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登录
  • 欢迎访问Elsanna档案室,欢迎加入QQ群和谐讨论! QQ群
  • 注册时填写网站名称为“Elsanna档案室”,首字母E大写。
  • Frozen2多语种 ost可在档案室试听啦。
  • 请注意用户名只能为英文和数字,注册后不需要收取邮件,使用用户名和密码可直接登录。
  • 档案室只收录Elsanna向同人文,非EA向勿投
  • 请文章作者在发布分级文章时主动使用“回复可见”功能。

【完结】My sister is a man

Elsanna原创文 芥末酱酱 1167次浏览 2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学校那点事系列(五)

现代AU,一些公主们集体在一个学校念书的小脑洞

主Elsanna

========================================================================

“Elsa,快起床了,要迟到了!”

Belle在厕所一边照着镜子画眼线,一边冲着里屋的Elsa喊,连Cinderella和Tiana都出门了,Elsa还没起床,这情况实在很少见。

“Elsa!”

“Okey——”

里屋终于传来了一声回应。

等等,为什么会有男人的声音?这里是宿舍,就算是Cinderella也不会把男人带进来,怎么会有男人!?

“啊啊啊啊啊!”

“Elsa!”

丢下眼线笔的Belle冲向卧室一脚踹开卧室门,只见一个男人坐在Elsa的床上,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

“Elsa呢!你把Elsa怎么了!”

Belle一把抓起那男人的衣服质问他。

“我……我不知道……等等,什么?我就是Elsa。”

“What?”

Belle放开男人退后了两步。

这人确实挺像Elsa,发色也好,眼睛也好,身上还穿着Elsa睡前的衣服。

“Belle,怎么回事,我变成男人了!”

Elsa惊慌的摸了摸自己平坦结实的胸脯,又摸了摸自己变得轮廓清晰的脸和短了不少的头发。

“Elsa,冷静,冷静,这里要变成冷藏室了!”

“我该怎么办……”

看着镜子里跟自己相似却完全男性化的脸,Elsa简直快哭了。

脸变了,连身体也变了,不算粗壮但有肌肉的手臂,六块腹肌,明显的人鱼线,就连身高也长了。

还有下面……

“Elsa,没事的。”

Belle从柜子里找了一件大号衬衫和一条略有弹性的休闲裤。

“Cinderella的教母会魔法,说不定能找她帮忙。”

在Disney想找一个会魔法的角色并不难,而恰巧她们身边就有人认识。

“你确定?”

“至少我能确定你不能继续光着身子。”

【不然我就把持不住了。】后半句被Belle吞在了肚子里。

“Sorry……”

Elsa穿上衣服,出门前还特地戴上了很久没带过的帽子。

“Wow,我们学院又多了个帅哥。”

“Belle你还真冷静。”

Elsa有些焦虑,

“因为变成男人的不是我。”

 

“Elsa,生病了吗?怎么没去上课?在宿舍吗?”

接到Anna打来的电话时,Elsa有点不知如何应对,对方显然很着急,该不该告诉她实情?

在一旁的Belle看Elsa一脸困扰的样子,拿过Elsa的手机。

“Anna,Elsa没事,我们在去教室的路上。”

说完便挂了电话。

“面对恋人得诚实。”

把手机交还给Elsa,Belle甩下一句话就走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事实上是因为她很好奇Anna看到姐姐变成哥哥会是什么表情。

 

到达教学楼时,她们就看见了在楼下等待的Anna。

“Belle,Elsa呢?”

Anna见Belle慢悠悠的走过来,便自己跑过去问了,在看到Belle身后的男人后,又看看Belle。

“你交男朋友了?”

Belle忍不住笑了。

“对啊,这是我男友。”

说着便一把拉过Elsa,抱住Elsa的手臂,Belle还一副很自然的样子。

“Oh,你好,我叫Anna。”

Anna看着这个个子高高的男人,皮肤好白,跟Elsa一样。

“啊,等等,Elsa呢?”

“Anna你还真是,满脑子除了Elsa还是Elsa。”

Belle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放开Elsa的手臂,把Elsa推上前。

“Elsa,快抱抱你家Anna,看她多想你。”

“What?”

