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登录
  • 欢迎访问Elsanna档案室,欢迎加入QQ群和谐讨论! QQ群
  • 注册时填写网站名称为“Elsanna档案室”,首字母E大写。
  • Frozen2多语种 ost可在档案室试听啦。
  • 请注意用户名只能为英文和数字,注册后不需要收取邮件,使用用户名和密码可直接登录。
  • 档案室只收录Elsanna向同人文,非EA向勿投
  • 请文章作者在发布分级文章时主动使用“回复可见”功能。

【连载中】E l’Alba Verrà(在黎明之前带走我)36-42章

作者:醉冷
原文链接:https://tieba.baidu.com/p/6372829754

注:本文续自FROZEN2,但部分设定有所不同。和K先生没有任何深入的关系,请放心观看。一周更新5-7章。

 

36.
她的眼神太过慑人,和事佬不由得倒退一步,感觉到自己背上淌过几颗汗珠。他强自笑道:“听懂了听懂了,我给你们赔个不是。”他倒了杯酒自己喝下,冷汗涔涔地退去角落里不敢上前了。
记忆中的Maud不是这么强势的人,为何出门游历半年竟然变了这么多。
在场的北地人百思不得其解,却也不敢再闹,一哄而散了。
Anna气仍旧不太顺,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准备再喝,却被Elsa伸手拦下,“空腹喝酒,太伤胃。”
她拿了一个甜甜圈递给Anna,Anna接过来,却没有吃,坐在凳子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不喜欢……” Anna依然头低着,散乱的头发在额前落下稀疏的光影。
Elsa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能半蹲着和她说话,“嗯?”
Anna抬眸,看她的时候瞳孔里都是些辨认不清的颜色,“他们看你的眼神,我不喜欢。”
“他们没有恶意。”
“我知道。”也许是觉得自己确实有些无理取闹,Anna表情烦闷地咬了一口甜甜圈,没有再纠结这个话题,“你今天也很不一样,Elsa。”
蹲得有些累了,Elsa也找了一个凳子坐在她身边,她微笑道:“哪里不一样?”
“以前你肯定会喝的。” Anna看向重归笑闹的人群,“你从来不会在众人面前给谁难堪。”
Elsa回答的时候看起来很认真,眉头微微皱着,像是在解答什么课堂上的难题,“MoHan对我有意。”
Anna心里一紧,但是没有插话。
听到Elsa接着说:“而现在是他最脆弱的时候,如果我做得过分一些,也许他就会知道我其实没有那么好,没有那么值得他喜欢。”
Anna听不下去了,她一口干掉了之前倒好的酒,语气有些冷硬:“怎么越说越像是你的错一样?是他被你救了,又没胆子向你告白,怎么变成了你不值得被他喜欢?”她看着Elsa,郑重的样子像是在神坛上说着至死不渝的誓言:“Elsa,你是世界上最值得喜欢的人。”
Elsa偏头,月华照在她眼中的大海,半是晦暗半是明。她最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是么……”
她的笑容和声音都很轻,好似刚才的一切都只是错觉。Anna忽然觉得自己可笑又可恨,明明自己才是伤她最深的那个人,又有什么资格大言不惭。
气氛沉默却又莫名焦灼起来,Anna听到Elsa淡淡地叹了口气。
就像每一个夜晚,从那道木缝里飘进来的叹息。
心里刹那间兵荒马乱,混乱不安。
我应该说些什么吗?
可我又能说些什么呢?
Anna紧紧地握着空荡荡的酒杯,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颤抖。
Frank的喊声打破了静谧,“Elsa,那个人醒了!Yelena叫你去医疗室。”
“嗤——”Anna自嘲地笑了。
Elsa没有回Frank,倒像是一直在关注着她的反应,听到Anna那奇怪的笑声,第一时间扭头看向了她:“怎么了?Anna。”
“没什么。”Anna放下酒杯,跳下凳子第一个往医疗室走去,“只是到今天才知道,原来我不过也只是一个胆小鬼。”
37.
