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登录
  • 欢迎访问Elsanna档案室,欢迎加入QQ群和谐讨论! QQ群
  • 注册时填写网站名称为“Elsanna档案室”,首字母E大写。
  • Frozen2多语种 ost可在档案室试听啦。
  • 请注意用户名只能为英文和数字,注册后不需要收取邮件,使用用户名和密码可直接登录。
  • 档案室只收录Elsanna向同人文,非EA向勿投
  • 请文章作者在发布分级文章时主动使用“回复可见”功能。

Queen Of Arendelle Episode V 骑士

Elsanna原创文 CSky0926 327次浏览 1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Chapter 1

在马车遇袭后,安娜就尝试呼唤Gale,她不能像艾莎一样直接和元素的主体意识进行沟通,能得到的回应很微弱,只有一个小小的风团围绕着她的手掌回旋,这是Gale所留下用于日常传递信件的途径。情况紧急,手头没有任何书写工具,安娜略一思索,从头顶捋出了一缕头发,用力拔了下来,捆成一个小束,“Gale,将这个带给艾莎。”她把发束托在掌上,风团卷走了发束,旋转着飞上了天空,向着北地而去。

躲过第一轮箭矢后,他们向着马车后方疾驰,对方本次是在回城的路上设伏,继续前往阿伦戴尔方向很可能正中对方下怀,趁着后方的追兵还未赶到,尽快撤回到新城区内是相对安全的选择。

伏击的响动很快就惊动了后方的刺客,他们原本计划是远远地吊着女王的车架,待前方的埋伏圈完成后,再提速冲上前完成最后的一击。因为Mattias的警觉,伏击提早发动,马速还未提起,就已看到目标迎面冲来,领头的人眼看提速对冲已不可行,只能下令手下一字排开,进行横向拦阻。

冲在前面的Mattias盯着对方拉开的拦截线,计算着从旁边绕过去的可能性,驿道两旁是大片的农田,此时正值秋季,田中长满了成熟的庄稼,马匹一旦陷入泥泞之中,失去速度优势后必将被缠上。

“分两侧,”他转头朝4名护卫喊道,决定利用速度优势正面突破,4名护卫闻言从后方提速上前,分左右护卫在安娜两侧,形成了一个以Mattias为尖端的细长小三角队形。

在马匹高速奔跑下,双方本就不长的距离瞬息即至,领头的人看到Mattias改变了队形加速奔来,看穿了他正面突破的意图,他只来得及下令将拦截线缩短,从一条长线变成二条短线,加厚接触的面积。

“铛”,兵刃相击的声音已传来,Mattias格开了迎面挥来的一柄长剑,在马匹的巨大冲力下,带得对手连人带马在原地转了个圈,勉强挤开了一个身位。他从这个缺口切入,一刻不停地朝前方突进,护卫们奋不顾身地为安娜遮挡着左右两旁围拢上来的敌人的兵器,待冲过第二道拦截线时,安娜身旁只剩下了1名护卫,Mattias和安娜没有时间为失去的同伴悲伤,在确认都没有受伤后,三骑直奔新城区而去,新城区之内已有阿伦戴尔卫兵驻守,只要能赶在入夜之前进入城内,就脱离险境了。

 

在夕阳的最后一丝光亮下,新城区的轮廓已经在望,正当四人都暗松一口气时,前方路中一字排开了三名头罩斗篷的蒙面骑士,其中二人举着已点燃的火枪正瞄向他们。

三人连忙勒马,想从旁绕开,但为时已晚,“砰”地一声巨响,Mattias和最后一名护卫从马上栽了下来。“Mattias队长!”安娜勒停了受惊的坐骑,朝他大喊道,这时她才看清Mattias是连人带马一起倒下的。

“我没事。”Mattias从马下探出了半个身子,刚才他勒马时,马的前蹄直立而起,为他挡下了致命的一枪。

“你上来,我们一起走!”安娜听见他的声音,心下一定,从马上朝他伸出了手。

Mattias没有告诉安娜,他的肋骨和腿骨在刚才落马时已摔断,此时只能是个累赘,眼见蒙面人收起了火枪,正打马向他们靠近。他勉强站起来,迅速辨认了一下方向,前后都有追骑,东面是绵延的山脉,只有向着西面的海岸线而去才有一线希望,“陛下,往海边去!”他拽过安娜坐骑的缰绳,用佩剑一刺马股,马儿吃痛之后,不待安娜反应就撒腿飞奔。

