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登录
  • 欢迎访问Elsanna档案室,欢迎加入QQ群和谐讨论! QQ群
  • 注册时填写网站名称为“Elsanna档案室”,首字母E大写。
  • Frozen2多语种 ost可在档案室试听啦。
  • 请注意用户名只能为英文和数字,注册后不需要收取邮件,使用用户名和密码可直接登录。
  • 档案室只收录Elsanna向同人文,非EA向勿投
  • 请文章作者在发布分级文章时主动使用“回复可见”功能。

【完结】草莓熟了

Elsanna原创文 野狗姬 2678次浏览 2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作者:临橪Sora

原文链接:https://vicky-lr.lofter.com/

果园的草莓成熟了,Anna女王亲自前往查看过,因为是南方国度的使者送来的种子,女王格外重视这一批种子的栽培。
终于盼到开花授粉,又结出果实。Anna弯下腰,耳边听着果园负责人的介绍,一边欣赏起那水果开出的花来。白色的花瓣,薄而小,配上亮黄色的花芯,结出鲜红的果实。Anna幅度极小地咽了咽口水。
“我们培育的非常用心,保证每一颗的香甜,汁水丰富。”负责人说着,身边的下属便盛着满满一盆草莓走到他们身边,九十度向Anna鞠躬,双手向前将草莓递到Anna面前。负责人示意着,继续说道,“女王陛下可以亲自品尝。”
“不急,”Anna笑着摆了摆手,“您帮我准备一些,我带回王宫给大家尝一尝。”
礼仪课的老师教导过她,再吃相变得优雅之前尽量不要暴露自己的吃相。除此之外,Anna还有一份小心思。她惦记着她在这个世界上最惦念的人——她的亲姐姐。
要知道这可是阿伦戴尔的土地上首次生长出的草莓,意义重大,当然要和Elsa分享,一同品尝这香甜的美味。
她本想麻烦Gale帮自己送信给Elsa,邀请她今晚回来品尝草莓,可下午事物太过繁忙,她焦头烂额竟然将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她实在无法原谅自己将Elsa忘记了这件事,在女王看来,无论发生了多大的事,她都不会允许自己忘记了自己的姐姐。更何况她就这样错失了一个今晚见到Elsa的机会,那些草莓放到明天可能就会不新鲜。女王为此极度苦恼着,身边的大臣和仆人都极为识趣的不再打扰她,却总有人没有这个观察力…
“嘿Anna!呃…我是说,女王陛下。”Kristoff站在走廊的拐角处,露出有些尴尬的笑容,匆匆行礼,“一起吃晚餐吗?”
“我没心情,别烦我好吗Kristoff?”
“你心情不好吗?”
“哈 哈 哈,用你的眼睛找答案,而不是嘴。”Anna拍了拍Kristoff的肩膀,与他擦肩而过,继续向前走去,“我先回房间了。”
随后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补充道,“我是说,我先回,我的房间了。”她似乎觉得自己不够礼貌,想让自己的话不这么冰冷。可回过头看到Kristoff的脸时,却又感受到自己生理本能的排斥,转了回去。
她就这样转了一圈,一句话在嘴里反复斟酌,最后放弃挣扎了似的叹了口气,“祝你晚餐愉快。”
话音未落,她又迈开脚步向前走去。迫不及待地拉开她和身后男人的距离。
“好…也…希望你愉快…”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他很清楚Anna没有在意他说什么,她已经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Kristoff叹了口气,从北地回来后,她似乎变了许多。
他明明和她——这个国度的新一任女王,订了婚。却成了历史上最惨的王夫,订婚后彻底分居。Anna口口声声说结婚前同居不合规矩,如果Kristoff反驳或者争辩,她便会使出自己的必杀技——女王的命令,来压制他。
为什么会这样呢?Anna也思考过这个问题,她和很多结了婚的女孩交谈,希望解开自己内心的疑问。
“你们会排斥自己的丈夫触碰自己吗?”
“会抗拒和他同床共枕吗?”
“会觉得和他在一起时很不自在吗?”
