Elsa,“那她呢?”
Anna知道他在说什么,她也跟着笑了两声,“在我意识到那个守夜士兵把我房内发生的事情告诉给其他人之后,我就决定顺水推舟,替你们巩固巩固基础。
“想要让你确信我和Elsa已经彻底决裂,光靠一步是不行的。因此我连夜颁布了诏令,又在朝会上力排众议,但这都是明面上的事情,你肯定会怀疑我是不是在故作姿态。所以在来北地之前,我已经提前将所有计划告知了Matthias。
“那我为什么还要写信、寄信呢?
“那是特地写给你看的。
“东方大陆有句古话,我觉得很有意思。他们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觉得谁才应该是黄雀?我写信的目的就是让你觉得,你是黄雀。
“你可以是黄雀,但我一定是猎人。”
Flosta摸出怀里的密信,“所以你要捕杀Elsa的计划都是骗我的。”
不知道为什么,Anna沉默了很久,才缓缓地说:“就算要拿我的命去换她的命,我也绝无犹豫,我必不可能要害她。但你们——”
Anna忽然喝令士兵把所有蒙面的护卫的面巾摘了下来,她看着那些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容,表情哀绝,“你们有的人,已经在Arendelle生活了很多年,甚至已经娶妻生子、开枝散叶,算得上半个Arendelle的臣民。这到底是为什么?”
她疑惑地发问,就像是很小很小的时候,她天真懵懂地问着父亲“为什么世界上会有人攻击送给自己礼物的人呢”。
“为人姐,她温婉可亲,为人女,她恭谨良顺,为人君,她事必躬亲。Elsa这一生循规蹈矩,从来没有做过半点坏事,为什么你们就是不肯放过她?!”
她的声音绝望而凄凉,问的是在场的所有人,更是那扑朔迷离的天命和难以捉摸的人心。
没有人回答得出,他们只能羞愧地低下了头。
密林中静得可怕,只听得到Anna的喘气声。她隔了很久才继续说道:“北地之中有人与你接应,我寄信又从未避人耳目,知道我在写信寄信并不是什么难事。况且传信的只是北地的一个普通信使,是骗也好,掉包也罢,你有的是办法从他手中看到信的内容。我之所以以密信的方式传递假消息,就是为了让你信以为真,为了让你相信我来北地的目的是Elsa。”
“我当然是为了她,只不过要做的事与你截然相反。”
说得太多了嗓子有些干,Anna接过Elsa递过来的水袋润了润嗓子,“从来北地之后,我就一直在等你出现。因为你出来之后,北地与你接应的那个人自然也会水落石出。”
Frank脸色苍白,但Anna已经不想再看他哪怕一眼。
“你果然来了,我故意握了你的手,又引你在Elsa面前使用冰魔法,以此确认了你的真实身份。看来那个魔力球,Wessel-ton果然不止一颗。”回忆起当初解药入喉时的灼烧感,Anna又喝了点水,“从医疗室出来,我就直接去吃了解药。”
Flosta冷笑,“你也不怕被毒死。”
“怎么会。”Anna摊手,“Olaf比我先吃,他可好着呢,能吃能跳能蹦跶。何况你们当初又不知道我会拿它来干什么,给他国国君一颗毒药是准备提前引发两国战争吗?”
“之后我假意讨好你,又在你面前装作厌恶Elsa,加上之前的诏令、朝会、密信,你开始笃信我和Elsa的关系的确有痕,我也的确是一个自大愚笨的女人。”
Flosta忽然看向Elsa,“你们究竟是什么时候约好的?难道在皇宫之时你们就已经商量好了吗?”
Anna想要答话,但他一直紧盯着Elsa,“我要你回答。”
55.
或许是他说话的语调太不客气,Anna皱了皱眉,刚想要嘲讽回去,就被Elsa轻轻地拉住了。
“Anna,让我跟他说吧。”
Anna摸了摸鼻子,听话地没有再说什么,但也没有退开,而是一直挡在她的身前。
困兽之斗,尤其难料,她想要保证Elsa的安全。
但Elsa的回复却让Flosta有些不可置信,“Anna和我没有提前约定好,如果一定要说一个时间,那大概只是在三天前。”
让我们说回三天前。
——“纵使冒世之不韪又如何?我心甘情愿。”
她已经放弃、舍弃了很多东西,但只有这一件事、这一个人,她想要力争到底。
人们总是会为了求不得的人或事受尽苦楚。
Anna身后就是门板,她避无可避,只能微微仰头看着有些陌生感的姐姐。
她真的变了好多,她终于有了想要用尽全力去追求的东西,她终于、可以只凭自己的意志做出想要选择的选择。
我应该高兴吗?我所做这么多,不就是为了此刻吗?