Anna看着有些窘迫地被推向自己的男人,幸好对方及时控制住了平衡,不然他就要撞到自己了。

“Elsa?”

“Anna……那个……我是Elsa……”

Elsa拿下帽子,有点尴尬的面对Anna,她有些担心Anna接受不了自己现在的样子。

但是很奇怪,Anna很安静,与其说是安静,或者说被石化了更恰当?

“Anna,Anna你没事吧,Holle?”

发现Anna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微张着嘴看着自己,Elsa完全没想到能把Anna吓到说不出话的地步。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早上起来就变成这样了,Anna你说句话,没事吧?别吓我!”

看着眼前这个跟Elsa有几分相似的帅哥,Anna突然觉得自己脑袋短路了。

什么情况?Elsa变成男人了?姐姐变成哥哥了?

“Anna,说句话,Anna!”

被从脑内世界拉回现实的Anna看着一脸着急的Elsa,突然叫起来。

“Wow!太棒了!我有哥哥了!”

被突然抱住脖子的Elsa有点喘不过气,但看Anna没事就安心了。

“你妹妹接受能力真强。”

Belle忍不住在Elsa身后感叹。

“但是,Elsa,这个样子没事吗?”

Anna把Elsa又扫视了一遍,不得不说,Elsa变成男人的样子真是帅呆了。

随即她又有点担心Elsa会不会在路上勾引了别的什么人。

“我们打算去找Cinderella,说不定她的教母能帮我恢复。”

Elsa理所当然的把Anna的担心理解成了另一种担心。

 

“Belle,Anna?”

“Hi。”

在教授点完名后又偷偷逃课的Cinderella从楼里走出来,碰巧遇到三人。

“这位帅哥是谁?Anna,跟帅哥这么亲热小心我告诉你姐哦。”

Cinderella打量着这个淡金色短发的男人,确切来说也不是短发,人家后脑勺还有个小辫子。

对方长得确实很帅,但从穿着上来看家庭状况一般,她可以确定眼前的这个男人并不在这个学院读书,不然她怎么会错过这么优质的资源。

不过对方这身衣服很眼熟。

“Belle,这是你男朋友?你什么时候找的?”

Cinderella想了一下,这不就是上回Belle用来装假小子的那一套装备么。

“他是我男朋友!”

Anna撇着嘴,一脸不乐意的样子瞪着Cinderella。

“他是Elsa,不是我男朋友。”

Belle在一边偷笑,看样子自己确实和男版的Elsa很般配。

“Elsa?变成男人了?”

Cinderella打量着Elsa,仔细看看确实挺像的,Elsa确实很漂亮,但她没想到变成男人也能这么帅。

“Cinderella,能帮我联系一下你的教母吗?她或许能把我变回原来的样子。”

一个小时内被三个人这么打量让Elsa有点不舒服。

“真不幸,她去参加仙女们一年一次的聚会了,短时间内不会回来。”

听到这个消息的Elsa苦恼的皱起了眉头,手不自主的握拳按住了胸口。

Cinderella一时有些想笑,他那样子实在是太像个小女生了。

“Aurora也在教室,我们可以等她下课,我记得她的教母是个女巫。”

如果没记错的话,Aurora的教母叫Maleficent,她是城里最有名的女巫。

“Anna你早上不用上课吗?”

听到这个消息的Elsa松了口气,虽然女巫们的名声都不太好,但如果是Aurora的教母,那应该不用太担心。

于是她将注意转向了Anna。

“请过假了,不要紧。”

看着Elsa现在轮廓有致的脸,Anna简直希望Elsa能一直保持这样。

当然这不是说她不喜欢Elsa原来的样子。

为了等下课,三人只好在教学楼附近的草坪上蹲着,三个女人就这么盯着Elsa看了整整半个小时,Elsa被她们看得简直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而这三个女人的想法是一样的。

【Elsa真帅。】

 

下课铃响起,她们终于等到了Aurora从教室出来。

“你是不是又睡着了?”

比其他人晚了整整十分钟才出来,Cinderella绝对怀疑她是不是嗜睡症又犯了。

“你的教母是叫Maleficent吗?”

“是啊,怎么了?”

