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登录
  • 欢迎访问Elsanna档案室,欢迎加入QQ群和谐讨论! QQ群
  • 注册时填写网站名称为“Elsanna档案室”,首字母E大写。
  • Frozen2多语种 ost可在档案室试听啦。
  • 请注意用户名只能为英文和数字,注册后不需要收取邮件,使用用户名和密码可直接登录。
  • 档案室只收录Elsanna向同人文,非EA向勿投
  • 请文章作者在发布分级文章时主动使用“回复可见”功能。

Queen Of Arendelle:Episode I 加冕

Elsanna原创文 CSky0926 555次浏览 1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一篇习作,献给挚爱的安娜女王,纪念这2个月欢乐的磕CP(身体一天不如…害!)时光,祝大家2020平安!有OOC,无车。

 

Chapter 1

货车前,安娜正在和北地民众一一道别,她总是能在最短时间内和身边的人熟络起来,艾莎心想,她的妹妹就是这样一个充满热情的人。

“阿伦戴尔仍有一些事务需要处理,待一切妥当后,我会再回来森林。”艾莎拥抱了Yelena,“您放心去吧,森林这边目前一切都好,孩子们对新的生活都满怀希望,”Yelena陪同艾莎走向马车,“我们期待您的归来。”

“Sven,出发,我们回家咯!”克斯托夫抖了抖缰绳,货车在众人的挥手示意中缓缓驶出,Mattias中尉和卫士们骑着北地人赠送的麋鹿随同护卫,不过,此时他们对驯鹿的脾性仍没有能像战马一样熟悉,显得有些紧张和不自然。

 

车轮和鹿蹄在北地的红色苔原上留下一长串的痕迹,一直向着山区深处延伸,天色已经转黑,繁星缀满夜空,“中尉,就在前面避风的岩块下宿营吧,今晚不再走了。”艾莎吩咐道。

“遵命,Your Majesty。”Mattias中尉他们在被困森林的34年里夜晚都是宿营度过的,对于搭帐篷这事简直是再熟悉不过了。很快就他们就燃起了一堆篝火,并围绕篝火搭建了众人的帐篷,女王和公主的在内层,克斯托夫和卫士们的在外层。

晚饭过后,大家又闲聊了一会,就各自返回帐篷休息了,雪宝说没有睡意,但在艾莎的劝说下,还是和克斯托夫一起钻进了帐篷。

“安娜,你一整天都没怎么说话,也没问我在阿塔霍兰发生了什么,还在生我的气吗?”艾莎和安娜并排坐在篝火旁,看着天上的星星,感觉到安娜的目光后,她握住了安娜的手,转头看向安娜,“我知道你平常可没这样的耐心。”

“是的,艾莎,我本来有那么多的问题想问你,”安娜做了个夸张的比划,“但是那天看到你回来后,我忽然……觉得这些都不重要了,只要你回来了就好。”

“噢,安娜,谢谢你…再次救了我。”艾莎将头枕在了安娜的肩上,“阿塔霍兰,是一座冰川,埋藏着无尽的记忆和知识,我踏上那里后忽然明白了很多东西。”

“嗯,”安娜拨了拨一根靠外的木柴,火光增加了几分亮度,声音带着压抑的颤抖,“所以你就成了……自然之灵?”

“我觉得我现在并不是精灵或者其他什么……东西,我仍然有着呼吸、心跳和体温,有着人的感情,”艾莎坐直了身体,握住了安娜的另一只手,“我还很想吃巧克力。”

“噗,哈哈哈!”安娜被逗乐了,和她姐姐一起笑着。

“你…会留在这里吗?”沉默片刻后,安娜故作轻松的问道,随即又想要掩饰自己的情绪,“我是说,我支持你的任何决定,我只是,你知道,想确定一下…”

“安娜,”艾莎微笑着轻轻打断了她,“我不会再独自逃跑了。”

“这34年里,Yelena的族人们失去了很多,他们的人生停滞了,阿伦戴尔应该正视过去的行为,更多的帮助他们,同时,这也是阿伦戴尔自身的需要。”

“这些事情,留在阿伦戴尔也可以做。”安娜嘀咕着。

“安娜,你会帮我吗?”艾莎忽然露出了一个顽皮的笑容,她已经可以猜到妹妹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了。

“Wait,What?你的意思是?”安娜没有明白她姐姐的意思。

“我想你成为阿伦戴尔的女王。”