Anna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自私的人,她穷尽一切也只是为了完成她“自私”的愿望。
但其实她的无私就是她最大的自私,而她的自私又成就了她的无私。矛盾又合理,难解却易懂。因为在她自私的愿望里,从来没有考虑过她自己。
她只希望Elsa能够成为她自己愿意成为的人,而不是只能活在别人的异样眼神里、评头论足里,做一个应该如此、必须如此的Elsa。
她想要给她可以选择的权利。
——而她选择了Anna。
Anna难以抑制地想要流泪,这种感觉就像是在久别重逢的加冕礼上,高贵优雅的女王主动地对拘谨的她轻声打了个招呼,那种受宠若惊和忐忑难安交杂出的欣喜若狂又无端怅然。
她仍然没有说话,因为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长久以来的隐忍和压抑剥夺了她想要说出真话的声音。
那个小男孩的眼神、那些臣民的评论、那些无来由的恶意和指责,就像是一个无形的巨手,死死地扼住了她的喉咙。
想喜欢谁就喜欢谁,也许这世上真的没有这么好的事。
难道直到现在,她也仍然只是一个天真的幼稚鬼吗?
但长时间的沉默没有吓退Elsa,她今天已经赌上一切,她想要赢。
她温柔地替Anna擦着眼泪,声音柔和却坚定,“Anna,你知道吗?有段时间我特别羡慕你。羡慕你什么事都不用知道,羡慕你可以自由自在地开怀或伤心,羡慕你想要喜欢谁、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去追随,也羡慕你可以坦然地接受别人的好意或是探究的目光。”
“而我喜欢这样的Anna。你让我相信这世上仍然有美好的存在,你让我爱上阳光。”记忆中Elsa从来没有一口气说过这么多的话,只见她略微苦涩地笑着,“我以前认为我就像一颗被遗忘在泥土里的种子,无需发芽、无需蓬勃地生长,只要让我继续待在泥土里,直到腐烂、死去,我已经来过这个世界。但是Anna,你可贵的耐心和真诚的爱,让我第一次有了破土而出的欲望,我第一次想要看看外面的世界,我想要接触你。”
“我曾经千百次的踌躇过、彷徨过也挣扎过,我自觉无颜面对父母、无颜面对人民,那些隐秘的感情就像是最诚实的镜子,映照出最真实、最丑陋的我自己。我无法控制地每天想,为什么我会爱上自己的亲妹妹呢?我是不是真的是一个人所不齿的怪物?那段时间,我的确是有些消沉。所以我对你的动作、叛军的动作视若无睹,我……”Elsa的声音有些发抖,那些自我否定的日日夜夜仿佛并没有远去,“我很抱歉,Anna。”
忽如其来的道歉让Anna浑身一震。
“如果我能再坚强一些,也许你不用做到这样的地步。”
“——你已经足够坚强了,Elsa。”熟悉的甜美嗓音插入了她的自白,“你比我见过的所有人、比我,都要坚强得多。”
……很多人都说我变了。
Anna主动地投入了渴求已久的怀抱里。
……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并没有变,我只是认清了自己。
认清了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又到底想要完成什么样的事。
我想要Elsa得到应有的一切。
我想要Elsa可以做她自己。
——我想要Elsa。
从来、一直、永远。
56.
Anna的蓦然主动让Elsa有些错愕,她向来平稳地处理着所有事物、施展出迷人的魔法的双手带了些莫名的颤抖,她似乎犹豫了很久,才轻轻地放在了Anna的背上。
动作很轻,她害怕是一场梦,醒来便了无痕。
听到了怀抱里Anna更轻的喟叹声,于是知道一切不是梦,她真的在她怀中。
她愿意回应我的心。
为什么不早些更主动、更勇敢一些呢?
但也或许正是因为经历了之前的绝望和哀伤,她们才能在这一刻坦然面对过去,直面那些禁忌隐秘的心情吧。
“也许我真的是一个不称职的姐姐,在北地听到你的婚礼即将举办的时候,我告诉自己,应该祝福你,Kristoff深爱着你,他值得托付。”Elsa揽着Anna,清晰地察觉到红发女孩瞬间的僵硬,“但我……”她自嘲地笑了,“我做不到,我真是一个自私的人。”
Kristoff真是一道很高很难跨越的槛,但我必须迈过去。
Anna忽然站了起来,她不如姐姐高,气势却还算足,她说:“我和Kristoff是什么关系,我想你应该心知肚明吧?”
