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登录
  • 欢迎访问Elsanna档案室,欢迎加入QQ群和谐讨论! QQ群
  • 注册时填写网站名称为“Elsanna档案室”,首字母E大写。
  • Frozen2多语种 ost可在档案室试听啦。
  • 请注意用户名只能为英文和数字,注册后不需要收取邮件,使用用户名和密码可直接登录。
  • 档案室只收录Elsanna向同人文,非EA向勿投
  • 请文章作者在发布分级文章时主动使用“回复可见”功能。

【完结】漩涡(Swirl)-11

Elsanna原创文 .六三 162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希望可以永远停留在那时,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

11

 

八月二十九  多云/阴

整个故事向悲剧结局不断滑落,

可这就是必然

 

——

 

「那么你们是后天早晨离开吗?」德里克·道格拉斯说。

 

我说:「是。」

 

「好,祝你们旅途愉快了。」他又说。

 

我谢了他,回到温暖的小楼来拉着安娜坐了一夜。天亮了,又坐到夜晚,然后慢慢走路去了旅馆前台。

 

「咦,我们以为你不再来了。等等噢,我们看完这个电视剧。」他们说。

 

我和安娜等了十分钟。坐了一会儿。

 

「那么我们走了。」我说。

 

「好!祝你们旅途愉快噢!」

 

「谢谢。」我轻轻说,再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

 

离开之前,将房间上上下下的尘埃全部清除,摸摸架上书籍、拍松所有彩色靠垫,全部音乐卡带归盒、屋顶花园施上肥料浇足水、瓦斯总门确定关好、写了几封信贴足邮资,这才打开衣柜,将我和安娜的少数衣物卷卷紧,放进背包里去。

 

天气很好,我关上房门之前,安娜再看了一眼这个缤纷的旅馆,轻轻对它说,「再见了。我爱你。谢谢。」

 

离开了Flåm,那个夜晚,我们抵达了Aurland。

 

我们将简单的行李往旅馆房间里一丢,跑下楼去吃了一顿魂不守舍的晚饭,这就往街上走去。

 

在人间的海潮里来回地碰壁,被牵着脚步在拥挤中迷失方向,像洄游一场梦的逃亡。每经历一次告别就在手心划一道看不见的疤痕,一笔一划刻满成汹涌的海浪。

可每当风起的时候,我就看见安娜回头望,我就在众人的狂欢里投身进她的目光。于是那一瞬燃起的烟火和喧闹的歌舞都与我无关,天地忽然开阔,徒留手心滚烫。

 

无星无月的夜晚,温柔的风吹刮着一排排树木,街上人声鼎沸,不时有几辆脚踏车滑过身边、行人匆匆赶路,商店敞开着,广场中心一座雕像好似正要破空而去。安娜和我完全沉默地开始大街小巷地走着。风,在这个城市流浪着,夜,是如此荒凉,我好似正被刀片轻轻割着,一刀一刀带些微疼地划过心头,我知道这开始了另一种爱情。

 

不知道日后还有什么权利要求更多。

 

我和安娜在一条木椅上坐下。

 

「这是我很爱的一件衣服,还有一本关于美食的书、几套明信片,做个纪念吧?」我对安娜说。

 

「我喜欢,谢谢你,艾莎。」

 

她的手抚过柔软棉布的质地,抬眼看了一下苍穹,天边几颗小星星疏疏落落地挂了上来。

 

「明天我们就离开Aurland了。」我轻轻说。

 

「嗯。」

 

「以后的路,一时也不能说。」我说,「要一个拥抱吗?」

 

不等她回应,我抱了抱安娜。

 

「安娜,我给你讲个故事。」我开始说,「很久以前,一个法国飞机师驾着飞机,因为故障,迫降在撒哈拉沙漠里去。头一天晚上,飞机师比一个漂流在大海木筏的遇难者还要孤单。当天刚破晓的时候,他被一种奇异的小孩声音叫醒,那声音说——请你…给我画一只绵羊…。」

 

安娜很专心很专心地听起了《小王子》的故事来。

 

「很多年以后,如果你偶尔想起了消失的我,我也偶然想起了你,安娜,我们去看星星。你会发现满天的星星都在向你笑,好像铃铛一样。」

 

「嗯。」

 

「记住我选的地方了?那个瞭望Aurland的小坡?」

 

「当然。」

 

身体里都有一片深海,深海里有一只大章鱼在乱舞它的触手,好像想要向外探索又好像只是在单纯的制造深海漩涡。这就是我认为的“意识”由人脑发出来的,它所特有的“意识”。我也越来越惧怕这种过分的“激情”,我觉得我在讨论那些东西的样子一定很诡异很恐怖很恶心。

 

我害怕,所以我在逃避。

 

「咕噜噜——。」安娜不好意思的指了指肚子,「抱歉艾莎,它提醒我该吃饭了。」

 

我笑笑,确实,晚餐并不十分丰盛。我把手机交给安娜保管,便跑去小吃店买些能填饱肚子的东西。

 

安娜躺在草地上打着小盹。

 

「嗡——嗡——、」铃声响起,安娜下意识将手机拿过指腹点下接通按钮,一阵脆亮的男声响起:

 

「艾莎,你的任务要在明天之前完成,否则我们将会派另一批人去执行这项任务。」

 

安娜呆住了,对方挂断了电话。

 

这么说,艾莎每一次无缘无故的旅程,不打招呼的出行,返回时的补偿,旅途中主动为我拍的照片,包括那一次,拉着我在楼梯上坐了一天、还有看着我时那溢满温柔但又杂夹几缕不舍与痛苦的眼瞳。

 

我是目标。

 

都是为了记住我。

 

安娜这样想着。

 

我也许是在对的时机赶回来,目睹了这一幕。

 

像是看到美好的事物在眼前毁灭,比如鲜花凋零,或是精美的工艺品化为一地碎片,亦或是燃烧的森林。

 

那种无力感,那种无论如何都无法挽救的无力感。

 

我将食物丢在地上飞跑过去,天是那么的黑,因为没有月亮。

 

我看见安娜的一双眼睛,寒星一样看住了憔悴的我。

 

于是我们就这样静候着夜晚,爱亦成谬的世界,念想也得以忘却,因而能够在早晨来临前告别。

 

「对不起。对不起安娜,对不起…、」我说,

 

我知道,我们再也不会也不必联络了。

 

「这不怪你,艾莎,没关系的。」她抱着我说。

 

我再看了安娜最后一眼,她的身后,是深爱却无从救赎的黑蓝天空,一条湖,静静地待在那儿。

 

「那么我开始了。」我颤抖着说。顺着拥抱的姿势从大口袋里掏出匕首。

 

「嗯。」安娜抿了抿嘴唇,更加用力的抱住我,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我回不去了,艾莎,你要早点回家。她说。

 

明天我将要远行,去没有风的雨季,你将听不到我说爱你的声音。

 

对不起。

 

她倒下了。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丨Elsanna档案室授权搬运自Elsanna贴吧或原作者丨未经原作者允许不得转载本文内容,否则将视为侵权丨转载或者引用本文内容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喜欢 (1)
[]
分享 (0)
关于作者: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