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登录
  • 欢迎访问Elsanna档案室,欢迎加入QQ群和谐讨论! QQ群
  • 注册时填写网站名称为“Elsanna档案室”,首字母E大写。
  • Frozen2多语种 ost可在档案室试听啦。
  • 请注意用户名只能为英文和数字,注册后不需要收取邮件,使用用户名和密码可直接登录。
  • 档案室只收录Elsanna向同人文,非EA向勿投
  • 请文章作者在发布分级文章时主动使用“回复可见”功能。

【圣诞贺文】之《三个奇迹》

Elsanna原创文 缄口不言 2005次浏览 3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介绍:

  1. 本人萌新一枚,在五年前错过了Frozen的热度时才观看了Frozen,也错过了和你们相识的机会,F2上映没有错过,培(染)养(上)了爱(毒)好(瘾),第一次参与活动写文,凑个热度,文笔很差,望轻喷,当个热闹看看就行了。

另外,本短文用到了冰一冰二两个番外还有官方小说的一些情节,但没有看过官方小说不要紧,不会影响这篇文的主体的。

时间紧任务急,我大概用了三天攒的这篇短文,质量上一定不会太令人满意,当然,这只是一个次要的影响因素,因为:

我综合来看在写东西的各个方面都十分渣,远远比不上各位大佬们,大家能看看这篇文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和鼓励了。感谢贴吧提供的这次活动,让我有机会表达一下对Frozen的热爱。

话不多说了,上文,题目为《三个奇迹》。

献给Arendelle,那个带给我们美好的地方。

三个奇迹

一个月前,Anna察觉到了不对劲。

Elsa越来越少地出现在了她的视野里,她本应该一周至少回来看自己一次,可已经过去两个星期了,她还是没有来。如果Elsa有事情,她一定会知道的,至少Gale会告诉自己。

她在王国扩张工程上忙得不可开交,没有时间动身前往北地,那边没有传来任何讯息,她左右为难,挂在脸上的憔悴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待在她身边的Olaf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她也就稍微安心些,至少她的,她的姐姐还是安全的。

她已经拜托信使寄一封信给Elsa,信使走了四天了,按理说他已经能带着信回来了,可是自己仍然没有收到信。

“拜托了,她出不了任何事情,她在北地过得很好,可能比我还要忙吧!”她如是给予自己心理暗示。

窗外的落叶已经堆积很多了,那是Anna的杰作,她在成为女王后的第一个星期里,就在城堡内栽植了很多树,她向仆人们解释自己不是心血来潮,而是有特殊的意义。当然这也没给仆人们造成太大的麻烦,因为落叶都被Anna收集起来了。

现在的她已经无暇去收集叶子了,她更多的是想着信使能早点把Elsa的信带给她。她常在检阅公文时走心,身在Arendelle,心已经去了北地森林。

等待是令人难以忍受的,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她最近几天总是梦到暗海,这海洋有着汹涌的海浪,能够轻松摧毁一条渔船,即使Elsa已经把Nokk收服,她仍然觉得那是一个可怕的地方,看似平静的水面下暗藏杀机,在她的印象中,那发生过两次生离死别。

幸运的是,她总是梦见自己站在离暗海很远的沙滩上,浪花再如何凶残,也无法触摸到她,那只是梦罢了。

三个多月以前,她与Elsa经历了一场噩梦,那噩梦缠绕了她十三年,终于被她和Elsa共同除掉了。

类比现在,她可以推断出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但她没有那么想,她不断地暗示自己,不会再有生离死别了,Elsa说过,一切都结束了。

那么,她为什么还不出现?

为什么?

为什么……她还不回来?她是厌弃我了吗?

