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登录
  • 欢迎访问Elsanna档案室,欢迎加入QQ群和谐讨论! QQ群
  • 注册时填写网站名称为“Elsanna档案室”,首字母E大写。
  • Frozen2多语种 ost可在档案室试听啦。
  • 请注意用户名只能为英文和数字,注册后不需要收取邮件,使用用户名和密码可直接登录。
  • 档案室只收录Elsanna向同人文,非EA向勿投
  • 请文章作者在发布分级文章时主动使用“回复可见”功能。

【完结】我们不曾死去

Elsanna原创文 薛定谔的猫 1417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她总是习惯一个人,在大雪纷飞的时候坐在公园的凉椅旁。

一个刚出社会的年轻人每日从这里下班,时常为她的美丽感到惊艳。

年轻人知道,只要下了雪,那漂亮的人儿就会出现在这里。

终于有一天,年轻人鼓起勇气,问她是否在等待着什么人。

女人许久不回话,一番尴尬过后,女人用手温柔的抚去肩头落下的雪花。

她还年轻,顶多二十五上下的模样。但她淡蓝色的双眸却仿佛经历了人世沧桑,成熟的像一位老者。

她总是穿的十分单薄,一片白中着着显目的黑,白雪与她裸露的苍白指尖的肌肤是同样的颜色。

她说,她在等一个人。一个再也不会出现的人。

年轻人感到困惑,她的话语是矛盾的,既然那个人不会回来,为什么要等候他?

女人无力笑了笑,目光锁着远方,执著安静的如雕像。

她会回来的,她只是在生我的气。就跟我当年吃了她的巧克力一样。

我想应该会的。毕竟我们是彼此的唯一,没有人能够分开我们,死亡也不行。

她说的很肯定却又不确定,清冷的声音中带着些悲哀。

年轻人离开了,不愿再打搅她。

或许她是与爱人分手了,因为悲痛的心情无从发泄,只好来到这里吹着风雪。

这里一定留下了她最深刻的记忆。

后来年轻人离开了这座小城镇,去了大城市生存,他或许忘记了很多,但唯独忘不了那沧桑的年轻眼神。

过了许多年,他又回到了这座小城镇。也是在一个白雪纷飞的夜晚,也是熟悉的公园凉椅,但他只看到一片空寂的白,却再也没瞧见那一身庄严的黑。

一位老人走过来对他提醒道,大雪来了,最好赶快回家。

当年的那位年轻人反过来询问这位老人,你知道这里常常坐着一个女人吗?

那老人深深点了点头,眼睛充满了同情,他叹了口气,说她叫做Elsa,是个可怜的孩子。

她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叫做Anna。她的父亲将Anna带到她身边时,那漂亮的女人年仅十多岁,还是个初中生。

年轻人问着老人她妹妹如今生在何方。

她死了。

很久以前一个夜晚。

那个夜晚也是大雪纷飞。

老人说他在这里住了一辈子,就住在女人家的隔壁,那对姐妹时常找他来玩,她们都是好孩子。

姐姐文静优雅,贵族般端庄。

妹妹活泼开朗,飞鸟般自由。

他的妹妹是怎么死的?

年轻人无法抑制自己的好奇心。

我听到过传闻,姐姐深爱着她的妹妹。却是超过了姐妹应有的水平。

那个女人爱上了她的妹妹。

年轻人得出了这个结论。

老人从口袋抽出一支烟,点然后猛吸一口,吐出发白的烟雾。

所有的一切美好皆在在一个圣诞节暴露,她的妹妹考上了理想的大学。那也正是姐姐所在的学校。她努力了许久。

姐姐应该是高兴的,所以才会在家的门口亲吻她妹妹的唇。

她们沉浸于两人能够多一些时间相处的快乐,却忽略身后赶回来为妹妹庆祝的父母沉痛悲伤,不可置信的目光。

老人回忆起那一夜,那个圣诞的深夜。他的隔壁充满绝望的气息,他能清楚的感受到。

当时老人还在院子吸着廉价的烟,于是,当女孩们的父母将年长的女孩带到院子时他听到了所有一切。

你们是亲姐妹,你们不能这么做。

我爱着她,她也深爱着我。

这是个错误,你必须断绝这一切,反省并对上帝忏悔,他曾说过,这一切都是错误的!

上帝真的存在吗?我只是爱上了一个人,那人恰好是个女人,也恰好是我的妹妹。

你有想过别人会怎么看你吗?!

我不在乎。

但他们会如何看待Anna?你有为她想过吗?

于是,声音安静了下来。老人当时手上的烟已经燃到了尽头,他却被震撼的一动不动。

他听见那位安静柔弱的女孩反抗他的父母,这或许是第一次。她在为自己的爱争夺权利。她快要赢了,父亲本无话可说。

但只是最后简单的一句话,却彻底摧毁了她所有的一切。

她真的很爱自己的妹妹,愿意为她牺牲放弃一切。只要想到,她或许耽误了自己妹妹的整个人生,或是让她成为别人口中的笑柄。

心脏便会止不住的疼痛。

理所应当,她放弃了一切,放弃了自己的妹妹,放弃了爱的权利。

那一夜,没有雪,只有萧瑟的风掺杂着冰冷的空气。

老人在风中听见女孩沉重到绝望的誓言,让他这个旁听者都不由的感到窒息。

女孩的父母似乎松了一口气。

这样才对,你心中对Anna所有的的感情全部是亲情,而非爱情。

不是的,我一直深爱着她,比任何人都……

老人想,那个女孩当时心里一定是这么说的。

她过于成熟,早就明白爱情与亲情的区别。

后来呢?