“我们想找她帮个忙。”

Belle接过话。

Aurora歪头看了看Belle身后的Anna和陌生男人,男人脸上一副求助的表情。

“Maleficent在学校门口。”

说着便带着几人走向了学校大门。

“Maleficent,我的同学,有点事想找你帮忙。”

从亮黑色的跑车上下来一个又高又瘦的女人,她正准备替Aurora开车门。

女人的身材很好,像个模特,本来就不矮的身高加上一双十厘米的高跟鞋,令三人不得不抬头才能看清对方的脸。

“怎么了,有什么要帮忙的?”

女人的声音不大,但足以让在场的人都听见。

“你好,我叫Belle,我的同学Elsa,她变成男生了,今天早上醒来之后。”

还是头一回见到Maleficent 本人的几人都因为她的外表怔住了,Belle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她把Elsa推向Maleficent。

Maleficent眯着眼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帅小伙。

“你会魔法?”

“是……”

“你是魔法师么?”

“不是……魔法是天生的。”

Elsa有些紧张,这个人光是看看就知道自己会魔法。

Maleficent打量了Elsa一会儿,又看看Elsa身后的人。

“这个咒语我解不了。”

听到Maleficent回答的Elsa有那么一秒愣住了,随之而来的是失落。

“放心,这个咒语只能维持两天,两天之后会恢复的。”

“不能提前恢复吗?”

Elsa有些苦恼,难道要做两天男人?就算是制度不严的大学,男生出入女生宿舍也会被警告吧。

“咒语被强行破解的话会反噬到施咒人身上。”

Maleficent抬起Elsa的下巴,仔细打量了一下他的脸。

“我觉得那人应该没什么恶意,只是恶作剧而已。”

“But……”

“你应该好好享受当男人的这两天,这可是难得的机会。”

Maleficent给Aurora开了车门,让Aurora上车。

“对吧。”

看了眼Elsa身后的Belle,Maleficent便转身上车了。

Belle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为什么要对自己说?又是一个把自己当做Elsa女朋友的人?

看着跑车驶出视线,Elsa只一阵失落。

而Anna有点吃味的看着Belle,为什么都以为Elsa和Belle是一对,明明自己才是正牌,虽然自己也认错过,但那是在没认出Elsa的情况下!

 

“真的没办法吗?”

坐在副驾驶座的Aurora在后视镜中看不到几人后才看向身边正在开车的Maleficent。

“如果他能一口气喝下一瓶60度以上的酒,再吞点催yin药,那咒语说不定能自动解除。”

这个方法太折磨人了,真实施起来也得耗掉那孩子半条命。

“至少你该告诉她。”

Aurora很明白,这个正在驾车的女巫永远不会给他人过分极端的解决方案,而是温柔的给出尽量温和的建议。

但Aurora还是觉得,他人的事应该由他人自己决定,而不是像Maleficent这样总是自作主张的以为是为他人好,这个女人就算面对她们两人的事也是如此,对此Aurora再不满却也没什么好说的。

天知道这个擅长给人下咒的女巫又会给自己施展什么法术让自己乖乖顺从。

“他身边有人知道。”

完全看透身边人心思的Maleficent表示自己很无辜,明明是她太爱自己,怎么就成了自己对她施咒了?

“Who?”

“那我就不知道了。”

看着前方的红灯,Maleficent停下了车。

Aurora没再接话,这女人绝对知道。

“中午吃点什么?”

见Aurora不再说话,Maleficent干脆转移了话题。

Aurora倒也不想为了这么点事钻牛角尖,于是开始思考午餐的问题。

 

“怎么办?”

Anna上前拉起Elsa的手,该怎么安慰?

“我觉得Maleficent的建议挺好的。”

Cinderella一手搭上Elsa的肩膀,虽然有点吃力。

“晚上去酒吧吧,帮我挡几个丑男。”

“不行!”

Elsa还没说话,Anna立即开口了,怎么可以让Elsa去酒吧,要是被人拐走了怎么办!