Anna终于被攻破了最后一道心里防线,她已经躺在床上辗转了一个小时没有睡着了。她猛地坐起来,双眼睁大,紧盯着卧室的窗户。

窗户上什么也没有,外面的天是黑的。

Anna又倒了下去,强忍着眼泪,捂着眼睛,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发出哭泣的声音。她已经是个女王了,不应该为了这点……小事而哭泣。

好吧,其实对于自己来说,这并不是小事。她将枕头盖在自己的头上,强迫着自己入睡。

Elsa,我想你了,你为什么还不出现?

隐隐约约中,她想象着自己听到了摇篮曲,声音很柔美,令人怀念。

……

Anna不知自己昨晚是如何睡着的,早上起来,她状态不是很好,往常来说,她会倒头继续睡,直到Gerda来叫她,而今天她没能这么做。Anna揉了揉眼睛,下了床,手指划过的床单上,残留着一丝余温。

她收到信了。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她仍然没有开心起来,反而更加情绪低落了,因为Elsa寄回来的信中是这样写的:

“亲爱的Anna,我很好,最近有些事,我会在圣诞节前回到你身边。——Elsa”

她很清楚,这不是Elsa的笔迹,能看出来,写这封信的人尽了力才模仿出Elsa的笔迹,但还是被Anna只用了一眼就看出来了。

她没有再寄信过去,只是在空暇的时刻趴在窗边,望着白云——下方的北方森林。

她承认,她曾经很多次站在窗边如是望着北地,但只有一次,她看到了Elsa,她当时正在林间骑马,只是一瞬间,她就消失了。

她不想被称作“偷窥者”,但她又非常想念她的姐姐。

她现在更是,想她想疯了。

她似乎可以听到孩子们在林间捉迷藏,她想起了自己小时候也经常和Elsa玩捉迷藏,只是现在是个大人了,身体藏不住了。

其实,她仍然想和Elsa一起愉快地玩耍,但责任与使命没允许她们能这么做。

她没有在窗边逗留太久。

……

平安夜的前三天,Arendelle就开始了全民性的圣诞装束,所有的街道都被挂上了圣诞条幅,所有的巷子里都摆放着圣诞树,甚至有的家庭的烟筒上都挂着星星。

上天降临了一场大雪,把大地掩在了白色纱帐里,城堡的围墙上积满了雪,沉甸甸的,似乎有一点响动就会塌下来,Anna还没有下令开始圣诞装束,所以所有的装饰品仍然都被放在阁楼里,她还在等。

不论你身处世界的哪个角落,我…Arendelle的大门永远都为你敞开。

你听到了吗,Elsa?

平安夜的那天下午,Anna终于同意开始王宫的装饰工作,仆人们急匆匆地把礼物盒和圣诞树搬来搬去,彩色铃铛在风雪中“铛铛”作响,Kai在地下室找到了用过的大钟,和Gerda商量着如何用绳子把它运送到钟楼上,点燃了的油灯在冰雪世界里摇曳着红光,吸引着远方的过客。

最后一棵圣诞树被固定住了,王宫作为最后一个开始装饰圣诞的地点也完成了它的装束,现在,整个Arendelle已经完成了圣诞装束。这意味着圣诞庆典就要开始了。

“她说她今晚会来,我相信。”

那是一个守望者的期许。

城门已经打开,人们鱼贯而入,部分北地人也在行列中,他们被邀请来Arendelle一起过圣诞节,顺便更好地了解双方的文化。Anna给所有劳工放了假,他们在完成圣诞庆典后,就可以回去陪伴家人了。

她不想去问北地人Elsa没有协同一起来的缘由,她一直在想方设法地回避北地人,她不想从她们的口中听到任何自己不想听到的结果,但其实她没有想,她认为Elsa一定会来的。

她默默地握紧了拳头,凝望着北方的天空,拉起一道红色的背影。

“铛——铛——铛——”

“铛——铛——铛——”