Elsa没有回话,状似无辜地眨了好几下眼。
Anna双手抱胸,“Charles将军是你的人吧?”
Elsa咳了一声,“这么明显吗?”
“倒也不是。”Anna仔细回想了一下,“我也是后来才察觉的。你两次回宫的速度都太快了,简直像是有地图似的。虽然皇宫你已经很熟悉,但士兵的巡逻路线每天都会变,从北地回去之后我就有些多疑,所以巡逻路线和换班时间都是每天早上我和Charles当天敲定的。你两次都比报信的人来得更快更早,只能说明你已经拿到了详细的巡逻路线图,恐怕只有借助风灵之力和Charles的帮助才有可能朝令夕达。”
心思缜密,算无遗策,Anna的确已经成长为当之无愧的王。
Elsa觉得那句“从北地回去之后我就有些多疑”实在是太过刺耳,正想要说些什么,又听到Anna自顾自地说了起来,“而且那天我问过Kristoff,他睡得跟死猪一样,根本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我换房睡是只有少部分人知道的事情,如果皇宫内没有人和你互通消息,你应该会先去我的房间才是。”
Anna的眼神近乎审视,她现在不再只是一个纠结于情爱的寻常姑娘,更是Arendelle至高无上的女王,“那时候你应该就知道我和Kristoff的婚姻名不符实了。但我仍然不明白,你再次回皇宫到底是为了什么?”
本以为Elsa不会轻易吐露实情,但她却选择了明明白白地告诉她,“为了你,Anna。”
显然没有想到这个答案,Anna的脸上浮过一片可疑的红云,“等、等等?”
Elsa很轻地笑了,“我原本以为你和Kristoff情投意合,你们的婚礼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但似乎并不是这样,我想要知道原因。”
我想要知道,为什么你宁愿赌上一生,也要走上这样的道路。
而我到现在才发现,原来你也仅仅是为了我。
“……我只是在利用他。”Anna羞愧地低下了头,她不想看到Elsa向来凛然澄澈的眼眸里浮现出失望的光。
她不想看到Elsa对她失望。
我罪孽深重,却又无心悔过。
这样的我、你还会喜欢吗?
重新把心爱的女孩纳入怀中,Elsa的声音轻柔却有力量,“我能理解,Anna。那时候我虽然察觉出你和Kristoff的关系并不是我以为的那样,但我没有其他的头绪,只能再次回来想找寻一些蛛丝马迹。”
却被Anna抓了个现行,然后当场驱逐出了Arendelle。
“……我对你做了很多很过分的事。”Anna把头埋在Elsa的颈窝里,说话的时候呼吸的热气引起别样的悸动,“就算这样,你也不怪罪我吗?”
“因为我相信你,Anna。”
我相信你一定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我相信,即便你我之间隔着千山万水,重岭大海,你也一定会披荆斩棘,迎风踏浪,向我走来。”
57.
Anna笑出了泪,“什么啊……你太自大了,Elsa!”
“是你的爱让我有了自大的资本,Anna。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你。”Elsa轻轻地抚摸着Anna的背,用指尖仔细地感受着上面的凹凸不平瘦骨嶙峋。
这个人为我受了很多苦。
她不惜堕入深渊也要拯救我,不顾自己会因此染上泥泞污垢累累伤痕。
我曾以为自己腐烂到泥土里,是她让我知道这世上始终会有人重视我、珍惜我、想要拥抱我。
是她让我相信,漫漫长夜之后,我一定会等来黎明。
“我再也不会拒绝你了,Anna。我承诺,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我一定会和你一起面对。我永远不会再丢下你。”
脖子有些热,她知道Anna哭了。
“在这件事上,你可以说是最没信誉的人了……”她最爱的妹妹低喃着,“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要相信你,我是不是蠢到无可救药了?”
“这一次,”Elsa温柔地回应她,“我绝对不会辜负你的信任。”
“……好,我记住了。”Anna看似恶狠狠地威胁着,声音里却满是刻骨的深情,“你要是再毁诺,我就集结全国的铁匠制作一个最结实的铁链子,然后把你和我捆在一起,再也分不开。”
Elsa实事求是,“你知道的,Anna,再结实的铁链子对我也没有用。”
“哼,我才不管。”Anna幼稚地在她怀里拱了拱,毛茸茸的头发落在锁骨上,恰到好处的痒。
Elsa静静地感受了一会,红发的姑娘却又不安分地说起了话,“那你现在有我了,不准再去看Flosta,他可不是什么好人。”
吃醋都吃得这么明目张胆,Elsa有些啼笑皆非,“我知道,Anna。”
Anna忽然发现Elsa总喜欢在回答完问题之后加上她的名字,有些多余,但意外地浪漫。
我喜欢她叫我的名字,就好似她总是在不厌其烦地回应着我。
Wait、What?她说她知道?!