无论Anna提出多少问题,她们的回答都如出一辙——不会。
真是让人头大,Anna脱下自己的礼服,换上自己柔软的睡衣。果然,还是这件最舒服了。礼服实在有些束缚,更别说还要她时时刻刻挺直腰板、面带笑容,保持端庄又温和的笑容。
她从自己更衣的屏风里走出来,一边松开自己盘了一天的头发,一边喃喃自语,“真是太累了,世界上怎么会有‘女王’这么不是人干的工作。”说着,她瞟了一眼坐在床边的Elsa,“是吧Elsa?”
“……”
“Wait,what?Elsa?”Anna盯着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Elsa 笑的十分虚心,身体微微有些紧绷,她吞吞吐吐了半天,干笑了两声,“嗨Anna。”
“嗨?你怎么会在这?你从哪进来的?我明明锁了门。”
“呃…嗯…我以为这里没人,所以我走了窗户。”
“….”Anna仔细思索了许久却依旧没有找出自己姐姐这前后两句话的逻辑关系,“算了,你突然回来是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我只是想回来看看…”Elsa的双手交叉扣在一起,紧张地互相摩挲着。
“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Elsa,”Anna走上前,跪坐在床边,望着Elsa的双眼,“你不需要偷偷摸摸地回来。”
“你又怎么会在这里?”Elsa欲言又止了一阵,最终选择改变了话题,反问对方。
“我…”Anna发出一声叹息,垂下了头,目光落在自己的双膝上,“我如果告诉你,你一定无法接受,还会觉得我疯了。”
“Anna?”Elsa的记忆里,Anna几乎没有露出过如此的神情。她是个藏不住秘密的女孩,隐藏自己的心事实在不适合她,“你是我妹妹,我永远会理解你。”
Anna抬起头望着Elsa,那双冰蓝色的双眼是那么的让人信任,给人力量。Elsa的目光温柔,声音温凉,好似可以包容她的一切。“我是你的妹妹,你会永远理解我?”
“当然,这不用怀疑。”
“那我要嫁给Hans的时候呢?”Anna盯着她,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
“Anna…”
“听我说Elsa,”Anna打断了Elsa的解释,她很清楚在Hans的问题上Elsa是对的,这件事不需要解释。比起Hans,现在的情况更为棘手,“我是你妹妹,才是现在的问题所在。”
“……”Elsa抿紧了嘴角,她像预感到了什么似的。上半身微微向前倾,想靠近Anna一些,仿佛下一秒她们就要永世分离。
“从小到大,因为我是你的妹妹,你陪我半夜胡闹、陪我堆雪人、陪我吃巧克力…哪怕我们十三年没有见面,我也知道你一直和我在一起。”Anna低着头,Elsa看不到她的表情,她也看不到Elsa,“后来更是这样,你陪我过生日、陪我过圣诞节、陪我度过一天又一天,我也习惯身边有你,因为你是我的姐姐。”
她顿了顿,继续说道,“我知道,因为我们是姐妹,是桥梁的两头,所以我们永远在一起。你想去的冒险我都会陪你一起,我想玩的游戏你准时参加。”她终于抬起头,对上Elsa的双眼,眼中竟有一丝祈求和悲哀,“如果因为我是你妹妹,我喜欢的你便都喜欢。那我喜欢你,你也能接受我吗?”
“….Anna?”Elsa用了几秒的时间才理解了Anna在做什么,她并不是做好了嫁给Kristoff的准备,而是…在向自己表白。
“别,别急着拒绝我。”Anna抬手阻止了Elsa的话,“你一定觉得我疯了,比要嫁给一个刚认识一天的男人更疯狂的就是想嫁给自己的亲姐姐,不过好在我们认识了很久了。”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Anna?”
“我知道,我很清醒。实际上我好几太前就打算说这些,但我还在组织语言。实际上我在以为你…我是说,我以为我失去你了的时候,就意识到了这一点。相比与你分离,我情愿与你一同死去。我爱你,Elsa,我无法欺骗自己。”
“可你答应了一个男人的求婚。”Elsa微微皱起了眉,身体先后靠了一些,“在我面前。”
“不,没有,你记错了!”
“不可能,我记性很好。还有那枚戒指…”Elsa说着,望向Anna的无名指,可那上面却空空如也,仿佛真的是她记错了似的,“戒指呢?”
