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登录
  • 欢迎访问Elsanna档案室,欢迎加入QQ群和谐讨论! QQ群
  • 注册时填写网站名称为“Elsanna档案室”,首字母E大写。
  • Frozen2多语种 ost可在档案室试听啦。
  • 请注意用户名只能为英文和数字,注册后不需要收取邮件,使用用户名和密码可直接登录。
  • 档案室只收录Elsanna向同人文,非EA向勿投
  • 请文章作者在发布分级文章时主动使用“回复可见”功能。

【连载中】E l’Alba Verrà(在黎明之前带走我)29-35章

作者:醉冷
原文链接:https://tieba.baidu.com/p/6372829754

注:本文续自FROZEN2,但部分设定有所不同。和K先生没有任何深入的关系,请放心观看。一周更新5-7章。

 

29.
“……既然没有原谅我,那就放我回去。”
Anna的声音打破了梦魇,Elsa一时怔忡,久久才回:“但你现在并不是Anna,不是吗?我们仍然可以——”
Anna忽然握住了她的手腕,她定定地看着Elsa,缓缓地说:“你能骗自己一辈子吗?你怨我怪我,那都是因为我伤害了你,是我应得的。你有什么好替我开脱的?”
晨晖里传来Elsa的低语,“可我并不想怨你或是怪你。”
心口一痛,Anna松开了手,“……那你就当做不认识我吧,不要让其他人知道我的身份。”
Elsa听出了一丝异常,她试探道:“Anna,你来北地是有什么其他的事吗?”
Anna不语,但微微皱起了眉。
“我翻阅了最近的文书,并没有从中看出什么蹊跷……”Elsa低头思忖,又实在理不出头绪,只得说起另外的话题,“不过与Wessel-ton重新结交一事,还希望你多多考虑,Wessel-ton的Jason国王狼子野心,早有侵略意图,如今示弱,只不过是利益使然……”
“好了。”Anna漠然地打断了她的话,“Arendelle的政事,如今已经不劳你来费心。”她偏头看向水面,语气微微讥讽,“你明知我打不过你,却又在我面前坐实你的叛国罪名,是想让我难堪吗?”
Elsa浅浅一笑,“被我说中了,是不是?”
Anna冷哼,“我来这里做什么都与你无关。”
“我想帮你,Anna。”
“帮我?”Anna不复之前的冷淡,笑容亲切友善,“我之前在Arendelle的时候也想帮你,可你给过我机会吗?你和Kristoff、和Kai叔叔、和所有瞒着我哄着我的人又有什么不同吗?”
她仍然笑着,眼底却毫无笑意,“你遇到什么难题、面对什么麻烦、陷入什么困扰,又何曾想过要告诉我一声呢?”
“Anna——”Elsa出声想中止她的喋喋不休,却被狠狠地瞪了一下,“不许插嘴!”
Elsa无奈地闭口不言。
“你从来没有回头看过我,从来没有想过可以信任我依赖我,从来没有试图等等我!”Anna凝视着Elsa,眼神里流露出满满的伤心和防备,“我从来没有进入过你的世界,Elsa,你总是将我隔绝在外。”
曾经天真地以为城门开了,她就不再是孤身一个人。后来才发现,其实命运冥冥之中早有安排,即使尝尽一切苦,也未必能够甘来。
“而现在,也该你试试一直无望地等待、一直被拒绝到底是什么滋味了。”
Elsa的唇紧紧抿成一条线,因为用力过度已经有些泛白,她低低地说:“原来我是这么不称职的姐姐吗?”
还以为即使不能让所有人满意或认同,但至少给Anna带去了快乐。
原来连这最想做成的一件事都没能做好吗?
Anna的整颗心都像被搅碎了,她沉默着抑制着呼吸,想要以此转移胸口的闷痛。Elsa的伤口还没好,自己却又把它残忍地扯开了。
——自己这个妹妹,其实才是最不称职的。
“有时候,我更宁愿我是姐姐。”Anna苦涩地笑了,“总之,不要再管Arendelle的事,也不要再管我了。你已经不是Arendelle的女王,已经不用承担那些责任,你不需要再背负所有的希望或是绝望。”
就只做你自己,好吗?
Anna的声音诚恳又温柔,如同一个最虔诚的信徒,历经百难终于得见神迹,却许下了一个微不可提的愿望。
“……如你所愿。”Elsa垂眸看向Anna,她的眼中有淡霭明波,是大海的蓝,“——Maud。”
30.