安娜转头看到蒙面人只向她追来,没有再理会地上的Mattias,这才稍微安心,一咬牙往海边疾驰而去。

 

连续的高速奔跑使坐骑体力下降,加上脚下泥泞的地形,安娜在堪堪到达海岸线时,已被蒙面人追上,三骑成环形将她围在中间。正面之人开口说道:“女王陛下,您已经没有退路了,请下马,我们可以保证您的人身安全。”

安娜逐一打量着周围的三人,解开了绑住Eric的带子,下马后将他从马上抱了下来,然后才冷冷地说道,“我不能相信连面孔都不敢示人的人。”

“您并没有别的选择。”,说话之人看向安娜身后二人,三人中似乎以他为首,二人点了点头,下马朝安娜走来。

来到近前后,其中一人从腰间掏出了一条短绳索,伸手抓向安娜的手腕,打算将她反绑后带走。在他将要碰到安娜时,Eric忽然一跃上前,抓住了他的手臂,对着裸露在外的手背就咬了下去。这一咬用尽了Eric全身的力量,手背上顿时血如泉涌,此人吃痛后大怒,低吼一声,另一只手一巴掌将Eric扇倒在地,随后抽出了腰间的佩剑,向着小男孩的头上挥去。

一道刺眼的蓝白色光芒闪过,紧接着是空气爆裂的声音响起,二人闷哼一声被弹开了出去,身前结出了一层薄薄的并爽,一时竟没能再爬起来。说话之人眼中闪过诧异之色,看向了光亮发生的地方,安娜正从地上扶起了Eric,退到了悬崖边上,左手一枚戒指上有光晕残留和雪花飘下。

“对不起,Eric,本来想为你准备一个特殊的生日派对,很明显,被我搞砸了。”她十分后悔将Eric卷入了这场刺杀。

“是我带来的厄运吗…爸爸那次也是…他们都这么说…只要和我有关系的人都会遭遇不幸。”Eric低下了头,双手攥紧着衣服,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不是这样的,我是阿伦戴尔的女王,没保护好你们是我的责任!”安娜为他擦拭着脸上的血迹和泪痕,温柔地说道。

“原来如此,女王陛下,您是打算凭着这枚戒指的魔法,从这里跳下去?”中间之人的声音传来。

 

Chapter 2

北地人民自古以来就虔诚地信仰自然的力量,艾莎展示出来的魔力使他们视她为自然之灵的化身,并真心地接纳,Yelena虽然没有当面提起,但她知道老族长盼望她将来能接任族长,带领族人继续前行。

退位后,艾莎开始随同Honeymaren系统地学习北地的风俗和文化,和阿伦戴尔王国不同,北地的历史基本上不是记载于书本之上,而是通过各类神话、传说、祭祀和庆典传承,这些都让她觉得新奇,打算未来将其整理成卷。

这天傍晚时分,艾莎收到了一次Gale的传信,是一缕栗色的头发,不需要任何多余的辨认,一拿到手里她就知道是安娜的头发。安娜有危险,这是她的第一反应,而且事情相当紧急,以至于她连任何信息都没有时间留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为什么会以身犯险?克斯托夫,Mattias,她身边的护卫呢?