Anna一马当先地冲到了医疗室门前,却没有选择进去,伸手给身后的Elsa拉开了门,她直到Frank也进屋之后才最后一个站在了人群外围。
床上躺着的青年果然醒了,正在跟Yelena轻声进行着交流。
看到Elsa一行进屋,Yelena让开了位置,看着Elsa说道:“这个人……也许由你来处理更合适。”
她话只说了一半,Elsa却听懂了,于是她微微颔首,三两步走到了床前。
Yelena带着Frank出去了,临出门前她看了一眼原地不动的Anna,却什么也没有说。
Elsa低头看着仍有虚弱之势的青年,想要说些什么,对方却已经先她一步打了招呼:“嗨,你是叫Elsa对不对?听说你也会魔法?”
自己想问的问题率先被问了出来,Elsa却没有表现出惊讶的神色,“你说‘也’,那你是会魔法的,对吗?”
青年点了点头,有些费力地支起身子,“听我母亲说,我出生的那一天下了百年一遇的大雪……”他忽然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忘了自我介绍,我叫Flosta,来自东方大陆。”
“你好,Flosta。”注意到他的嗓音带了些许久睡之后独有的喑哑,Elsa起身给他倒了一杯水。她有那么多话想问,举动之间却仍然温婉有序,不见半点急躁,“东方大陆离这里很远。”
Flosta喝下水润了嗓子,听到Elsa这指代不明的话,很是自然地接了过来,“是啊,很远很远,坐上大船,顺风顺水过来也要两三年呢。有时候还要等合适的季节,就只能在渡口停着、飘着,好像永远也上不了岸。”
“那你来到北地是为了什么?又为什么会这里的语言?”
Flosta仍旧捧着水杯,感受着杯子上残留的温暖,“我是一个旅行家,所以哪里的语言都会一点。我听说这里有世界上最美的极光,就乘上了往西的大船……”他又笑了,是十分直爽真心的笑容,“没想到刚到这里就遇上了和我一样的人。”
和我一样的人。
Elsa默默地咀嚼着这句话。
这世界上,原来真的有和我一样的……人吗?
“——你也会魔法吗,当真有趣。”一个更为率直娇甜的声音插入了他们的对话,Anna从墙角走过来,笑眯眯地看着有些讶然的Flosta。
“你是……?”
“看来我也忘了自我介绍呢。”Anna笑着握住他的手上下晃了晃,“我叫Maud,今天把你从狼穴救回来,也有我的一份功劳哦!”
听到这句话,Flosta的脸上换上了赧然的神色,“原来如此,谢谢你,Maud。”
“不用客气。”Anna这时候才把自己的手抽出来,依然在笑着,“你说你会魔法?是哪方面的魔法,可以变出像这样的冰剑吗?”她把绑在腰上、Elsa所做的那一把冰剑取了下来,示意给他看。
“这……”Flosta像是在看着世上最美丽的事物,露出几分痴迷、几分惊艳,“这不应该是一把武器,而是一件艺术品。”
这把冰剑虽然是Elsa情急之下随手造就,但剑身流畅锋利,造型古朴雅致,凸显出制作者极高的艺术涵养。
Anna对这个评价不屑一顾,她冷冷地说:“我说这是武器,那这就是武器。我可是用它杀了好几匹狼呢。而我现在在问你……”她的语调由冷淡变为柔和,笑容亲切友好,恰似当初被姐姐护在羽翼下、即使身在重重宫闱当中,仍然可以热情开朗不知世事的小公主,“——你能做出这样的冰剑吗?”
38.
Flosta似乎有些为难,“能是能,只不过……”
“只不过?”
“他之前在狼穴魔力用竭,现在需要休养。”是Elsa清冽如泉的声音。
Anna重新把冰剑绑回了腰间,她没有看向出声的Elsa,只是沉默地盯着Flosta。
“我可以做,只不过可能做不到那么精细。”Flosta在Anna的凝视中羞涩地低头笑了,从外表看来他确实是一个俊朗秀气、颇有魅力的青年。
“你可以拒绝。”Elsa虽然这么说了,却不像是要阻止的样子。
在Flosta重新昂首的时候,他抬起了手,淡蓝色的光芒从他的指尖绽放,凝成一把长剑的形状。也许的确是因为魔力不足,那把冰剑的尺寸很小,也许更似一把匕首。
Anna这时候才发现,他不仅有一头浅金色如同月华的头发,还有着和Elsa如出一辙的冰蓝色瞳孔。
——真是有趣。
她接过那把小匕首在手中把玩,首度把目光移向表情难以捉摸的Elsa身上,“Elsa小姐,依你看,他的身体和魔力,多久可以复原呢?”