此后Elsa果然没有再主动找过Anna,她生日前后的触碰成为了她们在北地仅有的短暂交集。
自从森林迷雾散去之后,有少数北地人尝试着走出了森林,与外界建立了联系,并带回了外地的习俗和喜好。
时光从不曾厚待任何人。两天时间转瞬即过,很快就到了圣诞。
Yelena对这个节日并不感兴趣,但默许了小辈们的狂欢,因此营地内也开始为圣诞晚会做着相应的装扮和准备。
HerneyMalin没有忘记把自己关在屋内的Anna,在晚会前夕非常热情地上门邀请了她。
Anna当然想要拒绝,她现在可没什么多余的心情去过圣诞节,但HerneyMalin眨了眨眼,向她笑道:“所有年轻人都会参加哦。”她故意咬重了年轻人三个字,仿佛想要传递什么信息。
“你好像意有所指。”
HerneyMalin又笑了,“之前你被野狼抓伤,不是Elsa替你医治的吗?你可以趁此机会感谢她。”
Elsa……?她的确这几天都没有见到过她,但是……Anna还在兀自思考着,却被HerneyMalin笑着拉出了门,“Maud,你似乎总是离群索居,但有时候也要尝试结交新的朋友。Elsa人很好,你肯定会喜欢她的。”
——我当然喜欢她!
虽然没有说出口,但Anna再不挣扎,放任了HerneyMalin拉着她往外走。
“你和Elsa很熟吗?”
HerneyMalin见Anna不再抗拒,也就放开了手,和她并肩走着,“Elsa对每个人都很好,但仔细想想,其实我们好像并没有特别了解她。她对所有人、所有事,都没有表达出特别明显的喜恶。我和她年纪相仿,又都是女性,因此走得近一些,也不知道这算不算熟呢。”
她的确是这样的人,看似温柔随和,实则自带距离。作为一个碰壁了十几年的过来人,Anna有些同情HerneyMalin的际遇,但又舍不得这样难得的套话机会,不动神色地转移了话题:“她……她在北地生活得怎么样?”
“你是指哪方面?”
“所有你能想到的方面。”
HerneyMalin边走边答:“这个恐怕只有Elsa自己知道了,毕竟我连她喜欢吃什么都不清楚呢。”
而她很久之前问过Elsa,她亲口承认在北地过得开心。
……我所经历的一切是有价值的。
像是得到了莫大的认同,Anna走路的脚步都变得轻快起来。
Elsa在北地过得很好,她说过北地风景秀丽,友邻和睦。
——我没有做错。
她在这里,也同样可以拥有很好很好的生活,可以结交很多很多的朋友,甚至是——。
Anna倏然止步,为心底尖锐的疼痛蹙眉。
甚至是、相携一生的伴侣。
HerneyMalin似乎并没有注意到Anna的柔肠千转,她用力地冲着前方挥手,大声打着招呼:“Elsa!”
Anna神色复杂地随着她的动作望过去,看见那人从火堆旁转过身来,姿态娉婷,目光沉静如水。
虽然Anna很快迫使自己看向了其他地方,但只那一眼,已足够让她心悸不已,难以忘怀。
Elsa。Anna咬了咬牙,有些恼恨自己的不争气。
你到底……对我施了什么魔法?
31.
在Anna走过去的过程中,Elsa一直瞬也不瞬地看着她。她的长发随意地披在身前,慵懒之中自有曼妙。
她的确有很大改变。
以前的Elsa姿容端庄、一丝不苟,永远将自己困在那一双双款式、质地、绘纹一致的手套里。
Anna绝不会再让任何人给她戴上手套。
她越走越近,清晰地看见Elsa的眸中掀起浩瀚长波,渐渐泛起涟漪。
Elsa向她微微一笑,看进她的眼睛,“你好啊,Maud。”
“你好。”Anna挑眉,稳稳地接住了Elsa的问好。
多么其乐融融貌合神离的景象。
HerneyMalin不知暗潮涌动,懵懵懂懂地想要插进对话,“Elsa,你之前多次提起Maud伤势,我干脆把她带来给你当面看看,免得你担心。”
“谢谢你的贴心。”Elsa似乎很承她的情,认认真真地道了谢。但她始终在看Anna,想了一想,向Anna伸出手,“你右臂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吗?”
