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登录
  • 欢迎访问Elsanna档案室,欢迎加入QQ群和谐讨论! QQ群
  • 注册时填写网站名称为“Elsanna档案室”,首字母E大写。
  • Frozen2多语种 ost可在档案室试听啦。
  • 请注意用户名只能为英文和数字,注册后不需要收取邮件,使用用户名和密码可直接登录。
  • 档案室只收录Elsanna向同人文,非EA向勿投
  • 请文章作者在发布分级文章时主动使用“回复可见”功能。

【完结】漩涡(Swirl)-13

Elsanna原创文 .六三 400次浏览 1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我趁着夜色酿酒,趁着星光逐流,溜入一个人的梦境。”

我有经久不愈的伤疤,和窝居在伤口里尖尖牙齿的野兽,她脚下深蓝色的雪里埋藏着白色飞鸟。她曾在风里迷失方向,血淋淋的凝住往来的时间。

——————————

00

Occupation killer。

现效命于北欧古老的军事贵族世家,代号35。

不仅如此,我还有一份稳定的绘画教学工作。

正赶着下课了,我走出学校坐在附近的长凳上休息。我没事儿就喜欢看天,看了几年也看不腻,特罗姆瑟的天就像油画一样。我想如若有天堂,那一定是在它的上方。

过一会儿,科林发视频来了,他是我的搭档,这是我俩的每日任务。我和他总是在屏幕里见面,天天看天倒是不腻,天天看人却腻了;我不想和他说话,只想草草结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科林在那边质问:“老板给你指派收养的朋友艾德里安怎么样?有我一半靠谱吗。”我心下了然他想打听些什么,本来他就不怎么靠谱,自然有点紧张。我嘲他:“黑面包可酸啦,你比它更酸,等我找到个靠谱的搭档,就和你分手。”

他不怒反笑,逗我:“行,我等着。”

手机来电话了,我和他说挂了,他倒好,死活缠着我。

“是不是他?”

他就是艾德里安,我看他就像照镜子,但有时候他却看不懂我,但科林照样拉响警铃,用他的话说就是:柏拉图式恋爱就不算恋爱了?。

“是他,我让他在山顶等我。”

我听出科林在拖延时间,兴致倒突然起来了,问他。

“想去大山那儿飙车吗?。”

科林答应了,我笑了。

时间晚上九点整,两辆摩托车在大山旁等候。“来说说游戏规则,赛道制,路途中有障碍物,目标地点是山顶。”

“在这段路上飙车真是自找麻烦。”科林抱怨着。

双手用力拧拧摩托车手把,反掌拢过颈后长发随意扎成马尾而后戴上头盔。摩托车引擎发出车鸣,车轮狂飙车身切割空气。

两轮摩托车炫技让艾德里安目不暇接,前面转弯很急。滑胎缓缓前进,轻轻抓着前刹车使减震下压,将车重力都压到车把上,后轮悬空。抓住离合,待转速升高后猛放,抓住前刹车,轮胎有些许冒烟,腰部力量向反方向用力。

“漂亮!”科林加紧速度追上来同我说。

“这点夸赞可不能让我分心,科林。”我打趣道。

“是吗?”话音未落,见他将摩托开近腾出只脚来狠狠踹上去。由于重心不稳、我险些摔倒在地。一阵加速赶上他戏谑说,“看不出来,你坏点子还挺多的。”

我和他不相上下,一路狂飙,远远的便看见了终点。

“艾莎,一决胜负。”

“奉陪到底。”

加速行驶突然见到前方障碍物,进入弯道后便一拧把手,摩托飞速冲出,经过第一个弯道时突然减速,身体也随着左右摆动,有种坐翻滚列车的感觉。车子一个侧滑避让过去带些运动力缓缓停下。

“我赢了,科林。”

到达山顶。

——————————

我邂逅一场梦,清醒才痛苦。

酒瓶捏在手里,酒液温度透过玻璃容器,冰冰凉凉触感分明传至手指手心。等拧开瓶盖再仰头去饮,绽在味蕾上的味道却又辣又烈,如火焰一般炽热地从口腔滚进咽喉滚进胃里。酒精又顺着神经蔓延麻痹大脑,轻微眩晕的同时浑身都如同被细小火花点燃,泛起暖意。体验像给鲜血淋漓的伤口下了一剂麻药,无论多深的伤害,此刻都如同跻身云端,将其贴上创可贴深深埋回心底。