零点到来了,钟声被敲响了。

声波传播在漫天飞雪中,驱散飘着的银屑,带着孩子们的心愿冲向天空。余波传到了到山间的峡谷。

她迟到了,她没有准时出席圣诞庆典。

她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听到钟声,也不记得自己作为女王吟诵了什么圣诞颂诗,在她的耳畔,世界是安静的。

没有什么声音能进入她的耳朵。

Anna在沉默中离开了空无一人的王宫,她到了峡湾旁边的一块高地上,那儿有新雪,积了薄薄的一层,细腻的像Elsa的发丝。她坐在新雪旁边的一块石头上,正对着峡湾,阿伦弗洛峡湾。

大地沉默着,原本刮着的寒风好似静止了一般,雪花凝在了天空中,像是飞散的白花。在峡湾里嘎吱想着的木船惊动了潜在水底的鱼儿,它一个趔趄激起了水面上小小的扰动,水面就立刻结冰了。

当然,这一切她都没有看到。

但她睁大着眼睛。

地平线的位置有一个身影,相隔甚远,她也能看到她穿着白色的衣服。她没有惊叹自己视力多么好,那都是过去的她了。

她笑了。

马蹄声仿佛就在耳边,一遍又一遍地踏着,像是,人间的天籁。

……

夜已深,人已寐,星已沉,情却醒。

她和她牵着手走在峡湾上,经过了那只正在嘎吱作响的木船,停了下来。

Elsa穿的很少,但她不觉寒冷,Anna没有说话,但她初心如故。

她说:“对不起,Anna,我迟到了,我……”

Anna打断了她说话,抢着说道:“不,你不必说对不起,我知道你很忙,我永远不会责怪你。”她说话时没有看着Elsa的眼睛,导致Elsa不能确定自己是否真的令小天使不愉快了。

“Anna,谢谢你能体谅我,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呢?我让他们不要打扰我,但如果我知道是Anna寄来的信我一定会亲自回信的,我还错过了圣诞庆典……”她低下头,说道。

Anna转过身来正对着她,双手捧着她的肩,说:“你没有迟到,你错过的仅仅是Arendelle的圣诞庆典而已,那又没有我想见到的人。”

她缓缓地抬起头,她不太明白这话的含义。她不是很喜欢和人打交道吗?

下一瞬间,她看到了Anna的眼睛,她明白了。

Anna扶着她肩的手又垂了下去,她牵起她的手,带着她沿着海岸线向那边的峭壁一路小跑。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两周前来看过我吗?”Anna问道。

“我……好吧,其实我来过,但不忍心吵醒你。”

“嗯……我就知道,那独属于你的味道和甜美的摇篮曲我是忘不了的。”她说。

她和她走到了峭壁前,这块峭壁被称为“情之谷”,Arendelle的居民经常会来这里许下彼此的誓言,而现在正是圣诞节,他们不会有人来到这儿的。

海面十分平静,像是一块镜子,倒映着繁星璀璨的星空,月亮斜挂在天空中,周围缀满了灿烂的星火。旁人看到这番景色,可能会惊掉下巴,而此刻的Anna觉得,这不及她旁边那位的万分之一。

她们都在等着彼此说出“景色真美!”这句话,然后说:“景色不如你。”。

最终,是Anna搅破了僵局。

“我们还有一个庆典,属于你和我的圣诞,”她顿了顿,像是在鼓足自己的勇气。

Elsa看着她,像是看着自己的心。

她水蓝色的眼睛总是能给她带来富足感,她最终鼓足了勇气。

“Elsa,你知道吗,我有一句话想对你说……”