年轻人问。

这个故事凄凉到精彩无比,让人沉浸其中,他迫切的想要知道怎么结局,尽管知道结局一定不美好。

后来。

姐姐渐渐拒绝疏远她的妹妹。她甚至凭借优秀的头脑提前拿到了毕业证书,这样一来,妹妹在校园里也就看不到她的影子了。

姐姐认为她在保护妹妹,认为自己是为了她好。

可妹妹没有姐姐成熟的心灵和思考,所有的委屈和不甘逐渐积累,最后难以被理智所制止。

悲剧发生在姐姐找到工作即将搬出家的那一天。

老人隔了两条街都能听到妹妹疯狂大声的质问。

他赶紧跑过去,她们的父母都不在家。

他试图制止两姐妹的争吵,然而毫无作用。

妹妹不断的质问姐姐,为什么将她锁在门外,她做错了什么。

姐姐永远都是一句话。

我是为了你好。

然后,姐姐提着行李,就这么离开了。妹妹安静的出奇,在外头呆了许久最终还是楞楞的回到屋里。

当时的老人像是空气,被人彻底的无视。

他感叹这场悲伤的,永远不会有结果的爱情终于结束。

这个小镇位于北端,一年四季都时常下着雪,雪似乎是这个小镇的标志。

那一天的雪看上去很轻柔的感觉。却铺天盖地,夹杂着狂风不断袭来。

或许,那个姐姐的心中对妹妹的爱也如这场看似温柔却凌厉到令人苦痛的风雪一般。

一切似乎都很平静,小镇的日常,妹妹的日常还依旧在继续着。

直到第二年的圣诞夜,她在门口用麻木的眼神张望了许久,却总是见不到熟悉的身影。

她的父母,和远在千里之外的姐姐,一定都不会想到,有着丰盛佳肴的圣诞夜,妹妹所饮的几口汤会是她最后的晚餐……

第二天的凌晨,妹妹便彻底消失了。

找到她的时候,她一个人坐在那片枫树林的尽头,四周逐渐在冬天腐烂的枫叶却充斥着生命的气息,红到令人羡慕无比。

她早已停止了呼吸。

这片枫林的尽头是她第一次来到这个小镇的落脚点,也是她第一次见到Elsa的地方。

她或许到死去的那一刻都永远也忘不掉,那温柔的人给予她全部的爱。

书桌中的遗书在不断的告诉她的姐姐,她是如何坚守这份错误的爱情,是如何每天从哭泣的梦中醒来,是如何不顾风雪总是停留在她离开的那个路口等她回来。

几页的纸,从相遇到离开。被泪水晕开的墨迹在无言的诉说她对她的深爱。

或许错误,或许罪恶。

但这些对那单纯的女孩又算的上什么?

只要那人还在身边,哪怕对她再无情,再拒绝。她都会认为还有希望。

如今,在岁月无情的打磨下,她被磨平幻想的菱角,她终于看不见希望。

葬礼上,一个很远的角落老人再次看到熟悉的身影,她生的美丽,几乎掩盖万物的光芒。他以为她会哭泣,但她没有。她甚至没有看棺木中妹妹最后一眼。

她重新停留在这个小镇,却多了一个怪异的习惯。

每当大雪纷飞,她就一定会出现在公园的凉椅上,她的目光永远锁着不远处的那片只剩枯枝的枫林尽头,任由白雪覆盖她单薄的肩头。

她与妹妹相遇的地方。

她离开的地方。

她妹妹离开的地方。

她不去看棺木中的妹妹,是因为她认为自己的妹妹还活着。

她或许幼稚的报复她离开,想看她在乎自己的模样。

她或许隐藏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到处寻找她的踪迹。

带走她的可能是亲情的温暖,爱情的绝望,背德的触感。但带走她的绝对不会是死亡。

她一直在这,她忽略自己是个智者,始终希望那个活泼的女孩会出现在她们相遇的路口。

她等了好久。

就像Anna当年的模样。

结局也是一样的,她没有等到她所深爱的人。

因此,当老人许多年后,再次在同一棵枫树下看到熟悉的红色枫叶和闭着眼睛看上去无比幸福的女人时,他一点也不感到奇怪。

或许这是最好的结局吧。

她们的死亡是一种解脱,也是对她们至始至终坚守这份错误却幸福的爱情的一种证明。

当妹妹知道她的姐姐和她一样,倔强的,痛苦的,努力的保护着她们最珍贵的爱情时,她一定会原谅一切吧。

但现在似乎也不迟。

等她再次以一种独特的生命陪伴在爱人身边,她一定会对她诉说所有的一切。

故事结束了。

年轻人心中的震撼和感动竟让他想要垂泪。

他在外漂泊了许多年,看惯了人世的险恶,他以为不会再有最干净的爱情。

可当他回到故乡,回到这寒冷的小镇。

他确实看到了。

那最干净,最真挚的爱情就在那。

在风与雪中,

在血与枫中。

虽是逃离不了消失的命运,却深深的镌刻在灵魂的最深处。

如果爱情无法用言语表达,那么用生命去证明也是好的。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丨Elsanna档案室授权搬运自Elsanna贴吧或原作者丨未经原作者允许不得转载本文内容,否则将视为侵权丨转载或者引用本文内容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喜欢 (21)
[]
分享 (0)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