“什么?不不不,你知道这是不行的,我从小地理特别差,连别的国家名字都记不住,更不用说那些公文和应酬,噢,还有那些长串的人名。”

“魔力随着时间在增强,我一直在练习控制它的方法,总怕有一天会给你和阿伦戴尔造成伤害。”艾莎的声音中带着寂寞和疲惫,“Honeymaren,她说我更适合这里,我在想,也许阿伦戴尔也更需要一位没有魔法的女王。”

安娜望着艾莎,很想告诉她,其实她已经做得很好,阿伦戴尔的人们也都以能有一位会魔法的女王为荣,尤其是孩子们,每到节假日,最喜欢的礼物就是艾莎女王亲手“变”出来的冰雕,它们可以持续很久都不会融化。

但是,马上,她又想到她们分隔的13年,想到父母遇难,想到艾莎加冕后在繁忙的政务之余还要为控制魔力而困扰,艾莎,她的人生承受了太多自责、恐惧和压抑,却几乎没有享受过属于自己的快乐时光。

她爱她的姐姐,愿意为她做任何事。

“We do this together”安娜将额头轻轻抵在了艾莎的额头上,“让我们来联结起阿伦戴尔和北地,从今往后,你再也不用一个人承担了。”

“是的,安娜怎么会拒绝呢,从小到大,安娜都依恋和爱着她,分隔13年后再重逢,安娜也一直担心她把自己再次封闭起来,于是像小狮子一样时刻都“看”着她,从来都不会考虑自身的安危。”艾莎心想。

“我在阿塔霍兰看到了母亲”艾莎从篝火旁站起来,“母亲!她…还好吗?”安娜本想跟着艾莎站起来,这时却感觉心头一阵发紧,全身失去了力气。

“准确的说,应该只是母亲被留在了阿塔霍兰的记忆…哪怕在记忆里,母亲也在为我担心。”夜风吹拂着艾莎白金色的长发,洁白的月光映照下,身姿如同童话故事里幻境中的仙女。

“母亲,您不必再为我担心了!”艾莎转过身,朦胧中,记忆中母亲的身影与刚起身的安娜在这一瞬间交融在了一起,安娜上前将她拥入怀中,这温暖让她安心和沉醉,仿佛回到了儿时母亲的怀抱,她构筑起的冰雪屏障瞬间消融,长年压抑的泪水夺眶而出,“我已经不再害怕。”

 

翌日,在朝阳的陪伴下,队伍继续向着阿伦戴尔前进,路过北山的冰宫时,Mattias中尉惊讶地合不拢嘴,面对他探寻的目光,艾莎只能故作镇定的假装望向别处。

 

Chapter 2

洪水和四灵之力的威胁相继消失,阿伦戴尔城内的居民陆续回到了各自的家里,女王一行午夜时分回到阿伦戴尔,并没有引起太大的骚动,艾莎在城外和Grand Pabbie道别,并感谢他在这段时间里帮忙照看阿伦戴尔。

Gerda按照女王的吩咐,为Mattias中尉和卫士们在城堡里安排了休息的房间,34年音信全无,他们都被亲人们认为不在人世了,要回到原来的生活轨道可不是一件短时间能实现的事情。

艾莎在回城后的第二天就开始了繁忙的政务工作,最先处理的自然是有关的善后工作:了解本次事件带来的影响、统计城镇损失情况、安抚受到惊吓的居民,在与大臣们的会议中也能感受到隐约的一些抱怨情绪,但总体上,经历过三年前阿伦戴尔冰封的臣民们,对此类“灵异”事件的承受能力明显上升了一个档次,接头巷尾里,孩子们都在兴致勃勃地谈论女王以一己之力阻挡洪水的英姿和壮举。

此趟回来,经历了这次事件又即将继任王位,安娜的性子明显沉稳了下来,格外珍惜和姐姐相处的时间,她每天早晚都会在餐厅等候艾莎,和她共同进餐。进餐之前,她一如既往地先关心艾莎的身体和情绪状况,随后,会就一些政务和时事问题,开始向她的姐姐请教和交流彼此的看法。

安娜从小和艾莎一同接受皇室继承人的教育,因为年龄和性格的原因,她总是不太上心学业上的事情,在安娜看来,艾莎一直就是所有人眼中的“Perfect Girl”,是完美的姐姐和最合适的王位继承人,她只要跟在姐姐后面愉快地玩耍就行了,即使她们分开了13年,她也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需要站在姐姐的身前。