很久很久以前,在那个有轨电车还没有被发明的时代,产生了两个奇迹。

一个被称为“冰魔法”,它拥有控制世间一切冰雪的能力,被称为“自然给予的使命”。

另一个奇迹的载体是一个人,她降生在和冰魔法相同的时代里,她把她最真挚的情感带给了冰魔法,被称为“自然给予的礼物”。

所以,那个时代又被成为“冰雪奇缘”时代。

当然,它是传说,也不代表并不存在。

平安夜那天晚上,一艘满载着圣诞树的货船停靠在了岸边,显然,它来的太晚了,人们都已经把圣诞树摆在了家中,也许它可以留到明年再被拿出来售卖。

火红的烛光取代了电灯,烛焰在风中摇曳着,整齐的街道上空无一人,而两侧的房子里却并不安静。仔细听,有念颂文的,有举行家庭派对的,还有许愿的。

我们不妨把目光投在这儿,那间屋子,无论是从外面看还是从里面看,那都是一间温馨的屋子,一位母亲正在为她的女儿唱赞颂诗,可以用来哄小孩子的赞颂诗。

诗言:

 

你是会生病的姐姐,我是会打颤的妹妹。

小时,我憧憬冬天的颜色,你便创造了雪。

我把你从睡梦中叫醒,你温柔地把我推到一边。

后来啊,冰凌抹去了我的记忆,我忘记了那缕白发诞生的缘由。

直到加冕日,我才读懂你孤独十三年的萧索。

 

你慌张地走了,留下了一片冰雪的冻土;

我拼命地追着,追寻你上山的印足。

你把我再一次拒之门外,我险些跌落深谷。

我逐渐感受到了寒冷,仿佛是你四千多个日日夜夜的孤独。

我趴在壁炉边,准备替你赎下你本不应承担的恶楚。

 

我听到了外面刮风的声音,于是我缓慢地走出门外。

我再次看到了你,你俯在冰面上呼吸。

我看到了锋利的剑刃,而你却浑然不知。

我跑在结着冰的湖面上,替你挡下了剑影。

我感到了窒息,和生命流逝的加速。

 

你是我数千个日夜的玩伴,是我最亲的姐妹。

即使你把我拒之门外,我也要向你展示我的存在。

我渴望宣扬我会魔法的姐妹,我盼着久敞的天空能温暖世间。

你若问我为什么这般不畏死亡,我便答:

因为你是我的姐姐,是我唯一的,姐妹。

 

天气变得晴朗,久久徘徊的寒冷终被驱散。

我感受到了阳光的温暖,大地的温柔,风儿的热情。

在我身后,是一阵急促的呼吸。

我转过头去,与你对视,我看到——

你用你那胜过一切的爱,照亮了世间的阴霾。

 

你摘下了手套,再次成为我最亲近的姐妹。

你尽心为我准备生日,却意外得了风寒。

你带着我一起去探寻北极光,陪伴我走在夕阳的峡湾边。

你和我筹备圣诞宴会,找到了我们独有的传统。

你我探寻了森林的秘密,战胜了我们共同的梦魇。

 

呼唤声在远方响起,你我再次踏上了征程。

迷雾层层的背后,诠释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记得母亲说不要走的太远,却独自沉溺。

你把我推向了彼岸,自己踏上了未知的征程。

我遗憾不能助你一力,蹲在阴暗的山洞中,等着你归来。

 

我看到了冰雕,和飘散的雪花。

我回想起了共同度过的千个日夜,快乐或曾经。

我缩起身子,难以接受这一切。

你是上天赐予我的向导,是我的引航人。

此刻,我不知如何追寻你的脚步。

 

发生的事情总有挽回的办法,安娜和艾莎要互相帮助。

你在窗边看着世界的变化,我望着窗边的你而长大。

你跨过黑暗去探寻了真相,我驻足凝视遥远的天际。

你把生命当做真相的誓言,我就为你完成未了的心愿。

我看着大坝碎成齑粉,洪水涌入峡湾。

 

我们飘扬的国旗,我们盛开的番红花,我们成熟的南瓜田。

所有的美好都发生在此,在这儿,我们长大的地方。

多谢老天还留给我们生命,一个重建家园的机会。

呼啸而来的猛兽奔向了不堪一击的城堡,浪花侵蚀着山间的岩石。

一些事情从不改变,正如退去的洪水,它应流回它原本的航道。

 

