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登录
  • 欢迎访问Elsanna档案室,欢迎加入QQ群和谐讨论! QQ群
  • 注册时填写网站名称为“Elsanna档案室”,首字母E大写。
  • Frozen2多语种 ost可在档案室试听啦。
  • 请注意用户名只能为英文和数字,注册后不需要收取邮件,使用用户名和密码可直接登录。
  • 档案室只收录Elsanna向同人文,非EA向勿投
  • 请文章作者在发布分级文章时主动使用“回复可见”功能。

【完结】Love is a matter of two people

Elsanna原创文 芥末酱酱 967次浏览 2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学校那点事系列(三)

现代AU,一些公主们集体在一个学校念书的小脑洞

主Elsanna

========================================================================

“Well……Anna。”
“什么?怎么了?”
Elsa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点后悔昨晚让Anna留宿了。
“Well,sorry。”
Anna有些吃惊的看着镜子里的Elsa。
“有些过火了对吗?”
一脸抱歉的看着镜子里的Elsa,Anna只好干笑两声。
Elsa一脸“你知道就好”的表情。
“如果到周末还消除不掉的话,这周我又没法回家了。”
Elsa触摸着脖子上一点一点的痕迹,这次该用什么理由?自己已经快一个月没回家了。
锁骨和肩膀周围的穿衬衫就能遮,脖子上的该怎么办,虽然天气开始热起来了,但根本还没到会出现蚊子的程度。
妈妈一定会发现的。
“你可以跟妈妈说是你男友干的。”
Anna坏笑着看着Elsa。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Anna。”
“你确实可以这么说,妈妈不会责怪你交男友,你已经是个大学生了。说不定她还会为女儿终于开始交男朋友了感到开心。”
Anna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在镜子面前整理了一下刘海。
“然后妈妈会缠着我叫我把那个所谓的男友带回家给她看看,顺便把这个消息告诉爸爸,而当我把男友带到他们面前的时候,妈妈会吓晕过去,爸爸会立刻下决定让我们的任何一个转校,甚至出国进修。”
看着Anna的样子,Elsa不免有些恼火,这个智商和情商都还得问自己借的妹妹根本不知道这么说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Hey,你干嘛突然这么激动,我只是觉得这个说法可行,我又没要求你必须这么说。”
对于Elsa突然的认真,Anna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傻瓜才会这么说。”
“什么?等等,你什么意思?!”
“我不想重复第二遍。”
“我只是想帮你解决你所困扰的事情,而我却成了你口中的傻瓜?”
“我很高兴你愿意帮我解决问题,但拜托你不要拿我们的未来开玩笑,而在此之前,我所困扰的事是谁造成的?”
“你的意思是,全是我的错?好吧,全是我的错,满意了吗?”
“我没有这么说,我只是不希望你拿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开玩笑。我拜托你能不能认真点,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
“对,只有你是认真的,我一直都只是在玩,行了吗,这个回答可以吗?”
两人的争吵愈演愈烈,几乎到了毫无休止符的地步。
“Hey,两位能不能安静点,现在才七点。”
实在无法再忍受的Tiana出口制止了两位的争吵。
Anna抓起床上的外套摔门而去。
“她怎么了?我只是希望能安静点。”
“与你无关,Tiana。”
看着紧闭着的门,Elsa一直皱紧的眉头终于松懈下来,来自内心的疲惫感让她甚至无力继续站着。

Elsa多希望能一直跟Anna在一起,多希望两个人能像其他情侣一样,但Anna是她妹妹,亲妹妹。
就算撇开两人都是女生,血缘关系明摆在眼前,无法动摇。
Elsa无法违背自己心中的意愿,所以当初Anna主动示好甚至越界,Elsa也没有阻止的意思,而是接受,并给予回应。
所以Elsa只能更加小心,不能让父母知道,不然Elsa无法保证之后会发生什么。
但Anna总是那么肆无忌惮,在需要回家的周末前在Elsa身上留下无数吻痕,在家时也无时无刻不粘着Elsa,甚至勇于穿过连接两人房间的衣柜进入Elsa的房间,在不锁门的情况下要求与Elsa做爱做的事,完全不考虑是否会惊动父母。
Anna总是会在遭受责怪前或者之后先向Elsa道歉,Elsa只能选择原谅,她做不到去真的责怪Anna。
但Anna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Elsa,我们知道冬天的感觉,但现在已经快入夏了,拜托把你的冰块收回去。”
“抱歉Belle。”