“本来就没有多大的口子。”Anna撇了撇嘴,又不愿在人前露出痕迹引起猜忌,只得顺了Elsa的意,把手放在了她手上。
原本以为Elsa是想检查一下伤口,没想到手心一热,被Elsa顺势使了力往她身边带了过去。
“你……”Anna站稳脚,想要说些什么,又顾虑到HerneyMalin在身边,只能悻悻地住了嘴。
Elsa把她的反应看在眼里,抿唇笑了,从旁边的桌上端了一杯热饮放在她手里,“赔礼。”
Anna不接,“我不喝牛奶。”
不知道在想什么,Elsa隔了一阵子才点点头,重新倒了一杯热巧克力给她,“我想你不会拒绝这个。”
Anna有些泄气,但果然没有再拒绝,接过来小口小口地抿着。
细腻柔顺又醇厚嫩滑,是巧克力特有的口感。她从小就喜欢巧克力,因为真的很甜。甜到尽头,就能假装忘了生活的苦。
Elsa看了她一会,又转头看向HerneyMalin,“所有人都在了吗?”
“年轻一辈应该都到了吧。”
“似乎没有看到MoHan和Frank。”
HerneyMalin扫视了一下全场,确实没有看到Elsa所说的两个人,“奇怪,他们说了要来的啊。我去叫叫他们。”
“劳烦了。”Elsa温和一笑,给她让出路来。
HerneyMalin走后,Anna把喝光的杯子放回原位,淡淡地说:“你把她支开,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Elsa斜倚在桌上,身线流畅,不自觉的妩媚姿态。
“我故意在她面前提起你的伤势,是知道她会因此去请你。你不愿意见我,但肯定不会拂了别人的意。”她抬头看向Anna,清澈蓝海里都是她的影子。“Anna,如果你是因为……因为继位的事情与我产生隔阂,那我——”
这时候起了风,她未经束缚的头发被风吹起,挡住了所有的神色。
Anna鬼使神差般伸出手,想要拨开缠在Elsa脸上的鬓发,却见Elsa条件反射往后一缩,躲开了她的动作。
似乎Elsa也惊于自己的反应,她中断了谈话,面上慢慢露出讶然的表情。她顿了一顿,想要开口解释,“Anna,我很抱歉……”
Anna笑了,凄涩又美丽,像雷雨天气里,枝头上那一朵刚刚盛开就被打落在地的花。
“你恨我,对吗?”
“我——”Elsa的神色变换了一下。
要说完全不介意那的确是谎言,但远远不到恨的的程度。
只是不懂,只是不解,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她们会走到那么难堪的地步。
于是Anna转身,给自己又倒了一杯热巧克力。虽然是自己一手策划,也早已做好相应的心理准备,但当设想被证实,仍然觉得满心凄切,难对人言。
顾不得烫,她急急地喝了一口热饮。然而甜腻之后,仍有苦涩留于唇齿之间。
她恨我。
那我呢?
我应该去恨谁?
32.
“咳——”因为喝得太急,滚烫的液体呛进喉咙里,激起阵阵咳嗽和点点泪花。
Elsa几乎是一瞬间跨了过来,轻轻地安抚着她的后背,“Anna,你有没有事?”
Anna又咳了两声才泪眼汪汪地抬起头,“我很好。”说完顿觉自己丢脸,粗鲁地擦了一把被呛出来的眼泪,恶狠狠地道:“你要恨就恨吧,我对你做了那样的事,不管落到什么境地,那都是我应得的。”
岂料Elsa居然摇了摇头,“Anna,我并不恨你。”她抽出一张餐巾,仔仔细细地替她擦着唇角溢出来的巧克力,细声地说:“只是有些事情我不太明白,所以……”她的动作停了下来,再次看向了Anna,“所以我等你把我不明白的事情讲给我听,好不好?”