“Anna别紧张嘛,只是让Elsa帮我挡挡不长眼的男人,我会帮你看着他的,不会让他沾花惹草的。”

Cinderella刮了刮Anna的鼻子,小孩子就爱瞎担心。

Anna朝Cinderella撇了撇嘴,又抬头看向Elsa,眼神里没有“你要是敢去你就自己看着办”的威胁,而是“别去,拜托”似的请求。

无法招架这样的眼神的Elsa真想把这个大眼睛的小动物紧紧抱在怀里。

“Anna!总算找到你了!”

就在Elsa打算拒绝Cinderella邀请的时候,Merida的叫喊制止了一切。

“Anna,我总算找到你了,老巫婆发现你翘课又拿我开涮了。”

Merida气急败坏的走到Anna面前,完全不理会对方慌张的示意她“别说下去了”。
“你得补偿我,晚上陪我上街,不准拒绝!”

“wh……”

后半个词还没说出口,Anna已经被她拽走了,Elsa都来不及指责Anna又说谎。

看着Anna被拉走,Elsa回头看了看Cinderella,Cinderella耸了耸肩,顺便回敬了他一个“现在你可以去了”的略显阴森的笑容。

 

“Merida,为什么非得是今晚,Elsa要去酒吧,我得阻止她。”

“我也不想,但我订制的项链今天再不去拿就得支付违约金了,为了那条项链我已经穷得连食堂饭都吃不起了,我拿不出违约金。”

Merida也有她的苦衷,如果不是这周有该死的测试,她就不会被每天抓去图书馆复习,就不会等到今天才有时间去拿项链。

“你就不能自己去拿吗?等等,为什么不让他们送过来。”

“这么昂贵的东西还是自己去拿比较放心,而且我好不容易才被Snow White从图书馆放出来,当然不可能只是出去取项链。”

“如果Elsa出了什么问题,我第一个找的就是你!”

“Why!”

Merida表示自己很无辜,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被班主任按在办公室上写了一下午的检讨,Anna终于在最后一个下课铃后得以解放。

但她还没来得及给Elsa发条短信,下一秒就被Merida拉进了首饰店。

Anna简直不敢相信Merida竟然敢来这里订制项链。

“你在这里订制项链?!”

这家店可不是普通人敢进的,真不敢相信Merida竟然这么有钱。

“去年没能回去给妈妈庆祝生日,所以今年打算在礼物上弥补一下。”

Merida从包里拿出一张纸走向柜台。

“你哪来这么多钱。”

虽然Merida家里是很有钱没错,但据Anna所知,她的母亲对她的零花钱控制得很严格。

“哪来的都有吧,假期的时候同时打两份工,在家多干点家务,零用钱能省就省,有时候还能从三个小鬼身上搜刮点。”

回忆起存钱时的心酸,Merida简直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能吃苦耐劳的人,不过为了这条项链,那些都不算什么了。

“请在确认信息后在这里签字”

对方将一张价格表递给Merida。

“Wait,What?!怎么还包含了违约金?不是明天才到期吗?”

“本店规定订制商品完成后客户必须在30天内支付余款。”

店员指了指表格下面的注意事项,又指了指大厅墙上挂着的时钟,上面明确的写着今天的日期。

Anna拿起表格看了一眼。

“Merida,你是不是忘了上个月有31天?”

她小心翼翼的把纸放回了原处,Merida现在的表情不太好看。

Merida拿着笔的手有点发抖,虽然违约金也不算多,但她真的已经拿不出多余的钱了,她都已经把下个月的零用钱都提前预支了。

“Anna,拜托……”

虽然很不好意思,但这次必须得请Anna帮忙了。

Anna翻了个白眼拿出自己的钱包,虽然这个月只剩下一周了,但自己身上剩余的钱也不多了。

“拜托!”

Merida可怜巴巴的看着Anna。

“好吧。”

于是Anna把剩下的钱全部拿出了。

这个月好不容易有机会自豪的跟Elsa说自己已经脱离月光族了,结果还是得在最后几天靠Elsa养活自己,Anna表示她很不甘心。

 

为了防止Anna半路拦截,Cinderella一下课就把Elsa拉进了快餐店,简单的解决了晚餐后确定了Anna那边没任何反应才安安心心把Elsa带到酒吧。

“喝点什么?我请客。”

坐在吧台前的Cinderella看着酒保为自己调制Pink Lady,见一旁有些魂不守舍的Elsa便问他。

“别这样,Anna那边我会帮你求情的,只要你别带着香水味回去就行了。”

“这个我当然知道,今天能不能早点回去?”