「杀了她。」

站在门外许久,才伸出空闲的一只手来插钥匙。转动钥匙门锁啪擦一声响,拧开门把手,速度极缓地推着门。目光落在木质地面上,像犯错的孩子胆怯着不敢直视屋内。终于一扇门打开,恍然般看着屋内的一切陈设,目光扫过一片黑暗与安静,像才想起要迈步一般进屋。

来特罗姆瑟之前,我从未想过会变得如此无趣。找到一间价格算得上低廉的住处已属不易。不过是自己一个人,一个人,一个人。一个人上班,一个人回家。上完班便睡觉,睡醒起来再去上班,与那间空无一人的屋子面面相觑。一个人孤单的时候很容易多想,于是思念就喋喋不休的在耳边絮叨,是痛苦也是一场无休无止的折磨。

又直到,直到她再次出现。

迈步走进屋子里,背对着门反手将它带上。在黑暗里依凭记忆找到沙发的位置,坐在边沿上伸手一拉灯绳点亮台灯。仰头想再去喝酒,却发现一整瓶烈酒已经见了底。干脆靠在沙发靠背上,合上眼想休息一会儿。

「杀手不需要亲人」

杀手意外衍生出的情感会影响工作。

「扭曲扭曲的价值观谁谁来救救救我——谁来来拉拉拉拉住我不要掉进进漩漩漩漩涡涡——」

「我掉了进去」

思念如同伺机待发的猛兽,孤身一人时最容易遭其侵袭。他再次出现,伤痕累累,却依旧骄傲。把一切搅乱之后扬长而去,等终于七七八八整理好了思绪之后又会来,风卷残云一般又搅得乱七八糟,然后再次不负责任的走开,成为别人怀中唇边的爱人。

催生越烧越旺盛。仰头想要再去饮酒,念头却落了个空,倾倾倒倒却再无一口酒液。无名火焰在翻滚,手臂一抬意欲将手中玻璃酒瓶掷向墙壁,在将脱手时终是停止。这件屋子自己一个人租下,碎到一地狼藉还是该轮到自己收拾。

闭上双眼,回忆再次侵袭。想起当初她教我跳探戈时,娱乐性的舞蹈从没试过,时时误了脚步错了节拍,她又不耐烦的重新示范一次。最后还是自己练习着过了大半天才学会,调子还是缓慢着一步一步,届时好像有探戈舞曲在耳边响起,身体跟着舞动相拥。

恍然间探戈舞曲好似飘然而来,抬起头眼前一片朦胧。身体不由自主地站起,酒精效力下又看见午夜梦回的情人。浑身兀的一震,眼底泛红竟是一阵失声。压抑已久的情绪如同漩涡,咕噜咕噜没上双眼,几乎吞噬淹没眼前的一切景色。

是她。

此刻该有的一切埋怨谴责的话语都化为乌有,失语间身体不自觉的随着耳边传来的悠然舞曲站起,在虚空中牵起她的手,相握、相拥。目光落在一旁地面上,竟是不敢去看她。动作轻柔地,她是一缕烟,只怕稍用力便捏散了,消融在一片月光中重归于虚无和寂静。

「这是你的下一个任务。」

一步步舞步仿佛皆踏在云上,绵软却飘然。酒精诱发一场荒谬的幻境,甘愿在其中享受再不面对现实。酒精垂怜于受思念折磨的人,在月光下翩然起舞,搂住不存在的舞伴。

逃亡。

——————————

在燃烧着的,灼热而炫目,璀璨盛大的犹如末日般的夕阳。

这里没有人。孤寂而炎热,沉溺在向日葵金黄色的花海里,是灿烂的孤岛。

从口中吐露的言语在灼热的光里沸腾蒸发,这里是夏天?还是秋天?没有人知道,拨开一束又一束拥挤的光,想寻找出口。

只有光,只有我,只有永不凋谢的花。

——然后开始燃烧,花在明火里仍然昂头绽放,在夕阳的火光里消逝,将未完成的歌也一并烧毁,徒留下孤独灿烂的光。

如坠云端。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丨Elsanna档案室授权搬运自Elsanna贴吧或原作者丨未经原作者允许不得转载本文内容,否则将视为侵权丨转载或者引用本文内容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喜欢 (6)
[]
分享 (0)
关于作者: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文笔好棒!
    星羽月影2020-02-06 1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