这个过于生疏的称呼让Elsa蹙了蹙眉,但依然配合地回答:“大约一周。”
Anna颇为可惜,“那他这一周都不能使用魔法了吗?”
“他本来可以。”Elsa坦然自若地扫了一眼她手中的匕首,“如果他刚才拒绝你的话。”
“那你刚才应该拒绝我嘛!”Anna十分淡定地把球踢了回去,于是Flosta只能苦笑连连。
“忽然想起我甜甜圈还没吃完。”随随便便找了一个理由,Anna拉开门要走了。Elsa本来想跟上去,但心中疑惑太多,只犹豫了一瞬间,就只能看到Anna头也不回地离开的背影。
自Anna来北地以后,似乎她再也没有等过我了。
“Elsa,你和Maud是好朋友吗?”
想起Anna前段时间在海上的嘱托,于是Elsa轻声否认道:“只是认识。”
Flosta了然地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Elsa收拾好自己的心情,终于问出了萦绕在唇边已久的问题:“你身边的人,知道你会魔法吗?”
Flosta反问道:“难道你身边的人并不知情吗?”
Elsa没有回答他,于是他只能说:“他们知道,甚至每个夏天热得不得了的时候,都会要求我给他们造一个滑雪场呢。要知道我当时才三岁!不过我的魔力有限,只能做一层很薄的冰,玩不了多久就碎掉了。”
“你三岁就已经可以完美控制你的魔力,没有出过一次意外吗?”
Flosta理所当然地点点头,“控制魔力并不难,也许是因为我的魔力没有你那么强大的原因吧。”
Elsa微微苦笑,“……这样看来,其实你要比我强大得多。”
我并不能完全控制它,我甚至伤害了我最爱的人,一次又一次。
她结束了话题,“好好休息,需要什么都可以告诉Frank,这几天他会照顾你。”
Flosta绽开感激的笑容,“Elsa,祝你圣诞快乐。”
“嗯。”Elsa点头应下了,却没有祝贺回去。
因为她忽然想起还没来得及跟Anna说一声圣诞快乐。
她想把第一声祝愿送给Anna。
————————————————————
与此同时,Olaf的迷你冰宫的门被哐哐哐地砸响了。
因为在晚会上吃得太多不得不提前退场回家休息的Olaf揉着眼睛打开了门,“Anna?你敲轻点我也可以醒的,这可是Elsa做的,弄坏了我和你都不会修哦。”
Anna啃了一口已经冷透发硬的甜甜圈,“Olaf,把你之前装礼物的小包裹给我。”
一刻钟后,Olaf的尖叫声响彻了整个营地。
39.
Olaf几乎是哭着找上Elsa的。
他拎着他的小包裹抽抽噎噎地站着,眼睛又红又肿,除了没有落下一滴眼泪以外,怎么看都像是刚大哭了一场。
Elsa虽觉奇怪,但第一反应仍然是安慰,“Olaf,是哪里不舒服吗?”
Olaf递上他的小包裹,眼睛红得更厉害了,“Elsa,这是我给你带的礼物。”
“是从外地带回来的吗?”
点了点头,Olaf动作乖巧,语气却越来越低沉,“可是现在……”他摊开小包裹,得以让Elsa看见里面的一片狼藉。
Olaf一屁股坐在地上,扯着嗓子大哭了起来,仍然没有掉泪,“可是现在全部摔坏了……都怪我玩得太忘我,一直忘记要给你……”
里面的物什分明是被利器斩开,根本不像是摔坏的。于是Elsa目光凛然,略带不忿地问:“谁做的?”
Olaf支支吾吾不肯说话,Elsa却瞬间了然。
“是Anna,对吗?”
双手遮在嘴上,Olaf貌似并不知晓Anna的身份早已被识破,因此仍旧徒然地替她辩解着:“怎么会是Anna,她根本不在北地。”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Elsa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好像并不准备得到谁的回答,她微微低头,脸上露出思索的神情。
把小包裹重新捆好,Elsa一把抱起Olaf,平静地说:“既然想不出答案,那我们就去问问她,好不好?”