“Wow,你终于回来了,昨晚那个老巫婆来抽查了,不过幸好我们把门锁起来装作都睡了。”
见是Anna回来了的Merida松了口气,她真怕老巫婆会趁着早上叫床来检查人员是否都在。
“你怎么了?你的姐姐昨晚没满足你吗?干嘛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
见Anna一大早就无精打采的样子,Merida不免这么打趣她。
“我真该谢谢她,她太让我满足了。”
没错,然后就造就了一大早就无法打住的争吵。
“发生什么事了?”
在Anna对面坐下来,Merida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
“我们吵架了。”
Anna泄气的说道。
“我知道我昨晚过火了,痕迹留的太明显了让她没办法回家向妈妈解释,所以我向她提议跟妈妈说是她男友干的,结果她就发火了。我不明白,我只是给她建议,希望能帮助她,但她说我是傻瓜,说我对两个人的事不认真,甚至把所有的错都推在我身上。”
“uh,真糟糕。”
Merida是Anna最好的朋友,她对于Anna与自己姐姐交往这事儿并不在意,甚至对Anna坦白过自己曾把自己的母亲当做Sex fantasy对象,虽然这件事让Anna震惊了很久,但也让Anna将她划入了可信任对象,所以Anna会把这些事毫无顾忌的告诉她,而Merida也会帮Anna想想解决的办法。
“不过我觉得Elsa会生气也很正常。”
听到Merida这么说,Anna有些不解的看着对方。
“你让她这么说,很明显把整件事都推在了她一个人身上。就好像我和你一起恶作剧,你跑慢了被抓住,而我在你被受罚时完全没有要站出来的意思,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在了你身上。”
听着Merida的解释,Anna觉得似乎有些道理。
“而你让她向家里人暴露她有在交往的人,甚至已经到上床的程度了。”

“Wait,只是吻痕而已,这不代表两人就上过床。”

Anna立刻插了嘴,昨晚因为其他人都在,她也确实只是在Elsa身上留下了几个吻痕,别的她什么也没干。

“家长们可不会这么认为,他们听说子女有交往对象后的第一反应往往是‘你已经准备要结婚了’。”

Merida给了Anna一个“别打岔”的手势,又继续说道。

“要是你的父母希望了解更详细的事,比如见见这个上了自己女儿的男人,她就得说更多的慌甚至找个假男友来圆场,以此来确保你们俩的关系不会被父母发现。而在此之间,这些都好像跟你毫无关系。当然我这么说或许有些夸大,但你不能保证这些事不会发生。”
“好吧,或许我的建议确实有些缺少考虑,但她也不能说全是我的错吧。”
听Merida这么分析,Anna也觉得自己有错,但还是不觉得所有的错都在自己。
“至少一开始错了的人是你,孩子。”
Merida一脸“谁让你如此欲求不满”的表情看着Anna,起身从柜子里拿出巧克力粉,准备泡杯巧克力。
“Elsa身为姐姐一定比你考虑的更多,或许在外面她会肆无忌惮的向她的朋友介绍你是她的女朋友而不是妹妹,但在父母面前她必须把你的这一身份藏起来,让你们看起来像一对正常的姐妹。”
Merida越说,Anna越觉得之前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一边思考着,Anna一边接过了她递过来的巧克力。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不论哪一方都没义务承担所有。”
“你看起来像个爱情专家。”
Anna捧着手中的热巧克力。
“谢谢夸奖。”
Merida又泡了一杯巧克力给自己。
Merida才不是什么爱情专家。Elsa是学校小有名气的人物,她做事有多理智谨慎Merida亲眼见过,而Anna是个神经大条的冒失鬼,如果这两人吵架,多半的错误一定都在Anna身上。只要找到两人吵架的关键,然后分析Anna错在哪,然后让Anna去道歉,事情就能圆满解决。
发现这一规律的任何人都能被Anna当做是爱情专家。可惜目前为止只有她Merida一个人知道。
“So,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根据以往的经验,Elsa会先躲Anna一段时间,这让Anna想道歉都不那么容易。
“Oh……Oh,我的天,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Well,我会帮你计算天数的。”

Merida在这方面并不打算替Anna出谋划策,她更乐意看Anna怎么花式哄姐姐。
“Oh天,快八点了。”
抱着热巧克力的Merida看了眼手机才发现已经快到上课时间了。
“Hey!Rapunzel!Ariel!快起床,要迟到了!”