Anna一言不发,Elsa却也没有再催促,她重新站直身子,捏着方才的餐巾立在月下,从脚边生长出一条扭曲的影。
“……如果是三年前,我听到这句话一定会高兴得哭出来的。”最后Anna说,伴随着易碎的笑,“那时候的我就是这么容易满足。”
只可惜那时候就连这么渺小卑微的愿望也没能得到满足。
只可惜人生是一条无法回头的路,她们在上一个路口错过,命运便已延伸出新的分支,她们只能在时光的催促中身不由己地往前走下去。
于是渐行渐远,渐渐无书。
她接过餐巾,抹掉Elsa手中沾染到的污渍,说话的时候脸上带着Elsa怀念的笑容。
那是属于一个被Anna自己亲手杀死、埋葬在心底里的少女的笑容。
就像在寒冬里沐浴着暖阳,不自觉会露出来的笑容。
“其实我很高兴。”少女这样说着,“你终于肯为你自己、肯只为你自己着想了。”她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姐姐,“会生气、会怨愤、会不甘,这才是一个鲜活的人,这才是真正的Elsa。”
“Anna……”Elsa睁大眼,有些无措地看向微笑的Anna。她的一切她都那么熟悉,但她却第一次发现,她似乎从来没有认识过这样的Anna。
这样、不露声色,却仍然光芒万丈的Anna。
这样拼尽全力地站在她面前的Anna。
——其实她是知道的。
知道Anna想为她分忧。知道Anna渴求得到她的认可。知道Anna希望保护她、她只是想要保护她。
其实她都是知道的。
但自己却以孤高的姿态,把想要保护的人越推越远了。
她装作没有听见Anna的心愿,装作没有看到Anna的失落。
装作没有注意到Anna一次又一次的欲言又止。
她总是狂妄自大地拒绝着Anna,以爱的名义拒绝着那颗热忱温暖的心。
她再清楚不过,如同Anna想要保护她的意愿,就算再重来千百次、亿万次,她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因为她不敢赌,因为她不愿意失去Anna,因为她爱Anna胜过世上的所有人和所有事。
于是,就在无数次相同的选择里,Anna最终走上了和她截然相同的道路。
就像她做出同样的决策,Anna想要保护她的心情,也从来没有变过。
多么让人难过却不得不承认的现实。
她想起在前段时间看到的那棵寄生树,恍然间觉得那简直就像是她和Anna,一株想要枝繁叶茂,另外一株便只能迎接腐烂枯萎的结局。
大自然的安排从来都自有其用意,但它却从来不管这些安排究竟有多残酷。
感同身受只是谎言,世间的悲欢其实从不相通。
除非当你站在对方的角度,设身处地地经历和体验对方曾有的生活。
她曾经无数次关上自己的门,无数次将Anna隔绝在她的世界之外。
而现在,她看见Anna的心门在她眼前轰然关闭。
而她无计可施,而她束手无策。
而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Anna成为曾经的自己。
——“你恨我,对吗?”
不,我不恨你。
那你恨着谁,又爱着谁?
我爱你,我恨……
我。
33.
HerneyMalin在这时候跑了过来,她喘了口气,神情凝重地说:“Elsa,MoHan和Frank不见了……”
她找遍营地里他们有可能去的所有地方,都没有看到这两个本该出现在晚会上的年轻人。
Elsa马上下了判断,“你留在营地里,我会去找。记住,晚会照常进行,不要惊动其他人。”
她说这话的时候,沉着冷静,从容自若,完完全全不同于平日里柔顺和善的Elsa。
现在的Elsa,是一个天生善于发出命令的上位者,是曾经高坐在王座之上,俯视着卑躬屈膝的众人的女王。
HerneyMalin迫于威仪,下意识地遵循了她的指令,点点头回到了晚会正中间,探查着其他可能漏掉的蛛丝马迹。
然后女王看向她的妹妹,又变回了对闹脾气的手足毫无办法的寻常姐姐,“Anna,至于你……”
Anna似乎早已预料到她要说什么,她挺了挺胸膛,不间歇地说:“哈,这次准备做个什么送我走呢?我想想,冰船已经用过了,那也许会是马车或者雪橇什么的?算了不管是什么,总之你先等等,别着急施法,让我摆一个舒服的姿势,不然屁股摔在冰块上还是很疼的,你可能不知道上次我的淤青过了整整一周才消掉……”
她的世界正在逐渐关闭,而如今,Elsa成为了那个执着的敲门人。
她是唯一能够敲开那扇门的人。
Elsa打断了她的滔滔不绝,“不,Anna。”她牵过她的手,眼神坚定而果断,“这次……我们一起去,好吗?”
……高兴得快要哭出来了。
只可惜这已经不是三年前。
Anna在原地傻愣了很久,才磕磕巴巴地回:“行、行啊。你别拖我后腿就是了。”
她没有甩开Elsa的手,就这么拉着她的姐姐往前走着。与以往所有情景不同的是,这一次,她终于走在了Elsa的前面。
“Anna。”
Elsa的呼唤让Anna如临大敌,她紧张兮兮地转过身,用大声掩饰自己的情绪:“干什么!你又要反悔吗?!”
被吼了。Elsa有些委屈地眨眨眼,“你走反了,Anna。”
Anna嘴唇都在抖:“……我当然知道走反了!我知道怎么走!”