Anna抬头的速度太快,以至于差点撞上Elsa的下巴,“刚才你说啥?能不能再说一遍?”
Elsa笑着看她,“Flosta所怀魔力充沛,与他的表现大相径庭。你刻意激他在我面前展露,不就是为了让我有所察觉吗?Anna,你总是在为我着想。”
脸有些红,但好在她占据了有利的“地理”位置,Elsa看不到她的难为情,Anna低声道:“是你太聪明了,我知道你肯定能明白的。”
Elsa微微一笑,“那你今天怎么还会慌慌张张地跑来拦我?”
脸更红了,Anna磕磕巴巴地不放弃辩解:“我、我这是以防万一!”
Elsa意味深长地笑了,慢慢跟她的妹妹聊着天:“从皇宫回来以后,我一直在查看复刻的文书,但并没有看出什么可疑之处。正当我准备想一些其他办法的时候,你来了北地。”
Anna暗地里翻个白眼,“我就知道你这个人真是固执到家,我如果不来看着你,难保你又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动作。万一你一个想不开又跑回Arendelle,被不明真相的城防军射成筛子怎么办?”
“你说过城防军只会听令于你,你应该早就私底下解除了诏令,不是吗?”
Anna发现了Elsa说话的第二个习惯,她似乎总是喜欢说不是吗、对不对、好不好,看起来是把决定权交给了别人,但其实永远都暗含着毋庸置疑的意味。
觉得有些没面子,Anna又轻哼了一声,“我说了,以防万一。”
“之前我问过你,来北地是不是有其他事情要做,你当时绕开了这个话题。”Elsa想起那天的日出,气势磅礴,无法阻挡地温暖着整个世间,“Anna,不管你对我表面上如何,但你几乎没有对我说过谎。你既然不愿意说,我只好自己去查。”
“Flosta出现的契机太过巧合,MoHan当时说洞外有狼,但我们一路过去却是一匹也没有见到。如果那些狼真是怕火才没进洞窟,当我们找到他们的时候篝火早就熄了,狼群应该在那之前就进洞围猎他们才对。”
Elsa分析得不错,Anna点了点头,“我也是那时候开始怀疑Flosta的身份,狼群进攻的时机简直像是和谁商量好了似的。”
就像是刻意引我们进去发现他们一样。
“此外就是洞内狼的尸体,它们所受皆是外伤,与魔法无关。那为什么Flosta会魔力用竭导致昏倒呢?在医疗室他醒来以后,我察觉到他身上的魔力其实十分强大,不下于我,如果他真的擅长冰魔法,不至于只能做出那个尺寸的冰剑。他在隐藏自己的实力,或者应该说他不想让我们知道他真正的能力是什么。最后是你的态度……”Elsa揉了揉Anna的头发,“不管是对我,还是对Flosta,你的表现都太奇怪了。你从来都不是这样喜怒无常的人,但你既然这样做,那就说明你有这样做的理由。当时你对Olaf的所作所为的确让我有些生气和不解,但转念一想,你所有的转变都发生在Flosta出现之后,你是故意想要和我制造裂痕,对不对?”
Anna叹了口气,“对。”
“所以我想,你来北地的目的恐怕就在Flosta身上。但我仍然不知道具体原因,只能答应Yelena的请求,试试能不能就近挖掘出什么。而且还有一点……”Elsa忽然笑了,“Olaf比你更不会说谎,Anna。”
Anna绝望地摇了摇头,“败笔,这是我的一大败笔。”
“其实与Olaf无关,Anna。”Elsa压低身子,在Anna耳边轻轻地说:“那晚你和他的对话我听得清清楚楚,当时我就在旁边。”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丨Elsanna档案室授权搬运自Elsanna贴吧或原作者丨未经原作者允许不得转载本文内容,否则将视为侵权丨转载或者引用本文内容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喜欢 (11)
[]
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2)个小伙伴在吐槽
  1. 作者大大好棒!赞!
    raw2020-02-01 19:37
  2. 我的妈这是神仙写文吧
    白饭加白饭2020-02-01 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