艾莎呆楞片刻后,迅速给Kai送去了一行简短的指示,让他立刻组织人手搜寻安娜,随后召唤出了Nokk和Gale。在Gale的加持下,她将Nokk的速度催发至了极限,每次蹬踏再腾空后时就像背生双翼一般在空中划过一段长长的轨迹,旁人看到她的身影时,只觉是一道蓝白色的闪电从眼前闪过。

Nokk沿着峡湾向南踏波而行,这是返回阿伦戴尔最快的途径,周围的景色以极快的速度向后倒退,迎面而来的疾风将艾莎的发丝和衣裙吹得向后飘飞,直与马背平行。焦虑弥漫在她的心里,她的脑中无法控制地产生了各种可怕的联想和画面,艾莎不敢再往下想,她不能接受这其中任何一种情况发生在她妹妹身上。

为了赶走这让人疯狂的焦虑,她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努力回忆着和安娜最近的通信内容,她们的通信没有固定周期,但基本上相隔不会超过3天,如果有重要的事情一天之内甚至会有十数次。最近安娜谈得最多的是科斯托夫的想法和他出海的决定,这一点她和科斯托夫似乎已经达成了某种共识,现在科斯托夫应该不在她身边。其次,就是大陆的战事给阿伦戴尔带来的影响,安娜对此深感忧虑,和大臣们商议后,已经采取了很多措施应对局势的发展,那么,会是这其中出了什么问题吗?

艾莎没有抓住任何头绪,她让Gale循着原路去往本次信件的发出地。当赶到伏击发生地时,惨烈的情况让她脑中一片发麻,“安娜!”,她发了疯一样扑到马车旁,没有,马车里没有安娜的踪影,她稍微恢复了一些清明。随后她发现了一行向着南面延伸的马蹄印,“安娜一定是逃出去了!对,她从小就是那么活泼,这难不倒她,她一定能逃出去的!”巨大的恐慌使得她身体内的魔力波动开始混乱,所过之处全都凝结出一片白色的霜冻,她没有心思再去想如何平复魔力,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重复着这个想法,不然她可能马上就会彻底奔溃。

“Mattias队长!”艾莎很快就看到了匍匐在地的Mattias,她将他扶起来斜靠在田埂上,“发生了什么?安娜!安娜在哪里?”她的声音已经完全沙哑。

“…海边…”虚弱的Mattias勉强向她指了一下海边的方向,昏迷了过去。

 

“这枚戒指的能量在刚才应该已经耗尽了吧,如果您此时跳下去,这个孩子也会跟着送命。”中间之人来到安娜跟前站定,没有再行逼近,试图以Eric作为说服她的筹码,“我们只是想请您回去协助办理一些事情,请相信我们。”

“这三人和那些刺客似乎不是同一伙人…”安娜脑中闪过疑惑的念头,随即放弃了某个幼稚的想法,一旦被抓住,她对于这些人可能有利用价值,但Eric作为目击者,必然不能幸免,安娜弯腰抱起了Eric,露出了决绝的表情。

“既如此,”他和其他二人拔出了佩剑,“那可真是遗憾。”

戒指内的魔法确实只能使用一次,后方悬崖的高度且不说,海面上遍布礁石,视线范围内也没有看到船只的踪影,安娜脑中飞快地思索着,“看来是到此为止了啊,…还有很多事情没完成呢…甚至来不及和艾莎说声再见,自己可真是个不称职的女王和…妹妹呀…”

毫无征兆地,附近的空气被一气抽干,乖戾的狂风裹夹着寒冰结晶将三个蒙面人从地上卷起,狠狠地甩在了一旁。悬崖上的温度急速下降,刺骨的寒气笼罩周遭,白色的霜冻铺满地面,在他们的身边瞬间凝结出一人高的尖锐冰刺,冰刺的尖端对准了喉咙、关节等要害位置,如同一座冰牢,将他们死死地固定在了原地,从脚尖到脖颈完全被冻结,只剩下嘴边还有白气呼出。

艾莎从Nokk上飞跃而下,一把将安娜和Eric从悬崖边拉了回来,紧紧地抱住了她,安娜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艾莎真的收到了她的信,并从北地赶回来救了她,这可真像是童话故事中的情节。

“谢谢你,艾莎。”她将头埋在了姐姐的颈窝里,这才也放声哭了出来,“我以为再也不能见到你了。”

艾莎没有说话,只是将她抱得更紧了,用上了全身的力气,她从未像早前那般害怕失去安娜,也从未像现在这般觉得幸福。

 

