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登录
  • 欢迎访问Elsanna档案室,欢迎加入QQ群和谐讨论! QQ群
  • 注册时填写网站名称为“Elsanna档案室”,首字母E大写。
  • Frozen2多语种 ost可在档案室试听啦。
  • 请注意用户名只能为英文和数字,注册后不需要收取邮件,使用用户名和密码可直接登录。
  • 档案室只收录Elsanna向同人文,非EA向勿投
  • 请文章作者在发布分级文章时主动使用“回复可见”功能。

【圣诞贺文】2019 Merry Christmas

Elsanna原创文 野狗姬 1500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作者:阿肯

安娜的生命里有两份情。一个男孩单纯得像象牙白的干净铃兰,而另一个女孩则是妖冶却危险的克莱茵蓝彼岸花。和他之间,那情意是温馨的、绵长的,以致她甚至没有用心感觉过是否真的恋爱。她想跟他在一起——有克里斯托弗的安娜是快乐的,他绝不吝惜给予自己全部的感情。
  
  而和她,难以定义。
  
  彼时,他喊,“嘿,艾莎。”
  
  莫名的感情涌上脊梁,安娜停驻脚步,跟着回头,在狭长的走廊阴影中,一眼望见了美丽的淡金色盘发。艾莎的眼是璀灿的矢车菊蓝宝石,是皇冠上镶嵌的恒星,只可观瞻,不可亵弄。走至平行时,彼此交换或冷或热的眼色,艾莎躲闪,而安娜玩味。擦肩的时候飘来独有的冷香。她们的关系,如亲。密,如陌生。
  
  艾莎坐在王座上,或是站在夜色下的高台边时,端庄优雅的言行和笑意,迷了所有膜拜臣民的视线,迷不倒安娜清澈的湖绿色瞳光。她在下雨的清晨对自己的姐姐笑,像印了朝。阳的晨露。“嗨,早安,艾莎。”
  
  “我要去晨会了。”艾莎说,同时回以不轻不重的微笑,面容美好,风吹起她白金色的发,斑驳的阳光化作晶莹钻石的碎片,她的眼珠像稀世珠宝一样明亮。骤然,克莱茵蓝彼岸花化作安娜胸中的一片汪。洋,逃不开,兀自沉溺。
  
  她在降生这个红尘俗世间时,第一眼便看见了她,从来不用寻找,因为她们流着相同的血液,一脉相连。她喃喃,有从前的博学圣洁,又有如今的妖。艳神秘……我喜欢这样的姐姐。
  
  一直到两人决裂又和好后的第一个圣诞节夜晚。她以女王身份在阿伦戴尔城堡庭院接见民众,开办宴会。她的笑容如此淡雅,又眼光深邃。她双手张。开,仰望万里夜空,抬头便吻到繁星,俯首时信。徒摩肩接踵,仿佛站在众人之巅指点江山的列奥尼达。她有些微醺,红发少。女却突然猫着腰出现,攥紧了她的手,将她一路带回卧室,扬起顽皮的笑,“艾莎,我等你好久。”
  
  安娜的笑容钉在璀璨的面颜上,犹如夜色里不落的太阳。她似是早有淮备,不慌不忙将艾莎拉至门后的阴影处,回头点起一支蜡烛,微小的火光映照著双手捧著的巧克力蛋糕。
  
  “圣诞快乐,我亲爱的……姐姐。”
  
  安娜挖下一小块蛋糕,步步逼近,艾莎后退,直到背贴上和自己同样温度的砖墙,口。中便被塞。进了甜腻、温润的食物。红发女孩的笑容是渗入其中的酒心巧克力,吃完以后,抽。出手指吮干净指尖的味道。
  
  艾莎看着,笑得有些吃力,准备推开虚掩的门。“谢谢你,安娜,可我不能久留,我还有客人。”随即在妹妹的侧颊浅浅一吻。她的体温很低,嘴唇的触。碰很舒服。安娜一愣,随即又咯咯地笑起来,像很久以前某个下雨的清晨。
  
  她上前强行松开艾莎严实地包裹至脖颈处的纽扣,将她逼得无路可退,嘴唇便灼在那掩藏得太久的肌肤上,如一缕火苗,引得对方颤。抖喘息不已。
  
  此时门外脚步声靠近。
  
  是Gerda.
  