————————————————————
Anna似乎刚洗完澡,肩上搭着一张毛巾,秀发微湿,时不时有一两颗水珠从脖颈处滑到锁骨,又跳往更深的地方去。
沉默中,Anna抽下毛巾偏头开始擦头发,仍不打算开口解释。
看到她毫不愧疚的样子,Elsa轻轻地叹了一口气,“Olaf奔波四方为了搜集这些礼物,很用心,也很辛苦。”
“嗯哼。”Anna仍旧漠然地擦着头发,随口应了一声。
“而你现在却把他的心意弃若撇履。”
“又不是送给我的。我看他藏了这么久也不像是要送的样子,就拿过来玩玩咯。”
这太过无所谓的语气听得Elsa直皱眉,“你应该跟他道歉。”
Anna停下了擦头发的动作,偏头看着Elsa,眼神清澈,却又冷漠至极。
矛盾得不应该出现在她身上的存在。
“好吧。”Anna竟然笑了起来,“对不起。”
Olaf想要说什么,却被她无礼地打断了。Anna一直盯着Elsa,就像是在看着一个胡搅蛮缠的陌生人,“教训够了?是不是该走了。”
就在一个小时前,她们还坐在一起吃着甜甜圈。
虽未完全冰释前嫌,却已算得言笑晏晏。
“你……”Elsa的眼睛垂下去,看着Anna脚上的木屐,换了另外一句话,“我们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变得,仅仅只是站在你面前,就已经觉得疲惫不堪,难以招架。
什么时候起,我们已经变成这样了?
你和我之间又到底隔了些什么啊……
从天而降却又在意料之中的诘问。
Anna把毛巾平铺在脸上,她的声音透过毛巾,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出来。
“……回去吧,Elsa。”
很久以前,在Arendelle的寝宫里,她也是这么对她说。
回去吧,Elsa。
于是她离开Arendelle,回到了北地。
而现在她仍是这么对她说。
回去吧,Elsa。
……而我现在还能再回到哪里去?
Elsa近乎麻木地抱起欲言又止的Olaf,在Anna关上门前轻轻地说:
“圣诞快乐,Anna。”
Anna脸上的表情被这句话敲碎了,泪水因为痛苦迫不及待地从眼角汹涌而出,然后被毛巾尽职尽责地吸收得干干净净。
毛巾下她用平稳无波不带一丝哭腔的声音回复她:“圣诞快乐,姐姐。”
Anna关上了门。
Elsa抱着Olaf走回冰宫,Olaf双手紧紧地环着她的脖子,低哑地说:“我很难过……”
抱着他的人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温柔地用手顺着他的背。
他看着越来越远的Anna居所,眼睛又慢慢红了起来。
我感到难过。
不是为了那些辛苦搜集而来却被无情破坏的礼物,而是为了门后面、那个明明只想要保护别人,却不得不先伤害别人的少女。
40.
……做了一个梦。
Matthias一行被她提前安排踏上了归程,因此去往Arendelle的路上仍然是清清冷冷,廖无人烟。
她骑着白马往更南方跑去,逆着光,眼泪被吹了满脸,又很快风干。
还是能在泪眼朦胧中看到Elsa的样子。
浅金的头发凌乱地铺在床榻上,白玉如瓷的脖子上全是被施虐过的痕迹,她哭了,冰蓝的水湾里有涓涓小溪流进耳后的鬓发,颜色深了些许。
她说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呢?
她说怎么会是你啊Anna。
她说我倾尽全力地走在你们希望我走的王道上,我为了你、为了你们、为了Arendelle,即使精疲力竭也未曾抱怨,更从未怀恨。
那为什么我还是会落到这样一个下场?
然后她看向Anna,定定地望进她的眼睛,她说是不是在冰封峡谷的时候,我这个怪物自戕于天地间,就不会有后来的事了?
是不是只要我死了,就没有人会记得Arendelle曾经有一个怪物,皇室不会蒙羞,父母不必远渡暗海,你也不用忍受封闭了十几年的大门。
——是不是我早该死了?
Anna在悬崖边勒停了坐骑,调转方向奔回了北地。
她推开了Elsa的门,看见她已经收拾好了狼狈直挺挺地坐在床边,裹了一件披肩,缝隙间仍然可以窥见尚未淡去的红痕。
看到Anna去而复返,Elsa往后瑟缩着退到角落,充满防备的姿势和声音:“你还回来干什么?我还有什么值得你拿去的东西吗?”