Elsa没有嘲笑逞强的Anna,她只是微微用力把她的手握得更紧了些,用强劲却不失温柔的力道安静地指引着正确的方向。
而她的妹妹悄悄地红了脸,没有再辩驳,也没有再反抗,就这么往她所示的方向势不可挡地,带着她走过去。
————————————————————
她们最后在一个充满血腥味的狼穴里找到那两个北地青年。
洞内到处都是只剩骨头的动物尸体、狼的粪便以及四分五裂的野狼残肢。
这些狼死得蹊跷,无论是MoHan还是Frank,都没有能力给它们造成这样沉重的打击。
Anna忍着不适在前面开道,洞内腐朽难闻的气息让她几欲作呕,但她始终拿着Elsa为她做的那把冰剑,一直挡在Elsa身前。
Elsa眼也不眨地看着Anna,她知道她妹妹并不高大的身躯里,住着一个伟岸的灵魂。
更胜天上众神,更胜世间的所有人。
勇敢的骑士忽然站住了脚步,右手一翻,用冰剑干净利落地削下一片衣襟。她站在原地似乎纠结了一会,才抿抿唇向Elsa走了过来。
把那块碎布系在Elsa脑后,做成一个简易的面巾,Anna有些羞赧地移开了视线,“你一向爱干净,这里太臭了……”
也许这样会让你好受一点。
她没有再解释,重新握稳了剑往洞内走去。
于是没能看到Elsa的眼神,脉脉含情,盈盈秋波,像是在看着一个举世无双的大英雄。
她的,大英雄。
34.
她们快走到底了,才终于发现那两个窝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此行目标。
“Elsa!”MoHan看到她的时候有些惊讶,但很快就激动起来,摇醒了靠在墙上睡着的Frank,“醒醒,Elsa来找我们了!”
Frank醒来后也是一个激灵,“你们、你们怎么进来的,外面的狼都走了吗?”
“刚才没有看到洞外有狼。”Elsa蹲下和他们对视,声音里带着一丝探询:“洞穴里的狼都是你们杀的吗?”
MoHan和Frank对视一眼,“不是我们……”他站起来,得以让Elsa看到躺在他身后的人,“是他。”
被他护在身后的青年长相俊秀,但一双眼紧紧地闭着,脸上时不时划过一颗豆大的汗珠,一副力竭的样子。
Anna弯下腰想要看清青年的样貌,忽而目光一凛。
——他有着一头少见的发色,极浅的金,像极了天际洒落的月光,简直……简直和Elsa的一模一样。
“我和Frank来林子里想要砍一棵合适的树回去作为圣诞树装饰,没想到撞上了狩猎的狼群。”MoHan看向昏迷中的青年,缓缓低下了头,为自己的无用感到羞惭,“我们被逼进了狼穴,在途中又遇到了他。他为了救我们一直和狼群力战,最后体力不支昏过去了。”
Anna支起身子,闻言挑了挑眉,“那他昏过去后狼群怎么还在外面?”
MoHan指了指她脚边已经熄灭的火堆,“野狼怕火,不敢进来,就一直在外面守着我们。”
话音刚落,洞外就传来声声狼嚎。
MoHan脸色一变,哆哆嗦嗦地想从怀里掏出打火石,但因为手止不住地抖着,打了半天也没能点燃。眼看他的动作越来越急躁,Elsa叹口气,摇头制止了他。
“不用点了。”
“可是外面的狼……”
“没关系。”Elsa嗓音柔雅,却有着让人信服的力量,“我在这里,所以那已经算不上什么问题。”
我一定会把你们毫发无损地带回家。
没有读出她的宣言,Elsa缄默却又坚决地转过身,往危机四伏的洞穴外走去。
——往她始终不能舍弃的责任和道义走去。
然后被人拉住了手,Anna眼神倔强地看着她,“今天说好了,妹妹优先。”
Anna的眼睛很亮。
即使历经那么多坎坷波折,即使做出那么多违背自己意愿的选择,但她的眼睛仍然那么亮。
就像是永远不会迷失的北极星。
Elsa不由自主地抱紧了自己的双臂,Anna的神色因此变得更加担忧和沉重。
你觉得孤独吗?Elsa。
就算我在这里,你也仍旧感到孤独吗?
她听见Elsa轻飘飘的声音,“他和我一样。”
Anna没听清,“什么?”
“和我一样会魔法。”Elsa不知道在看哪里,也许是哪里都没有看,“我的魔力感觉得到……”
Anna的回应有些生硬,“那又怎么样?”