在以前,没有学业烦恼的她,足迹几乎遍布阿伦戴尔的各个角落,城内的居民和郊外农庄的农民没有人不认识这位爱好骑马、热情爽朗的安娜公主,她有时会参加孩子们的合唱,有时候会坐在码头的石墩上发呆,有时会托着腮帮子看一位老先生写生,有时会在南瓜田里观察南瓜的半径,她的脑袋里时刻都充满着各种奇思妙想,来自于她平常爱看的那些五花八门的故事书。

一周后,艾莎的书房中添置了一张办公桌,放置在她那张硕大的办公桌对面,尺寸要小上一圈,但椅子显然更为舒适,椅垫做了加厚处理,椅背的弧度也是按照靠着看书的习惯设计的,这是为安娜准备的。

安娜上午时间会在这里一边看书,一边陪伴她姐姐处理政务,下午则和雪宝作伴在城堡附近找些活动消遣,现在是采冰人活计的休息期,克斯托夫也留在城堡陪他们一起游玩。

 

城堡外的驿道上,艾莎和Mattias中尉一行正骑马向北而行,天空中细碎的雪花纷纷扬扬地飘洒,在落到艾莎他们身旁时却都向外飘开,这是风灵Gale在帮忙,经历了森林事件的护卫们对魔法已经习以为常了,Mattias感慨于女王事无巨细的细心和周到。

“中尉,您在城堡里住得还习惯吗?”

“Your Majesty,多谢您的关心,这里非常好,能回到阿伦戴尔的感觉真是棒极了。”

“那么,您有去找过她吗?”艾莎捉狭地问道,“她看到您回来是什么表情?”

“还……还好,只是一开始她有点认不出我了,”Mattias的表情忽然扭捏起来,“后来她就想起来了,我们一起喝了茶……还聊了一会天。”

“以后您得多往那边去走走。”艾莎看着他的表情,真心替他感到高兴,“我让安娜陪您去。”

“不不不,我是说,谢谢您,陛下,但我还是一个人去比较轻松!”Mattias连连摆手。

“好吧,这事咱们慢慢再讨论。”艾莎忽然放缓了马速,看着他郑重地说道,“我想请您担任阿伦戴尔王家卫队的队长。”

Mattias闻言,握着缰绳的手蓦地一紧,整个人怔了一会。

“陛下,我已经离开岗位30多年了,能回到卫队就满足了,请您重新考虑队长人选。”他黯然地回绝道。

“不,您从来没有离开过岗位,相反,您比谁都更忠于自己的岗位。”艾莎此时的语气不容拒绝,“这是女王的命令。”

 

约半小时后,他们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Vilhelm公爵领地,公爵和管家已在府邸门外等候,简短的问候后,他将女王迎进了会客室。

“Your Majesty,您的决定不能更改了吗?”公爵放下了茶杯,语气中仍带有坚持的意味,尽管这个问题他们已经有过数次讨论。

公爵的家族是阿伦戴尔国内最古老的贵族,他本人已年过7旬,军人出身,满头银丝梳理得一丝不苟,从Runeard国王时代起,他就是皇室最忠心的盟友,当年Agnarr国王继位时,他也给与了毫无保留的支持。

“请您相信我的判断。”艾莎微笑着,坦然地迎上了公爵的目光。

“国内的民众已经接受了陛下和陛下的魔法,在大臣中虽仍有部分人心存恐惧,但君主让臣下保持适当的畏惧,并非什么坏事,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您大可不必如此。”

“恐惧并不能产生真正的认同,要获得臣民的衷心拥护,安娜将会是比我更合适的人选,我相信她胜过这世间任何人。”女王的魔法在臣民们之间已不是秘密,但并没有多少人能当面和女王讨论这个敏感的话题。

“您从小就被视为王国的继承人,您也一直为此而努力着,甚至是超过您的年龄所应该承受的,我担心安娜殿下她是否能…”

“阿伦戴尔与北地在未来必将携手共行,我会和安娜共同肩负起这份责任,让阿伦戴尔永保和平与繁盛,我希望您能相信我们。”艾莎耐心的解释道。

看着女王精致的脸庞上露出的坚定神情,Vilhelm公爵明白她心意已决。

“Agnarr陛下在天堂也会为您和安娜公主感到自豪的,既然这样,我会支持您的决定,Your Majesty。”

 