Elsa从未来过酒吧,Anna不同意,她自己也不太愿意进这种娱乐场所,这里太过喧嚣。

“当然,不会待太久的。”

Cinderella后头看着舞池里的男男女女,她开始寻找目标了。

“失陪一下,我马上回来。”

找准猎物后,Cinderella迅速发起了进攻,Elsa看着她进入舞池后消失在视野,只好向酒保要了杯果汁。

“她是你的朋友吗?”

Cinderella刚离开没多久,一个女人就在Elsa身边坐了下来,对方高高瘦瘦,看样子已经是个职业人。

Elsa不太擅长对付主动来搭讪的人,他只好点点头。

“你的朋友都不帮你叫杯酒吗?”

女人似乎决定要留下来了,她招来酒保准备点酒。

“不,不用了。”

Elsa一时想不出什么借口离开,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坐着。

但女人还是给了他一杯酒,并不断地试图与他攀谈,Elsa只好心不在焉的回应。

不知过了多久,Elsa喝完了自己的果汁,Cinderella却依旧没有回来。

她向舞池张望了一下,完全没注意到一旁的女人趁机在之前给他的酒里倒入了几滴不知名的液体。

“你的朋友可能得手了,说不定已经离开了。”

Elsa看了那女人一眼。

“或者我可以在这儿陪你一起等她回来。”

那女人将酒向Elsa推了推,又举起自己的酒杯向Elsa示意。

Elsa只好拿起酒喝了一口。

“别喝!”

Cinderella终于出现了,但她没能阻止Elsa,她瞪了一眼那女人,一句话也没说拉着Elsa就离开了酒吧。

“怎么了?”

“你不该喝那女人给的酒。”

“我看着酒保调制的,拿酒有什么问题吗?”

Elsa有些不解,那女人看起来不坏。

“那女人叫Ursula,她总会在各个酒吧蹲守年轻男性,趁他们不注意在酒里下药,然后把他们带走。”

之后会发生什么Cinderella不说Elsa也能猜到了。

“那药是什么?”

“安眠药,催yin药之类的,我不清楚,反正差不多就这种东西,真倒霉,难得来一次竟然还碰上她。”

Cinderella稍微做了些解释,开始懊恼起来,她都快把猎物制服了。

“你还好吗?”

Cinderella坐进副驾驶,看着Elsa发动车子,她有点担心。

“我没事。”

Elsa发动引擎,他只喝了一小口,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Elsa回来了吗?”

Elsa的手机关机了,Anna只能打电话给Belle。

“还没有,应该快了吧”

已经快睡着的Belle被手机铃声吵醒,已经第五次了,Anna已经给她打了第五个电话了。

“他们回来了我给你电话,行吗?”

Belle的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了,天知道她有多想向电话另一边的人呐喊“我要睡觉!”,无奈对方是Anna,Belle深知不管自己做什么都阻止不了这个小妹妹找姐姐的步伐。

“好吧……”

Anna失落的挂了电话,现在已经是深夜了。

Elsa是不是喝醉了?

或者是认识了别的女人?

然后被勾引?

再然后……

Anna简直不敢再想下去,但又满脑子都是Elsa和其他女人一起谈天说地的景象。

在没听到Elsa的声音,得知Elsa在做什么,见到Elsa之前,Anna能确定,这些乱七八糟的幻想是不会停下来了。

“天哪,早知道我就不应该让她去!”

“Anna,拜托你可以睡觉了,明天大家都还有课啊。”

实在受不了Anna在床上翻来覆去弄出大动静的Rapunzel终于发言了。

“不,我睡不着,Elsa去了酒吧,但我打不通他的电话,我要见他!”