  “女王陛下,您在吗?Kai告知我您似乎回房了。安大拉西亚的国王和王。后还在等著您的接见。”
  
  安娜蒙住艾莎的唇,在她脖颈最明显的地方无法遮掩地印下深红色的吻痕,轻声低语,“如果你想现在被看到这个的话,出去吧。”
  
  艾莎无言,安娜一边吹熄蜡烛,脱。下裙裾,露。出薄如蝉翼的丝质寝衣若有若无撩。动著艾莎的肌肤。艾莎看不真切她的体致,可是她的热度,她的味道,以往她固执地认为不可违逆的伦。理,因为物理上的拉近,突然都变幻成神。圣。不。可。侵。犯的迷人。眼前的女孩是魔术师。
  
  她将艾莎挡入身后的阴影,将房门半拉开,抱以友好的微笑。
  
  “我有些不舒服,所以回房早睡,姐姐她来看看我而已,已经走了。”
  
  她陈述著自己的一套说辞打发了Gerda.
  
  “我得走了,安娜,你今天有些不对劲。”
  
  “留下陪我。”
  
  “你想怎样?”
  
  安娜今。晚亲手撕。破了她心中的平衡线,从此阿伦戴尔女王的身份再不是谁人都不曾触。碰的禁地。宛若十二时的魔法被钟声骤然结束,她面容苍白,站在黑。暗的斗室里被褪。下了华丽的伪装。
  
  红发少。女掀开窗帘,外面的世界一片纯白,夜空星光破碎,身旁的君王在朦胧月光笼罩下,似是轻忽地散发着霞雾般的光晕。推开窗户,安娜爬上木制窗框,再迈上摇摇欲坠的秋千,张。开两臂,迎着晚风笑得快乐无比。
  
  你想怎样?那双充满生命力的湖绿色眸子正一点点瓦解艾莎的心防。紧张地伸手向前,却被安娜灵巧躲过。她像在悬崖上跳动的舞者。
  
  我想怎样?我想怎样?我想拆下你的面具,我想和你玩危险的游戏,我想成为你生命中独一无二的眷恋。我看透了别人看不透的隐忍,看透了你心中同样的渴求。她跳回屋里,指尖一点点抚过艾莎的脖颈,向上勾过她精致完美的轮廓。艾莎脊背涌上快。意的寒凉,全身毛孔扩张。她闭上眼睛,幻想安娜不是自己的亲妹妹,而是中世纪俏皮机敏,诱拐她喝下致命毒药的魔女。她们的关系奇妙,如陌生,如亲。密。安娜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带我去看雪吧,艾莎。”
  
  安娜想起早些时月,那时盛夏的树叶盛载着晨露,空气弥漫湿。润的生机。金发的驯鹿少年习惯站在灯柱旁,阳光得像透过枝叶缝隙落下的大大小小的光圈。克里斯托弗每次见到她便欣喜地迎上去,而少。女会嘴角勾起微笑,蹦跳着跑近他的身边。
  
  他们会走过繁华的街市,在肃静的教。堂前赞叹建筑上精美的细节,也在简单的午餐后坐在港口石阶,面朝海洋,她听他絮絮叨叨讲生活琐事,引得自己笑个不停。安娜知道,因为有克里斯托弗的自己是快乐的,所以即使只是和他保持暧昧,他也绝不吝惜给予自己的感情。
  