当艾莎回到城堡门口时,看见安娜和雪宝也正向这边内走来,还在交谈着什么。她的魔力在增长,雪宝也相应地越来越凝实,听安娜说他自从上次有了愤怒的情绪后,渐渐地开始产生了更多、更复杂的情绪,这常常让雪宝感到困惑,总是缠着安娜问个不停。于是艾莎让Mattias先将她的马带回去,她自己则加入到妹妹和雪人当中,她们一左一右牵着雪宝,向着城堡外走去,留下一串欢笑声和长长的脚印。

 

Chapter 3

一年后,早春,阿伦戴尔。

这一年中,艾莎指导安娜处理王国的政务,为她安排所需的课程和挑选合适的老师,期间她曾数次返回北地,并短期逗留,安娜作为女王的代理人,已经能出色地独立完成各项工作。

随着加冕日临近,艾莎开始了忙碌的准备工作。这一次,典礼上的一切事务,无论巨细,从仪式的流程、警备安排、宾客名单、唱诗班的排练、服装、发饰、到晚会的食物、餐具和乐队,她都逐项过问且亲自确认。两相比较,四年前她对自己的加冕礼可谓相当随意了。

 

加冕日的当天,气候转暖,积雪消融,阿伦戴尔城内的居民一大早就沉浸在节日的气氛当中,住在远处的人们也纷纷往城内赶来,城堡的大门将在女王加冕后敞开,新任女王会在城堡前与民众见面。

安娜的卧室中,艾莎此刻正站在安娜身后,看着镜子里的妹妹,墨绿色的女王礼服已经换好,她检查过所有细节后,让侍女去通知Gerda可以进来了。

Gerda负责女王的发饰,在城堡里没有人能比她更熟悉盘发了,安娜在梳妆台前坐下,栗色的长发披散在肩头,她的发质比姐姐的粗和硬,散发着健康的香味,在Gerda熟练的手法下,顺从地被盘成了阿伦戴尔王室传统的正装发型。

“谢谢您,Gerda。”艾莎满意地点了点头。

“噢,安娜殿下,我……”Gerda有点恍惚,“对不起,我想起了儿时的您,那时您还扎着2根小辫子,常缠着我要模仿艾莎陛下的发型。”

“所以,今天是我和艾莎的发型最‘像’的一天了,”安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开心地笑了笑,“谢谢您,Gerda。”

 

十点的钟声响起,获准前来观礼的国内政要和外国使者开始结伴前往大教堂,加冕仪式将在这里举行,Mattias队长和卫士们已在大教堂外站岗执勤。

艾莎和主教正在大教堂内等候,祭坛上放置着宝球和权杖,艾莎头戴王冠,站在祭坛前,主教立于她身侧,唱诗班在二楼集合完毕。来宾们正陆续入座,和前后左右相熟的人互相致意和小声交谈,克斯托夫和雪宝和坐在了第一排,朝艾莎微微挥手,艾莎向他们微笑回应。

仪式时间到,卫士用长矛柄在木质地板上轻敲了3下,大教堂内瞬间安静下来,唱诗班开始咏唱赞美诗,优美和谐的人声合唱在殿堂中盘旋回荡,人们也被带入到庄严肃穆的情绪当中。

大教堂正门此时打开了,安娜从门外沿着铺着地毯的过道缓步走向祭坛,礼服长长的后襟上,用金色的丝线绣着阿伦戴尔的国花——番红花,初升的阳光透过彩绘玻璃照入,在她身上裹上了一层明亮而温暖的光辉。

艾莎看着安娜向她走来,充满柔情的眼神中却也夹杂着愧疚,她张开了嘴,想不顾一切地喊停这个仪式,仿佛能看穿她的想法一般,安娜回望向她,传递出了一个坚定的示意。

安娜来到祭坛前站定,艾莎取下王冠转身递给主教,然后退往一旁。主教随之上前,待安娜低下头后,将王冠戴在了她的头上,随后又授予她宝球和权杖,至此,加冕仪式完成。

主教带头吟唱起了祈祷词,低沉而庄重地宣告:

“Queen Anna of Arendelle”

来宾们全体起立,鼓掌,并一同欢呼:

“Queen Anna of Arendelle”

 