森林复兴已然完成,我正迷茫于前途未来。

你要我管理好阿伦黛尔,我如今重任着肩。

可是我怎能如此忘怀,直至我听见风声。

你潇洒地骑着水马,停在我面前。

我紧紧地抱住了你,就像抓住了生命的全部。

 

是的,是的,我什么都可以不要,但我要你。

我感受到你温热的呼吸,那是生命的喷薄与跳动。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我的姐妹,我的挚爱,我的唯一。

多想这样子,矢志不渝。

 

你说你有一个梦想,我说我有一颗太阳。

我可以开怀地大笑,你可以自由地飞翔。

遗忘了的事物不会永远被遗忘,终有一天,它会在新芽里生长。

互念着彼此,大地在打鼾,浪花在飘扬。

我爱你,艾莎,天地久长。

 

母亲唱完了这首赞颂诗,她的女儿仍然沉浸在这个美好的故事中,她蓝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目光始终会聚在一个物体上,那是一幅古代风格的画像,据说是几个世纪前的宫廷画师画的,她看不懂画像的内容,却仍然紧盯着画像。

母亲顺过她的视线方向看去,她也看到了那幅画,她笑了笑,知道她的宝贝又没有认真听了,于是说了句:“艾莎?你有在听吗?”

小女孩看向她的妈妈,答道:“我在听了!她们最后怎么样了?”

母亲露出了惊奇的表情,这次她居然认真听她唱赞颂诗了,显然,她也不知道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样子的。

“她们过得很幸福。”母亲抚摸着她的小脑袋,她银白色的发丝很好地继承了她的父亲,出生后,大家就发现了她与画中的冰雪女王的相似之处:一样的容颜,一样的发色,一样的眼睛,但没有冰魔法。

她不知道家族史上究竟有没有那个被称为“冰雪女王”的人物,毕竟那是两百年前的事情了,这幅画像的来源她尚且还不清楚,但当她的天使降临在这世间,她对着小家伙叫“艾莎”的名字时,她开心地笑了起来。

“艾莎,这是一个好名字。”

自那时起,她就有了名字,几乎是在点指间就想出的名字。她的父亲曾问道:“为什么说这是一个好名字?”

“这……你难住我了,可能她长大后会告诉我们。”

母亲的手指摩挲着她的鼻子,为她唱着摇篮曲,听着听着,小艾莎的脑袋渐渐地向后靠去,靠在她母亲的怀抱中,睡着了。

母亲把她轻轻地放到了她早已熟睡的妹妹旁边,轻轻地为她们盖上被子,她的妹妹叫安娜,安娜也是一个天使般美丽的名字。

她清楚地记得,在安娜降生后,小艾莎开心地亲吻着妹妹的额头,她问她有没有合适的名字时,她说:“安娜!”

也是在一瞬间,妹妹的名字也定下来了。

她把目光再次投到了画像上,深深地看了一眼后,准备走出房间和丈夫一起祈祷。

手触碰到门把手的瞬间,她听到了艾莎的梦呓,于是手又缩了回去,她悄悄地走到小床边,慈祥地看着两个在睡梦中的女儿。

艾莎和安娜的手不知何时拉在了一起,她们张着嘴巴轻轻地呼着气,艾莎说梦话的声音很小,为了更清楚地听到梦话的内容,母亲轻轻地把头靠了过去。

艾莎如是喃喃道:

在圣诞节的高潮阶段,她们相拥着彼此走向了钟楼,Anna把自己精心创作了数十个日日夜夜的关于Elsa各种表情的叶脉画递给了Elsa,并告诉她她在阁楼还放着许多,Elsa笑着说:“我这些天在森林里忙得不可开交,没有带来等价的礼物能够回应,怎么办呢?”不及Anna反应,她吻在了Anna淡粉红色的唇上。