  然而暧昧的另一个层面,是其中的一方,并没有拉近彼此关系的打算。比友谊深了一层,比爱慕,少了一步。
  
  至关重要的一步。
  
  终于夏去冬来,积雪的港口,她看着克里斯托弗拿出为自己淮备的平安夜礼物——一枚戒指,心中蓦地不愿接受。男孩的礼物让她有些措手不及,她甚至也忘记了淮备礼物好送还给他。于是她幡然醒。悟,自己从没有正视过他。她只是像无知少。女,因为知道他的爱意,因为喜欢听他爽朗的笑声,因为和他一起,永远有着童年曾拥有过的简单与轻。松,所以她要留他在身边。那快乐的情意是温馨的、绵长的,然而那不是爱情。
  
  她愿意听他的话语,却不想牵起他的双手。
  
  他愿意保护她同样天真的笑容,却未明白她真正要的快乐。
  
  她愿意和他靠在一起,却从不曾因为身。体的短暂触。碰,引起过战栗的快。感。
  
  少年说着真挚的话语,“我会让你快乐的,安娜,嫁给我好吗。”
  
  安娜倏地拉开彼此的距离,脑中浮现起那片比汪。洋更深的冰蓝色瞳孔,一如克莱茵蓝彼岸花,妖冶却危险,若即若离,幻化成她们每次擦肩时,独有的冷香。
  
  她们像皮拉莫斯和提斯柏那般,压抑的情感最终要冲破每个清晨亲。吻过的围墙,在对方生命里安营扎寨。
  
  心中有些东西,就成了形,衍生为某种意志坚定的决意脱口而出。
  
  对他有些残。忍,对她是新的开始。好在并非完全不可接受,她感谢他的大度。
  
  圣诞雪夜,站在人群之中,高台上傲气的身影寂寞地落进安娜的瞳孔,让她胸中激荡不已。
  
  “艾莎,我等你好久。”
  
  房内,安娜在她耳边细若游丝地喽喃,亲手解。开她颈前的纽扣,扶着她瘦削的肩,叹息似地微笑,火。热的嘴唇印在她苍冷的肌肤上,那唯一模糊抵。抗着的伪装界限。
  
  她一直固执地等她,而她一直执拗地回避。
  
  她们的关系奇妙,如陌生,如亲。密。如情人。
  
  最后,艾莎牵起她白。皙的手背,印下虔诚的浅吻。而对方火。热的嘴唇落在冰蓝色的火苗上,激起危险的快。感。安娜微凉的指尖从眉心轻轻往下滑,眼角、睫毛、颧骨、鼻翼……最后停留在艾莎干燥的唇。瓣上,恋恋不舍地来回触。摸。艾莎蹙紧的眉头渐渐放松,嘴唇焦灼的感觉终于把她逼入丢弃了伪装和抵。抗的穷。途。末。路。
  
  再久一些,再长一会,再深一点吧。
  
  不…这还不够。
  
  安娜想要更真。实的,想要那深邃神秘的双眼对她的凝望,那芬芳的唇对她的奉献……就对她一人。她要那至高的女人对她投降。
  
  她在她的女王耳边低声地咏唱,“带我去看雪,艾莎。”
  
  淡金发的少。女像被塞壬诱。惑的水手,不受控地拉近她们的距离,把答复直接烙入她渴望以久却不敢触。碰的绯丽上,让她习惯压抑感情的胸腔发出一声沉沦的婉叹,让她一发不可收拾地难以停止。
  
  她们踩上秋千,闭眼仿佛置身无垠的宇宙,唯一的光源是对方炽。热的情感。于是她执起红发少。女的手,语气温柔又认真,“跟我去看雪吧,安娜。”
  
  她的安娜,她的妹妹,她的爱人。
  
  再深一点,再长一会,再久一些,请保持这样,一直到永恒的尾巴在你我的轮廓上画下岁月的年轮。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丨Elsanna档案室授权搬运自Elsanna贴吧或原作者丨未经原作者允许不得转载本文内容,否则将视为侵权丨转载或者引用本文内容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喜欢 (23)
[]
分享 (0)
关于作者: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圣诞贺文】2019 Merry Christmas野狗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