Rapunzel简直想爬到Anna的床上把她打晕好让她安静点。

“睡醒了就能见到Elsa了,不要胡思乱想了,她不会乱来的。”

“不行,我要去找他。”

“你要怎么去?大楼的门已经锁了。”

看着Anna翻身下床,Rapunzel简直觉得Anna疯了。

“老办法。”

说着,Anna就打开了宿舍的窗,一把抓住一旁的水管跳了出去。

 

“Belle!快来救救我们!”

“啊啊啊啊,我好不容易才睡着!”

Belle简直要崩溃了,终于摆脱了Anna的骚扰,Cinderella又打来电话。

“Elsa被下药了,他晕过去了,我又不会开车,我们回不去了!”

一脸无奈的拿着手机贴在耳边,Belle完全知道对面那家伙接下来要说什么。

“你快来接我们。”

当对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Belle做出了同样的口型。

“好吧……你们在哪?”

得到地址,Belle挂了电话爬下床,顺便看了看对面的床位,幸好Tiana生病回家了,不然今晚她又没法好好睡觉了。

 

“Anna?”

才刚下楼,就看见Anna站在楼下。

“Elsa还没回来吗?”

“我正要去接他们。”

天哪,Anna到底是有多担心Elsa,Belle简直有些受不了。

“你去楼上等我们,马上就回来。”

把宿舍钥匙交给Anna,Belle就匆匆离开了。

当她跑了近两条街后,终于在路边发现那辆纯白色的跑车了。

“怎么回事,你没看好他吗?”

Belle打开驾驶座的门,发现Cinderella已经把Elsa放到后车座了。

“我只离开了她一小会儿。”

她还以为至少能撑到宿舍,没想到在半路就不行了,那女人的药也太强了。

“你还是留着给Anna好好解释吧。”

发动引擎,Belle给了Cinderella一个“祝你好运”的眼神。

“我的天。”

 

当阳光照进宿舍的窗,Elsa揉着被光照得不舒服的眼睛从睡梦中醒来。

依稀还记得昨天去了酒吧,回来时车开到一半就没意识了。

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你总算醒了?”

刚上完课回来的Belle从包里拿出打了包的午餐塞给Elsa。

“谢谢。”

刚醒来的Elsa并没多少食欲,嘴里还有股酸酸的味道。

“昨晚……”

“Cinderella打电话叫我把你们接回来的,Anna都被你急哭了。”

“Anna?为什么会有Anna?”

Anna不是应该乖乖待在宿舍的么?

“从你去酒吧之后她就一直问我你什么时候回来,好不容易等到你回来结果你不省人事,她照顾了你一晚上,今天早上才回去上课。”

面对Elsa的答非所问,Belle也只好回答他,她是真羡慕Elsa还有个任劳任怨的妹妹。

“Anna在哪?”

直接从床上蹦起来的Elsa顾不得吃东西,穿上衣服就打算去找Anna。

“她下了课会过来的,不要着急。或者你现在可以先去刷个牙?或者洗个澡?”

Belle立刻拦住Elsa,如果两人错过了,大概自己又会被烦死。

Elsa愣了愣,然后同意了Belle的提议。

“Elsa,腹肌没有了。”

虽然看见男生的裸体会害羞,但无意中瞥到Elsa的身体,Belle还是忍不住想多看一眼,这是已经开始恢复了吗?

被Belle提醒的Elsa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原本令人无法自拔的腹肌没有了之前明显的线条,人鱼线也浅了许多。

“咒语开始失效了吗?”

看着自己身体的Elsa小声的嘀咕。

“咒语失效是一点一点来的吗?”

Belle有些不明白,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事,不应该一下子就消失的吗?至少书里都是这么写的。

 

“Anna,醒醒,已经是午餐时间了!”

吃完午饭回到教室的Rapunzel推推还趴在课桌上的Anna,这家伙已经睡了一早上了。

“午餐……午餐时间……”

还没从睡梦中醒来的Anna重复着Rapunzel的关键词。

“已经是午餐时间了!”

突然支起上身的Anna着实是把Rapunzel吓到了。

“喂,你要去哪儿!”

还没等Rapunzel反应过来,Anna已经冲出教室了。

【Elsa应该已经醒了吧?】

狂奔向Elsa的宿舍,Anna脑中重复的只有这个问题,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见Elsa了。

 

“Elsa!”