“你跟Elsa吵架了?”
Rapunzel抱着书本用手肘戳戳Anna。
“你怎么知道?”
“你保持这一脸便秘的表情已经一早上了,你们俩每次吵架你都是这副表情。”
Rapunzel身为这对姐妹的表亲,她是第一个知道她们隐藏关系的人。
不过那是次意外,那次Rapunzel离家出走去了这两姐妹家,正好姑姑和姑父出国旅行去了。当时Anna很主动的就把自己的房间让给了Rapunzel,于是略微认床的Rapunzel无意中听到了两姐妹半夜运动发出的细小的声音。
Anna至今还记得当时Rapunzel跑进Elsa的房间一把掀开她们的被子时那一脸玩味的表情,还有她的第一句话。
【Wow,这体位和我预料的有点不一样。】
Anna保证当时真想杀了这个表亲。
“Well,你真了解我。”
“所以这次是打算怎么道歉?”
Rapunzel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Anna每次都是把Elsa逼疯的那个,然后Elsa会躲着Anna,而Anna在发现自己不能失去Elsa时拼了命的去把Elsa追回来。
这两姐妹闹别扭总是一样的模式,不一样的形式。
“在这之前我得先想办法见到Elsa。”
Anna对此也很懊恼,她宁愿Elsa对她大吼大叫,把她骂的狗血淋漓,至少自己认输的时候对方还站在自己面前,至少还有个机会道歉。
但她的这个姐姐从来不会这样,而是选择躲起来,想尽办法不与她碰面,或是在必须碰面的时候用哀怨的眼神看她两眼,然后绝对不理她。
这对Anna来说简直就像Elsa在对她说“都是你的错,你害我心情不好了,你让我受委屈了,快跟我道歉”,但在Elsa想通,愿意原谅Anna前,她绝对不会听取Anna的话,只是自己一个劲儿的跟自己较劲。
连Anna都不了解在那段期间里Elsa到底在想些什么。Anna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自己的道歉只是起到缩短Elsa自我封闭的时间,原不原谅自己还是得看Elsa的心情。
这种模式简直能把Anna逼疯。但她还是无法避免这种情况,就跟Rapunzel说的一样,自己是个神经大条到连睡在自己身边的人都不太懂的不合格情人。
在Elsa面前,Anna剩下的唯一的自信大概就是自己爱Elsa,Elsa爱自己了。
“或许你可以连续几天去敲Elsa宿舍的门。”
“上一次我连续敲了三天,于是整个宿舍楼的学姐都认识我了。”
“去她的班上找她?”
“上上次我这么做了,于是她的所有指导教授都认识我了。”
“那趁周末?”
“我敢保证这个周末她不会回家。”
“为什么?”
“我害她不敢见妈妈。”
Anna指了指自己的脖子,Rapunzel立刻表示明白了。
“那你还有别的方法吗?”
“宿舍水管也爬过了,教室窗户也扒过了,半路拦截结果还被老师以逃课的罪名请去办公室喝茶了,等等,我用过什么方法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吧。”
没错,每次出谋划策的人都是Rapunzel,她和Merida简直就像是穿通好的,Merida负责开导,Rapunzel负责出谋划策。
“Uh……当我没问过。”
Rapunzel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不过天知道又傻又天真的Anna真的会这么干?
“Hey,或许你可以试试学校广播,中午的音乐广播是全校范围的,校区和宿舍都会涉及。”
“是你疯了还是我傻了,擅自播放广播我会直接被请去见校长,然后甚至有可能因为扰乱学校纪律被记过甚至是劝退。”
“那总比一直拖着好,上次你们吵架Elsa躲了你多久?一周?”

“一周零三天。”

Anna完全泄了气,她都不敢回忆那段时间她是怎么度过每一天的。

“你忘记Elsa是谁了?身为学生会的主席,由她出面调解的话事情不会这么严重的。”
“我不想再在我原有的错误上再错一次了,我不能总让Elsa替我擦屁股。”
“但在你上高中前确实是Elsa一直在帮你擦屁股。”
Anna立刻狠狠地瞪了Rapunzel一眼。
“好吧,我不说了。”
Rapunzel举起双手表示投降。在Anna快步离开后,Rapunzel又小声补充了一句“在上高中后Elsa照样在帮你‘擦屁股’”。
“Hey!我觉得你还是越早道歉越好,这关系到你的幸福!和性福!”

中午,回到宿舍打算享受午睡的Elsa在听到广播里传出Anna的声音时,差点没把刚喝进嘴里的热巧克力奶茶喷出来。
好吧,其实确实喷出来了。
“Holle?one two three,one two three……OK,咳咳……Elsa,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只考虑自己,把所有的事都推给你。如果我还有资格得到你的原谅,请拜托打开你宿舍的门让我进去,有些话还是想在你面前说。拜托。”
Anna一定是疯了,校长会亲自请她喝热巧克力的。
正在这么想的Elsa在阳台上向宿舍楼下张望了一下,结果就看见正快速跑进宿舍区的Anna。
把剩下的最后一口热巧克力喝下,门就被敲响了。
这个小傻瓜都敢做这种事了,要是自己再不开门,不知道她还会干出什么离谱的事。
于是还是给她开了门。
却没想到一开门,所迎接Elsa的就是一个热情的拥吻。
“Elsa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擅自放广播的,但我真的想不到别的方法让你快点给我道歉的机会了。我觉得我越来越受不了和你分开的感觉了,甚至只是一个早上。早上的事是我不对,我没有为你考虑,我不该说出那么不负责任的话,还有昨晚的事。我希望你能原谅我,别再一个人纠结了,我等不了这么久,我会疯掉的。”
长吻后还没喘过气来的Anna抱着Elsa不放,又说了这一长串的话,真是把她累坏了。
看着Anna眼里快要溢出的乞求,Elsa顿时没了别的想法。

“是我不该向你发脾气。”

“虽然很不想打扰两位亲热,但我好像听到广播在叫Anna去校长办公室了。”
在门口不远处的Rapunzel故意咳嗽了两声打断了两人。

【完】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丨Elsanna档案室授权搬运自Elsanna贴吧或原作者丨未经原作者允许不得转载本文内容,否则将视为侵权丨转载或者引用本文内容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喜欢 (10)
[]
分享 (0)
关于作者: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2)个小伙伴在吐槽
  1. dd
    eatl2020-02-22 21:49 (4天前)
  2. 左七侑侑饼饼2020-01-16 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