毫不犹豫,是劈开山石的利剑。

火山爆发时,岩浆四溢。

细腻的长河,春水从雪山上来。

一颗太阳,照耀了寂静的大地。

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在羡慕她,她和她的Elsa。

这个吻持续了一分钟,Anna感觉像是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却又如新星那样短暂。仿佛一步越过了蒸汽时代,直接过渡到电气时代那样。

“啊!Elsa,你太突然了,我还没有准备好!”她被反先入为主,经历了一番滋味后,她差点没站稳,她晕晕乎乎的,加速着呼吸,心脏“砰砰”直跳,她太激动了,舔了舔嘴唇,这样的吻她还需要时间来适应。此刻的Anna正想为自己的娇嫩做些解释。

“爱情是从来不需要准备的。”Elsa扶着她的天使,笑着说。

在天地的见证下,她们找到了自己曾经缺少的东西,分享了彼此,现在,她们拥有天底下最美丽的财富。

“圣诞快乐!亲爱的Elsa,我爱你!”

呼啸的冷风淌过峡湾,带着奇妙的冰雪奇缘,飞向了世界最美好的地方。

“圣诞快乐!我的Anna!我也爱你!”

你若问我这最美好的地方在哪里,那么这就是我所说的:

“Elsa在的地方。”

在她的在的地方,哪里都是圣诞,哪里都是我的家,哪里都是世界。

哪里都是我的归宿。

一颗流星划过了天际,短暂照亮了天空,发出来青蓝色的光芒。

Elsa的梦呓在此处停止了,她仍然熟睡着,牵着妹妹的手仍然没有放开。

母亲走到门边,轻轻地旋开门把手,走出去后带上了门。

丈夫正在祷告,他双手合十,微闭着眼睛,念着经文。母亲在丈夫旁边跪下,加入了祷告。

这样的场景此刻发生在了有轨电车已经成为历史的时代,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个场面,在冰雪时代,曾经也发生过这一幕,那是一个孩子们的父亲讲完故事的晚上……

“她的故事很美丽,是吧,Agnarr?”母亲笑着说道,她大概记起来自己了。

“Iduna,我认为我们有必要让一切重新来一次,”停止祷告的丈夫也笑了,“这一次,没有冰魔法,我们都会幸福。”

母亲点了点头,随后开始祷告,丈夫欣然地看着她,她长长的睫毛依在蓝色的眼睛上,透过这双眼睛,他看到了一切美好。曾经的他,没有机会抓住这美好,但现在,他会紧紧地握住这美好,直到天荒地老。

“我们这辈子都不要出海好了。”

“她们是天使,都是上天赐予的礼物。”

未来的世界会带给他们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也许冰魔法会永远沉睡,也许狂风会再一次呼啸而来。但此刻,人间烟火尽春色,江间明月荡桀骜。

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大地却永远长存。日头出来,日头落下,急归所出之地。风往南刮,又向北转,不住地旋转,而且返回转行原道。江河都往海里流,海却不满。江河从何处流,仍归还何处。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已过的世代,无人记念;将来的世代,后来的人也不记念。——《传道书》

历史是容易被遗忘的,特别是那曲折的双子。

“所以,在我看来,那是第三个奇迹。”

圣诞特别篇章《三个奇迹》【完】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丨Elsanna档案室授权搬运自Elsanna贴吧或原作者丨未经原作者允许不得转载本文内容,否则将视为侵权丨转载或者引用本文内容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喜欢 (26)
[]
分享 (0)
关于作者: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3)个小伙伴在吐槽
  1. 我的天,第一次看到国王王后,泪目(等等……Olaf怎么办?)
    Broken_in2020-04-03 19:37 (3天前)
  2. 感謝
    Happy20202020-02-23 11:06
  3. 太太很棒!
    凌玖教教教主2020-02-03 00:03
【圣诞贺文】之《三个奇迹》缄口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