她在她面前撕碎了那张费尽心机终于得来的手谕,她说:“我回来向你道歉。”
“我真的做错了吗?”
你没有。
“我不想伤害任何人。”
我知道。
“我不是怪物……”
……
她搂紧了颤抖不已的Elsa,抚慰着那颗千疮百孔的心灵,她说我都知道,我都明白,我都了解。
你不是怪物,你没有错,错的是那些愚昧的偏见和无知的人民。
错的是那些向来如此却又蛮横无理的规则。
错的是我。
然后一瞬梦醒,怅然若失。
她看着那道木缝的方向,没有光传过来,Elsa也许是睡下了,也许是根本还没有回来。
起床点上烛火,墙上的壁钟刚好指向约定的时间。
Anna裹上厚袍,告别室内的温暖和黄粱。
梦里不知身是客,所以那些遗憾和期盼都是真的。
但梦终究是会醒的,所以她仍然在那一天孤身返程,然后途中惊马,被寂寂无名的砍柴人救于悬崖一壁。
她仍然在那一天带着满身伤痕和满腹寂寥回到Arendelle,开启了大刀阔斧的政治改革。
她仍然在那一天,背叛了Elsa的信任,杀死了单纯天真的自己,成为了一个欺世盗名的渎神之人。
既已渎神,又怎敢恳求还能拥抱奇迹?
41.
走到商量好的地点的时候,和她约好在此等候的人已经到了,正晃悠着腿唱着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歌。
有些跑调,更多的是自得其乐。
他这份不合时宜的乐观却刚好浇灭了Anna略嫌沉重的心情,她快步跑过去,拍了拍他的肩,“等了多久?”
小雪人转过头,指了指身边的位置,“我还没唱完一首歌,所以应该不算久吧。”
他怀里抱着他的小包裹,Anna看见了,满怀歉意地接过来打开,“Olaf,我不知道该怎么补偿你……”
Olaf捡起其中已经被斩成两截的小木马摆回原样,温柔地说:“你已经征求了我的同意,所以没有关系。”
“这些毕竟都是你的心意,就像Elsa说的,我把它们踩在脚下了。”
“而你承诺过以后会和我一起重新走过那些地方,重新把它们买回来。”他把难以恢复原状的小木马塞回包裹里,然后把包裹打上了结。
既然回不去当初,那就不要再看了,以免徒增伤怀。
Anna双手撑着身子,仰天看着雾蒙蒙的星空,“东西可以再买,但那份心意再也找不回来了。也许我应该选择其他的办法……”
“你说过这是最有效的方法,我也同意了。”Olaf摆出和她一样的姿势,“即使礼物坏了,但是心意不会变喔。因为当时的那些心情已经蕴含在了那些礼物里,我已经将它们带了回来,以后我们也可以再一起去创造新的心意。”
新的心意。
Anna觉得眼眶有点热,她揉了揉,笑着说:“继诗人之后,我们的Olaf又成了哲学家吗?”
小雪人咯咯地笑了出来,“如果这能让你好受一些的话,我很乐意。”
“谢谢你,Olaf。”Anna顿了段,“但我仍然要说,我很抱歉。”
我很抱歉,只是不知道这句话,什么时候才可以告诉Elsa。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Olaf微笑着看向Anna,“那好吧,Anna。我也正式回复你:我原谅你。”
Anna在这时候终于哭了出来,她慌忙擦着大颗大颗从颊边滚落的眼泪,哽咽着说:“谢谢你……我真的、真的很抱歉……”
森林里落下许多树叶,也许是有风吹过。
Olaf站了起来,吃力地用小小的身躯包裹着Anna,他神情温和,语气里满是心疼,“我知道,Anna,所以我原谅你了,不要紧。”
Anna声音软软的,像是打破了别人最珍贵的东西而深感愧疚的平凡女孩子,“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好。”
Olaf答应得实在太快,Anna不禁破涕为笑,“我还没有说是什么事。”
“只要是你说的,我都答应,我相信你的一切选择。”Olaf试探着说,“其实Anna,也许你可以尝试跟Elsa开诚公布地聊一聊。”
Anna认真地想了想,然后不出意外地摇了头,“我不信她。”也许是察觉到这句话有些歧义,Anna很快进行了解释:“我不是说我不信任她,我当然信任她,只是……我不信她会做出只对自己有利的选择。”
“我不太懂。”Olaf仍然是那副极致乐观主义者的样子,很快就没有再纠结下去,“不过算了,反正等我长大,肯定能自己想通的。”
“如果想通的代价是长大,那你还是不要长大好了。”Anna涩然地笑了,往后躺在了草地上,“有时候会想起以前在皇宫里的日子,每天被Elsa喊醒,然后互道早安,和她一起去餐厅吃早点……那样的我应该还没有长大吧。”
Olaf安静地倾听着,于是Anna继续说了下去:“那时候我以为以后生活轨迹永远都会这样子走下去,无波无澜,但真的很幸福。然而现在想想,那种想法实在是太可耻了,因为我从来没有问过Elsa,她是不是也只想过那样的生活,她到底开不开心呢?”