换过衣服后,安娜和艾莎一起在城堡前接受了阿伦戴尔臣民们的祝福,雪宝、克斯托夫和三年级的孩子们为她们献上了一幕喜庆的歌剧。欢庆的活动一直持续到傍晚,街道上灯火通明,从城堡延续到郊外,想到今天喝再多也不会被老婆孩子抱怨,意犹未尽的男人们相约着要到酒馆中继续畅饮。

城堡内的舞会在入夜后也正式开始了,安娜到场后,受到了全场的热烈欢迎。来宾中身份最高贵的贵族、大臣和使者们,纷纷上前询问是否有荣幸能和女王共舞一曲,安娜虽然不擅长跳舞,还是都一一予以了满足。

女王的舞蹈环节结束后,伴奏的音乐转向欢快的舞曲,更多的人们相伴着进入了舞池,男女舞伴在旋律中飞速旋转,一旁休息的人们也沉浸在欢声笑语中。

安娜趁机溜到了舞池角落的一扇侧门边,打算喘口气,喝一点冰镇香槟,再去找找看雪宝和克斯托夫在干什么。

“May i dance with you?”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艾莎!你不是一直都不跳舞吗?今晚怎么会?”安娜有些不敢相信,自从她们分隔后,她就再也没看过姐姐跳舞了。

“今晚这个特殊的时刻,我希望能和你跳一支舞,我的妹妹,同时,也是我的女王。”艾莎微微躬身,一手在后,一手伸出,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当然!你知道,我有多么愿意!”安娜也把手伸向艾莎。

她们携手进入舞池,来宾们几乎没有人看过艾莎女王跳舞,现在新旧两任女王即将共舞,所有人都充满了期待,人们让开一条道让她们走到舞池中央,乐队领班示意改奏一曲舒缓的华尔兹舞曲。

艾莎正引领着舞步的节奏,安娜的动作一开始有点僵硬,只要和艾莎在一起,她已经习惯于随时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现在,她也没有完全放心艾莎的状况。艾莎感受到了安娜的担心,俯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一切都没问题。”随即,她猛地加快了旋转的速度,“Woo!这可真不像你!”安娜被牵着向她转去,也就放下了担心,顽皮的天性爆发出来,配合着艾莎越转越快。自小就有的默契又回到了她们的身体中,交错进退,时分时合,裙裾飞舞像两朵盛开的鲜花,舞步经过的范围越来越大,到最后,整个舞池都成为了她们的舞台。

一曲结束,她们相视一笑,互换了一个屈膝礼,这才发现周围的人们已经围成了一个圆圈,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欢呼和掌声。

 

Chapter 4

舞会结束时已过了午夜,宾客离场后,安娜终于找到了雪宝和克斯托夫,雪人因为在舞会前就被安娜限制了酒精摄取量,此时虽然口齿有些不清,但仍保持着清醒,不习惯应酬场合的克斯托夫已经靠在大厅角落的沙发上睡着了,安娜吩咐Kai 把他们送回房间,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关上门后,安娜仰面倒在了床上,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让她暂时忘记了她的加冕意味着艾莎将要正式离开阿伦戴尔。在这一年里,每当想起艾莎要离开,她总是理性地说服自己:这是成长的必经之路,姐妹终有各自的人生,不可能永远待在一起。

在空无一人的黑暗里,再没有办法抑制心里的悲伤,“那13年里我们也不能见面,但我知道她就在那个房间里,我可以从门缝里看到她的影子,从锁孔里向她说话,从窗户里看到她的身影(她一发现我看她就会躲回去),”她任由泪水从眼眶中滑落,“但这次不一样了,她将不在这里了。”

悲伤的情绪像一双巨大的手抓紧了她,安娜试图挣扎,但没有力气,床已经不能承受她的重量,身体正在往下陷落,即将融入这无边的黑暗中。

“不能这样!我说过要和她一起承担!”她好像听见自己喊了一声,额头传来一阵凉意,“安娜?安娜!你怎么了?”

安娜猛地惊醒过来,睁开眼睛,艾莎坐在她旁边,担心的看着她,一只手在她额头上,一只手正想把她扶起来。

“你不能这样睡觉,会着凉的。”

“你怎么来了?”

“我来跟你说晚安,进门就发现你好像睡着了,还在说着梦话。”

“啊,我可能是太累了,本来只想躺一下的,可能不小心睡着了,哈,哈哈。”安娜用手背擦了擦眼角,挤出了一个笑容。

艾莎看着她眼角的泪痕,同样的感觉,她太清楚了,只是她更擅长隐藏。

“我们去堆个雪人吧。”艾莎提议道。

“现在?”