冲到门口的Anna拍打着宿舍门,看起来好像这个宿舍有人欠了她很多钱,她是来讨债的。

“Anna,门要被敲坏了。”

如果宿舍的门坏了,Belle一定会跟老师说这不是她们的错。

“Elsa呢?”

“她在洗澡……”

Belle的“你先等等”还没出口,Anna已经冲进浴室了。

“Annaaaaaaaaaaa!”

于是浴室里传来了Elsa的惨叫。

“都叫你等一下了。”

“你没有说!”

满身白雪的Anna灰溜溜的坐在沙发上等着Elsa从浴室里出来。

当Elsa终于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Anna面无表情的看着Elsa。

“Anna,怎么了?”

被Anna盯着有点不好意思,Elsa立刻找了上衣穿上。

“Elsa,你开始恢复了吗?”

因为昨晚给Elsa擦身体的时候有看到Elsa那六块明显的腹肌,但是今天没有了,不对,应该是变得不明显了。

“我想,大概吧。”

Elsa自己也不是很确定。

“我都说了不准去酒吧的!”

“我……”

面对Anna突然的转移话题,Elsa有点反应不过来。

不过也是情理之中,本来就不同意自己去酒吧,结果还晕着被带回来。

“抱歉……”

Anna没有给予回应,任然表情严肃的瞪着Elsa。

知道说什么都没用,Elsa干脆闭上嘴,等着Anna给予处罚。

过了许久。

“以后不准去酒吧,不准喝酒,不准晚归,手机要保持开机。”

不论有多生气,被Elsa一脸随你处置的表情击溃的Anna还是松了口。

“I promise。”

得到原谅的Elsa把Anna揽进怀里,果然Anna还是会心软啊。

“在恢复之前不准碰我!”

对男人身体没有任何留恋的Anna推开Elsa,自己果然还是比较喜欢软软身体的Elsa。

原本还对变成男人后的Elsa抱有好奇与向往,但一想起昨晚,Anna就完全失去了兴趣。

她脑海里还深深记着昨晚她给Elsa擦身体的时候,Elsa的下体有明显的凸起,这太恐怖了。

“变成男人不好吗?明明之前还很开心。”

“不好,一点都不,早知道就不把你变成男人了!”

Anna逃离Elsa近两步远,为了确保对方不会再过来抱自己。

“等等。”

Elsa一脸“我没听错吧?”的表情。

“是你下的咒语?”

发现自己说漏嘴的Anna慢慢踱步到门口,一手小心的搭上门把。

“什么?我没这么说啊,你没事了就好,我下午还有课,先回教室了。”

为了不让Anna逃走,Elsa一甩手,将门冻住。

难怪得知自己变成男人之后如此开心,在听说没法解除之后也很不正常的放弃再想别的办法。

“你还知道什么?”

慢慢靠近贴在门上的Anna,倒不是一脸严肃,而是在Anna看来略显恐怖的笑容。

“我只是叫Kristoff给了我咒语和解咒的方法,别的我什么也没做!”

“你知道解咒的方法。”

“一口气喝下一瓶60度以上的酒,再吞点催淫药就能变回来!”

被Elsa禁锢在门上的Anna简直快哭出来了

“我知道错了,我发誓没有下次了!Elsa!姐姐!放过我!”

所以之前Anna会马上阻止自己去酒吧,不是担心自己沾花惹草,而是担心自己会喝酒。

所以现在自己的身体有了恢复的迹象。

所以Anna在看见自己开始恢复的时候脸上会有一闪而过的可惜。

“Anna。”

缓缓贴近Anna的脸,唇与唇直接的距离只相隔一根手指的距离时,Elsa宣布了对Anna的惩罚。

“把我变成男人的目的,应该还没达到吧。”

 

【完】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丨Elsanna档案室授权搬运自Elsanna贴吧或原作者丨未经原作者允许不得转载本文内容,否则将视为侵权丨转载或者引用本文内容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喜欢 (7)
[]
分享 (0)
关于作者: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2)个小伙伴在吐槽
  1. :eek:
    ezhcn2020-02-22 23:14 (4天前)
  2. 然后呢然后呢然后呢!
    白饭加白饭2020-01-28 0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