我从来没有问过,我一直都是这么自私的人。
“后来我终于明白风平浪静的背后到底是怎样的波涛汹涌,可是那已经太晚了。”
Olaf牵过她的手,安慰道:“成长永远不晚,Anna。”
Anna勉强地笑了笑,“我不信她,不仅仅只是因为她曾经拒绝了我,还是因为我终于站到和她一样的高度,我终于能够理解她的选择。”
她别开眼,眸底黯淡,隐有泪光,“以前我总是在想,为什么Elsa就是不肯回应我的述求呢?难道我就真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当做怪物吗?但时至今日,我却蓦然发现,我和她竟然没有半点不同。她拒绝我,我伤害她,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我们只是想保护最想保护的那个人而已。
尽管不被理解,尽管背离世界。
“很可笑吧?”Anna认真地看过来,“我千方百计登上王位,但其实我并没有悲悯天下的情怀,更没有统御四海的气度。如果可以的话,我只希望Elsa能被世人接纳,百岁无忧。”
42.
“——这一点也不可笑。”Olaf以更认真的态度回答她,“全心全意爱着别人这件事,一点也不可笑。恰恰相反,你有一颗高尚纯洁的心,Anna。”
等到水落石出之后,Elsa一定会理解你的。小雪人在心里许下诚恳的祝愿。
她一定能够明白你的不得已、你的不得不,她一定能读懂你的言不由衷和身不由己。
因为、她也有一颗和你一样的心。
Anna心头微动,她隔了很久才轻轻地问:“Olaf,你曾有过什么愿望吗?”
Olaf也躺在了草地上,双手枕在脑后,看着永远都不会黯淡的星光,“我现在就有一个愿望喔。”
“是什么?”
“我希望等你和我一起去买礼物的时候,Elsa也可以在我们身边。”
Anna笑了,笑中有泪,“然后让她付钱?”
“然后让她付钱。”
“看来我要比你贪心很多。”
想要Elsa不再被当做怪物,想要她能能到应有的认可和尊敬。
这难道真的是很贪心的愿望吗?
Olaf声音懒懒地传过来,他有些困了,“我也想听Anna的愿望。”
“不行,说出来就不灵了。”
“那我不问了。”Olaf刚说完就叫了起来,“等等, 我刚才已经把我的愿望说出来了!”
他猛地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焦急不已,满脑子都是怎么办我的愿望不灵了Elsa不会和我们去买礼物更没有办法让她付钱了怎么办啊在线等挺急的。
“没关系,Olaf,你可以稍微更改一下愿望的内容,比如说改成让我付钱什么的?这样的话对于神灵来说就是一个新的愿望,他们听到后还是会为你实现的。”Anna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小肚皮,示意他小声一点。
听到这句话,Olaf心安理得地再次躺下了,“感谢众神这么善解人意。”
Anna的唇角有些嘲弄地牵了起来,但却没有出声打破Olaf的美好幻想。她半支起身子贴近Olaf的耳朵,声音压得很低,“Olaf,接下来的事你一定要听清楚了。”
Olaf慎重地点了点头,凝神听着Anna留在耳边的话。
半晌后他表情怪异地说:“我可以知道原因吗?”
“可以,只不过我不想告诉你。”
“就像当初Elsa没有告诉Anna?”
Anna躺了回去,“就像当初Elsa没有告诉Anna。”
“我明白了。”Olaf果然很乖地没有再问,自顾自地跟空气道了个歉,“对不起,Elsa,以后再当面给你表达歉意。”
Anna没有说话,冬天的夜晚很冷,她躺在草地上觉得整个背后都已经僵硬得没有知觉了。但她一直没有起身,就这么平躺着看着夜空,仿佛要把夜幕都看穿一样。
夜晚这么漫长,我真的能等到黎明吗?