“嗯。”

“好的,我们走。”安娜跳下床,迅速整理好了衣裙。

 

艾莎牵着安娜穿过烛台的光影,踩着柔软的地毯,顺着光滑的扶手,来到了她们儿时经常偷偷玩雪的房间,她像8岁时那样将房间变成了一个大雪场,月光透过窗户,再经过雪的反射,洒满了整个房间。她们堆雪人,互相拉雪橇,坐滑滑梯,跳雪台的打雪仗,一个接一个游戏玩下来,安娜的情绪逐渐好转。当她们都累得不行时,躺在了松软的雪堆里休息,天花板上,在艾莎的魔力作用下,仍在持续不断地往下飘着雪花。

“安娜,我以前曾用魔法伤害过你。”艾莎的声音隔着雪传来。

“北山那次吗?我差点就冻成冰块了。”

“比那更早的时候,我们分隔的前一晚,就在这个房间里。”

“怎么可能呢,我一点都不记得有这事!”安娜坐了起来,满脸的不可置信。

“那是一场意外……Grand Pabbie治好了你,同时消除了你关于魔法的记忆,”艾莎的声音隔着雪继续传来,“后来,我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了。”

安娜的表情从惊讶、到恍然,最后回归平静,她知道,艾莎是不想再伤害她才把自己关起来的。

“所以这13年,你一直在惩罚自己吗?”

“你每次敲门时我都在门后面,每年圣诞节,我会早早在门边等着你从门缝塞礼物进来,这么多年来,全是你在付出,我却只会叫你go away,”可能是因为很少向人袒露心声,艾莎的声音越来越小,“你对我的爱,即使分隔13年也没有改变,我…我很高兴。”

“这些都过去了,艾莎,我们曾经历的,只会让我们更珍惜彼此。”

艾莎从雪堆里站了起来,走到房间的中间,她伸出右手,魔力开始在她手中集结,房间里的温度陡然降低,随着越来越多的魔力集结,她的手中发出了耀眼的冰蓝色光芒,整个房间都被照得透亮。

“艾莎!你怎么了,魔力失控?”安娜紧张起来,向艾莎跑去。

“安娜,先别过来,我没事。”艾莎的表情凝重,但不像是有什么危险,于是安娜停下了脚步。

当魔力的集结达到临界点后,光芒开始减弱,集结的魔力在艾莎手中压缩,逐渐凝结成一片小指指甲大小、晶莹剔透的六角形雪花,雪花内,冰蓝色的波光在循环往复地流动着。

艾莎跪倒在地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这片魔法雪花几乎耗尽了她的魔力。

“这是什么?”安娜走到艾莎身旁,扶着她靠着自己坐下。

“送给你,加冕的贺礼。”

安娜接过这片魔法雪花,它的触感并不冰冷,和体温相差不多,适合贴身佩戴。

“从阿塔霍兰回来后,我对魔力的研究有了一些新的发现,尝试把魔力像这样“封装”起来,它们在实体化之后,可以被除我之外的人使用,我希望这能保护你。”艾莎靠在安娜肩上,向她解释道,“不过,“封装”需要耗费大量的魔力,能获得的效果却很小,而且成功的几率很低,这也是我第一次成功做到。”

“艾莎,你不能这样做,”安娜有些着急,“我是说,我非常高兴你为我做的,可是,魔力是自然赠予你的恩赐,它们只属于你,你不能送给别人,可能会触怒…..”

“你不是’别人’ ,你是我最重要的人。”艾莎打断了安娜的话,牵过了她的手,“按你的说法,既然当初自然之灵可以把魔力赠予我,现在我小小地任性一回,它们应该会原谅我的。”

“你不能再冒险!”安娜不愿意看到任何危险或潜在的危险发生在艾莎身上,“答应我,这是最后一次!”

“I promise。”艾莎乖巧地点了点头,她知道在这个问题上最好不要和安娜争辩。

“反正,我一定会保护你的。”安娜不怎么相信艾莎在这个问题的承诺,她心里暗想,“尽我的全力,不管你在哪里、发生了什么。”

 

To Be Continue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丨Elsanna档案室授权搬运自Elsanna贴吧或原作者丨未经原作者允许不得转载本文内容,否则将视为侵权丨转载或者引用本文内容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喜欢 (5)
[]
分享 (0)
关于作者: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A
    野狗姬2020-02-23 01:15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