“他保护了他们,不是吗?”
Anna握紧了手里的剑,皱起了眉,“那你看到他的下场了,你也要和他一样吗?”像是害怕Elsa会真的应下来,她没有给Elsa回话的机会,很快又说:“我决不允许你为了别人不顾自己的安危!”
也许是觉得自己的语气太过于激烈,Anna放缓了语速,“我不是要阻止你救他们,只是……只是我也可以帮上忙,你不需要像他那样拼命。”
我可以帮你,我不是那么没有用,我已经有能力保护你了——
求求你,不要再留下我一个人,求求你……
Elsa笑了起来,“我不会和他一样的。因为我有你在我身边,Anna。”
35.
一行人回到营地的时候,月还未过中天。
一直注意着周遭动静的HerneyMalin在他们刚出林子的时候就发现了他们,她身边还站着一脸严肃的Yelena。
Elsa和Yelena对视一眼,示意Frank把那个仍旧处于昏迷之中的青年带去医疗室。
见到他们除了有些狼狈之外,并没有其他肉眼可见的损伤,Yelena松了口气,“详细的情况我后面再问,我先去医疗室看看那个人。”
Elsa颔首,“我大致检查了一下,他只是……力气用尽了,没有什么大碍,多休息一下就好。”
Yelena没再说什么,跟在Frank身后往医疗室去了。HerneyMalin看着他们的背影问:“Frank背着的人是谁?之前好像没有见过。”
Elsa摇了摇头,“我暂时也不知道。”她没有多做解释,带头往晚会场地走过去。
晚会中的人并不知情,因此仍旧热热闹闹,欢声笑语。
有人看到Elsa和MoHan一同走回来,颇有些起哄的味道,“嘿!那不是MoHan和Elsa吗?你们消失这么久,干什么去啦?”
Anna还没来得及发作,MoHan已经老实地摆手挡掉了他们的调侃:“不要乱说,我和Frank去林子里砍树,遇上了狼群,多亏Elsa和Maud来救我们。”
“搞什么啊MoHan,怎么又又又被Elsa救了,我看你这辈子都没机会展示你的男子气概喽!”
MoHan红着脸不吭声,他本就口拙,今天又三番两次连累别人相救,自觉愧疚,更是难以争辩,只能用眼角偷偷瞅一眼Elsa,想看看心上人的反应。
谁料Elsa并没有什么表示,就连表情也没动一上一动,倒是余光里瞥到她身边的Maud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我哪里惹到Maud了吗?MoHan不禁低头沉思。
有人上来想替MoHan解围,递了一杯酒给他,又带了两杯过来,“MoHan,还不谢谢人家?”他对MoHan使了个眼色,把他往Elsa身边挤了挤。
MoHan接过酒,依然有些踌躇不决,旁边又有人嚷嚷起来:“怎么回事?MoHan,你打架不行就算了,难道连喝酒都喝不过姑娘家吗?”
男人们哄堂大笑,他们都认为自己有天生的好酒量。
MoHan不得已,硬着头皮又拿过一杯酒想要递给Elsa,他嗫嚅道:“Elsa,今天谢谢你……”
Elsa不会难为他。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
但今天她偏偏这么做了。只见Elsa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些许,拉开了过近的距离,“MoHan,我接受你的谢意,但我现在不想喝酒。”
“Elsa……”MoHan楞在原地,手上的酒杯放也不是,拿也不是。
之前的和事佬见状,连忙打个哈哈,“也不用全喝了,抿一口也好啊。你看这么多人看着,要是不接……”
“——她说不想喝,你是没听见吗?”一道冷冽含怒的声音打断了他。
所有人包括Elsa都看向了说话之人,Anna越过她接下了MoHan手里的酒杯,脸上的笑容明晃晃的,好像之前那句低沉燥怒的话语不是出自她之口一般。她仰头喝下了那杯酒,笑得和蔼可亲:“没记错的话好像我也救了你耶,怎么不谢谢我?”
MoHan有些结巴,“当、当然要谢谢你……”
Anna没有再理他,又拿过和事佬手中的酒一饮而尽,“Elsa说她不想喝酒,你——”她笑着看向他,笑意却不达眼底,“——听懂了吗?”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丨Elsanna档案室授权搬运自Elsanna贴吧或原作者丨未经原作者允许不得转载本文内容,否则将视为侵权丨转载或者引用本文内容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喜欢 (9)
[]
分享 (0)
关于作者: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Elsaismine
    妹攻万岁!
    Elsaismine2020-01-12 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