“……其实那一天,我也想要回去找Elsa道歉的。”Anna忽然说。
她没有说是哪一天,但Olaf已经可以从她的语气中推测出答案。
肯定是那明明忘却更好、但她却时时刻刻都在回想的那一天。
“可我的马惊了,我差点摔下悬崖粉身碎骨。”Anna忽然笑了起来,笑声低哑,是不同于她向来甜美娇嫩的嗓音的笑声,“当时被救上来之后,我想让救我的人送我回北地,我不想伤害Elsa了,什么人民国家亦或是难以改变的观念,我都不要想了,我只想待在她身边告诉她——我很抱歉,我永远也不会离开她。但是我的肋骨断了,他只能把我送回Arendelle。”Anna的鼻翼微微抽动,但她始终没有落下泪,“无论我怎么苦苦哀求他,他都没有调转马头。那一刻我好恨他,好恨我自己,也好恨所谓的众神。”
我好恨众神,为什么要把我变成这样的人。
“回到Arendelle之后我就在想,也许这就是众神给我下达的旨意吧。我已经做错,我已经无法回头,我已经不能奢求得到原谅。”
也许背负着罪孽走下去,这就是我的命运吧。
Olaf很安静,没有安慰,也没有说话。
“最开始,我只是想培养一些自己的势力,让自己有足够的话语权可以辅佐Elsa,可以让她听到我的声音。我仍然天真地认为,只要做得足够好,别人就没有那么多话能说。”Anna眼神空洞,回想起几年以前,自己在花园角落玩耍时,曾经听到的秘密。“但就在那时候,我发现了一些事。”
“——城防军队长和皇家卫队长居然勾结在一起,想要那年的圣诞谋害明明已经做得很好很好也不可能有人能比她做得更好的Elsa。明明应该是阖家团圆的日子,他们竟然想要在那一天带走我的Elsa!”Anna的语气忽然急促了起来,当时的震惊和不解时至今日仍然深深影响着她,“他们到底哪里不满意呢?Arendelle已经在Elsa的治下走向了鼎盛时期,他们看不见渡口密密麻麻一望无际的船帆吗?他们看不见人民已经过上了更好的生活吗?他们看不见Elsa夜以继日的勤勉努力换来的和平和富裕吗?他们享受着这一切,却仅仅只因为她和他们有一点不同,就把她视作异类,就要因为这可笑的理由去谋害给他们带来这一切的女王。”
说到后来,Anna已经趋于平静,不再带着多余的情绪,“自那之后,我利用皇室身份之便拉拢财务大臣,甚至不惜盗用国帑,只为收买那些原来想要害她伤她的人。我花了四个月的时间调查出城防军队长身后的势力,然后扶持和他一向不和的副队长,我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抽离了他麾下的心腹,最后……”Anna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因为她早已经把自己的情感用尽了,“最后在圣诞节的前一晚,我派他和副队长去北山除狼了。
“他当然回不来。
“皇家卫队长孤掌难鸣,最后只等回一个城防军队长为保护平民丧身狼口,英勇殉职的消息。
“他不敢再动,所以我有足够的时间和他慢慢算账。”
Olaf忽然问道:“Elsa知道这件事吗?”
“我曾经以为她不知道……”Anna苦笑着,“但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Elsa知晓一切,却放任他们的叛乱和谋逆。
恐怕那位王座上饱受争议的女王,比他们更要期盼某个结局吧。
一直以来的质疑猜忌不公平摧残了Elsa想要继续走下去的决心。
“再在那座王座上,她会死的。”
我不能让那些迂腐无知蒙昧带走她。
我不能失去她。
我不能害死她。
我不能!
“那时候我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Anna的眼睛里有着历经千帆的沧桑,以及饱尝沧桑后仍然决定向前的觉悟。
“——如果你不能接受现有的规则,那就去重新制定规则。”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丨Elsanna档案室授权搬运自Elsanna贴吧或原作者丨未经原作者允许不得转载本文内容,否则将视为侵权丨转载或者引用本文内容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喜欢 (12)
[]
分享 (0)
关于作者: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