“我擅自摘掉了。”Anna耸耸肩,她最擅长笑的没心没肺,最擅长将自己扮成阳光,照亮温暖别人。她努力笑着,却渐渐红了眼眶,“我无法面对Kristoff,无法面对你,甚至无法面对我自己。你说的对Elsa,我是个大傻瓜,我把感情的事弄得一团糟…”
她低下头轻声啜泣起来,强烈的挫败感包裹着她。她兜兜转转,绕了好大一圈,才终于明白,自己最爱的人这么近。她们最遥远时,也不过只隔了一扇门的距离。但她们的心却依偎在一起,从未分离。
“嘿,向日葵也落泪了呢。”Elsa用拇指轻轻擦去她面颊的泪水,面前的人梨花带雨实在让Elsa心疼。
“你还能理解我吗,Sis?”
“我…不能。”
Anna一怔,随后很快便说服了自己似的点了点头,“是啊,是很奇怪…你忘记就好..就当做我….”
“实际上,即便我是你的姐姐,我也并不能理解你全部的想法。”Elsa伸手将Anna拉进怀里,用手臂抱着她,“我们的思维、性格、处理问题的方式,大多是不同的。我未必会真的理解你,你也未必真的理解我。可我信任你,就像你无条件的相信我一样。不需要百分之百的统一思维,去依旧可以步调一致。”
“Elsa…”Anna仿佛听到一段情话,她靠在她的怀里,轻声唤着自己姐姐的名字作为回应。
“你说你以为你失去我了,”她突然笑了,笑声在Anna的耳边格外迷人,“我又何尝不曾以为失去了你。”
Hans告诉她,Anna不在了,那种悲痛她现在依旧可以清晰忆起。仿佛心口被人开了一个洞,冷风呼啸而过,带走了心脏的最后一滴血液。随后她又眼睁睁地看着Anna伫立在自己面前,成为一座冰雕,维持着保护自己的动作。
“我能和你说一件疯狂的事吗?”Elsa的面颊靠在Anna的额头上,感受到Anna点头后才温柔询问,“你愿意嫁给自己的姐姐吗?”
“我能说一句更疯狂的吗?”Anna仰起头,望着她的侧颜,“我愿意。”
Elsa手指拂过Anna手,在她的无名指上留下一枚戒指。她弯眼浅笑,如获至宝。
“居然不是钻戒?堂堂冰雪女王,这么小气?”
“这一枚,你擅自可摘不下去。”
“我有件重要的事还没说!”Anna突然想起了什么,坐起了身面对着Elsa,“草莓熟了,你想不想吃草莓?”
“想。”
“我吩咐他们送过…唔…”
“不用这么麻烦,面前就有。”
“..嗯…我明早还要回见外宾…”
【你们会排斥自己的丈夫触碰自己吗?】
Elsa的手游着,抚摸着Anna的大腿内侧,按压揉捏。柔软紧贴着柔软,细腻包裹着细腻。Elsa亲吻着她,在她身上留下一处处自己的痕迹。外宾?她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布,Anna是她的妻子,是她此生挚爱,无她不行,非她不可。
【会抗拒和他同床共枕吗?】
Anna的身体颤抖着,Elsa冰凉的舌尖滑过她敏感的下体,她发誓她不想,却还是发出了低低的呻吟。她将自己的腰浮起来,她想迎接Elsa的全部,将自己的全部作为送给她的见面礼。
【会觉得和他在一起时很不自在吗?】
Anna将两腿分开,含住Elsa的手指。她强烈的收缩着,随着手指的滑动挺起腰身,发出一声比一声高亢的欢愉声。
Anna时候再次问起自己这三个问题,她望着Elsa在身边的睡颜,答案清晰而明了。不是爱情的错,错在自己选错了人。
她将戒指退还给Kristoff,向他道歉,希望得到他的谅解。
“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Anna快要离开房间时,Kristoff低声问道。
发生了什么吗,,,Anna思索了两秒,转头望向Kristoff,那笑容太过幸福,看得Kristoff失了神。他甚至没有听清楚Anna回答了什么,恍惚间他听到Anna对她说——
“那日,草莓熟了。”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丨Elsanna档案室授权搬运自Elsanna贴吧或原作者丨未经原作者允许不得转载本文内容,否则将视为侵权丨转载或者引用本文内容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喜欢 (32)
[]
分享 (0)
关于作者: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2)个小伙伴在吐槽
  1. 不错啊
    lsxGC2019-12-29 19:36
  2. 哦吼 草莓熟咯
    elsanna永恒2019-12-29 0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