Chapter 3

隆隆的马蹄声从原野上传来,提醒了她们危险仍未解除,艾莎下意识的把安娜和Eric护在身后,对着被冻在冰刺中间的三人一挥手。三人脖颈的冰层开始向头顶蔓延。眼看就要被彻底封冻,安娜双手握上了她抬起来的手,看着她的眼睛,没有说话,只微微摇了摇头,艾莎脸上肃杀的表情缓和下来,慢慢收回了手,停止了冰冻的进程,召唤了Nokk近前,将安娜和Eric扶上马背。

赶过来的是Kai和阿伦戴尔的禁卫军,他在收到艾莎的指示后,立刻召集了城内的禁卫军向南搜寻安娜,沿路救起了昏迷的Mattias,循着蹄印找来了这里,见到安娜无恙后,众人这才放下了绷紧的神经,开始搜索刺客,救治伤员,押送俘虏,并护送女王返程。

上面的所有声音远去后,一艘小型快速帆船从悬崖下的礁石丛中出现,乘着夜色悄无声息地驶离了海岸,向南而去。

 

当艾莎走进安娜卧室时,房间里没有点起烛台,她正坐在铺着紫红色丝绒坐垫的窗台上,仰望着窗外瑰丽的夜空。

“Vilhelm公爵已经入城接管禁卫军,出入国内的渠道都将暂时封锁,彻查此次行刺事件的主谋,”艾莎在她身边坐下,“现在我们安全了。”

“从你来到我身边时,我就安全了。”安娜微笑道,“Mattias和Eric怎么样?”

“Mattias的伤势严重,但没有生命危险,医生为他进行了处理,”“Eric已经睡着了,你的这位小骑士今天可累坏了。”

“是的,他真是一个勇敢的孩子,我以后再和你详细说,”安娜握住了她的手,“谢谢你,艾莎,我是说,替我处理这些事情。”

“我想你应该休息了,安娜。”艾莎为她披上了母亲的披肩(应该,没有遗失在北地…吧)。

“天空醒着,”绚丽多彩的极光在夜空中变幻着各种形状,一时像流光溢彩的缎带飘于穹顶,一时像冷艳静谧的幕布遮蔽琼宇,阿伦戴尔此时宛如在朦胧的梦幻之中,“现在它看起来格外美丽,可惜以前都没注意到。”

 

“在悬崖上为什么要阻止我?我们失去了很多人,还差点失去了你和Mattias。”艾莎陪她望着窗外,沉默了片刻,终于开口问道,“对于这次事件,你有什么头绪吗?”

“这些事情就让我来处理吧,自然的力量,不应该用于制造伤害。”安娜轻轻地说道。

“可是,是因为我…因为我,你才会遭遇危险,是我又一次伤害了你!这种事情总是不断的发生!”艾莎的眉毛皱成了“八”字型,双手抱紧肩膀,看着这标志性的神态和动作,安娜知道艾莎为她遇刺的事,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

“不,这不是因为你!记得吗?这是我们共同的决定,我们应该共同承担,难道不是吗?”安娜转身过来,伸手揽住了她的腰,“何况你一直在保护着我,”她举起了左手上只剩下戒托的戒指,“小雪花。”

“安娜,这次是幸运之神的眷顾!但下一次…”艾莎停了下来,她觉得安娜太不把自身的安危当一回事,还打算糊弄过关。

“为了不让你再受到伤害,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她深吸一口气,加重了语气。

“这也是女王的使命之一。”安娜用尾指轻轻地刮了一下艾莎精致挺直的鼻管,调皮地说道,“而且,你已经退位了,现在我才是阿伦戴尔的女王。”

随即,安娜逃跑似地跳下了窗台,钻进了她的被窝里,夸张地打了一个呵欠,拍了拍旁边的枕头,“亲爱的姐姐,上次你说发现了一些母亲家族的线索,我想这将是最合适不过的睡前故事了,能详细地告诉我吗?”

“安娜,你…”

 

To Be Continue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丨Elsanna档案室授权搬运自Elsanna贴吧或原作者丨未经原作者允许不得转载本文内容,否则将视为侵权丨转载或者引用本文内容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喜欢 (4)
[]
分享 (0)
关于作者: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Elsaismine
    dd
    Elsaismine2020-02-23 01:23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