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登录
  • 欢迎访问Elsanna档案室,欢迎加入QQ群和谐讨论! QQ群
  • 注册时填写网站名称为“Elsanna档案室”,首字母E大写。
  • Frozen2多语种 ost可在档案室试听啦。
  • 请注意用户名只能为英文和数字,注册后不需要收取邮件,使用用户名和密码可直接登录。
  • 档案室只收录Elsanna向同人文,非EA向勿投
  • 请文章作者在发布分级文章时主动使用“回复可见”功能。

【完结】沉溺

Elsa觉得自己不对劲。

她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意识到这种状态的,但等她意识到的时候似乎一切都已经晚了。

这是她成为自然之灵的第三年,她同其余的元素精灵们共同守护着北地。

Anna如她所想,是一个伟大、优秀的女王。

艾伦戴尔在她的统治下人民安居乐业,井井有条。

这一切都很正常,很完美;除了不能与Anna朝夕相处,但一周见一次面也没什么不满足的。

Elsa珍惜着每一次与Anna相处的短暂时光。

可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她心中等待的欣喜好像随着岁月流逝被雪花逐渐温柔的掩盖似的。那份期待带给她的兴奋似乎没有以前那么的……愉悦?

“你看上不太好,Elsa。”

看着Anna担忧的面孔,Elsa觉得自己没她说的那般不太好。

“我很好,Anna。”

“你在走神……”她说:“很多次了。”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在家庭游戏种走神,不是因为身体或是别的烦恼,好像只是单纯的觉得无聊。

不应该是这样的,在座的都是她的家人,她应该愉悦、微笑、兴奋,发自内心的。

“哦……或许这几年同样的游戏会让你觉得无聊。但放心吧,Elsa,下次绝对有惊喜。”

“Anna准备了一个巧克力的大锅,像瀑布!”Olaf心奋的说道!

“嘿!”Anna和Kristoff异口同声。

“我们说好要保密的!”

这场面很温馨,这是她十三年间不断幻象的画面,如今真真实实摆在她面前却涌现出一股不真实感。

她想回去。

Elsa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吓到了,因为这不仅仅是她一次这么想。就像是感觉自己宝贵的时间遭到了无聊的浪费,这样的的感觉让Elsa涌现出一股愧疚。

“Anna……或许我真的不对劲。”她求救似的望着Anna打闹的背影,原本有些哀伤的眼神却又在Anna转头几个呼吸间恢复了原先的愉悦。

“或许你是累了,Elsa。”

Anna用力抱住Elsa,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觉得自己姐姐的体温似乎变得更加冰冷,贴着她就像拥抱一块冰,久了便让布料下的皮肤生疼。

“今晚让我陪着你吧,就像以前那样。”

是的,就像以前那样。

这次她们共同躺在同一张床上,没有那缥缈的声音吵着自己却越发难以入眠,她为Anna盖紧了被子,起身下了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不再困倦;就算不进食身体也能保持正常。这样的转变仿佛在告诉她她离“人类”的身份越发遥远,她和Anna是不同的存在。

这是个难以自己解决的烦恼,但她不想让Anna为她担心。Anna已经是女王的,每周抽出时间本身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Elsa悄悄关紧了门,赤裸着双足走过城堡的红色地毯。或许不在这里生活的缘故,她总觉毫无变化的场景变得陌生。

她原本能从每一处装饰、壁画、转角中感受到温暖的。

如今这一切仿佛都在驱逐自己,告诫她对于这座城堡已经是个陌生人。

“嘿……”

海水凝聚的蓝色骏马听从Elsa的召唤从水底钻出。

“Nokk,想要散散步吗?”

海风不如她的体温冰冷,不知为何蔓延的心酸让她喉间哽咽。

Nokk与她心意相同,没有将她带向北地,而是更近一些的山脉。

她曾在这座山脉迷失了自己。

如今她再次迷失。

像是早就知道她会来,穿戴着金色宝石的Pabbie在一处和它颜色相近的石头上看着她。

“Pabbie,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你。”

老pabbie总是忧心忡忡的模样,如今它的眼里更是被无奈填满,它好像知道Elsa会问些什么。

“自然之灵在剥夺你的感情。”

心脏好像出现破碎的声音,脑海里顿时闪过Anna带给她美好的一切。当她想起Anna时嘴角总会柔和的微笑,如今却淡漠的如海天之间的地平线。

“它们不能这么对我。”

“这是你的责任,Elsa。”

平静的内心好像终于有了波动。

“这份责任让会让我失去爱的权利。”

“我快要感受不到快乐,明明是难得与Anna相处的时光我却想要离开。”Elsa深深吸了一口气:“它在剥夺我对Anna的爱……”

“是的,Elsa。”

“会有办法的,对吗?就跟之前一样。”

Pabbie摇了摇头,手掌间出现了极光一般都魔力。她都身影色彩斑斓的出现在极光中,孤独、沉默,仿佛走过了许多不同的风景;直到最后,她色彩斑斓的影子逐渐变得苍白冷冽,像是化作了冰雕。

“自然之灵不属于人类,更不会有人类的感情。因此它们公正、强大,守护世间平衡。”

“很遗憾,Elsa。当你选择继承这个位子,就不得不放弃人类的一切。”

“不……不!”Elsa喉咙间发出一声痛苦的哀鸣。

那痛苦只持续了很短暂的时间便被归于平静。

“我不能……失去Anna。”

“或许一切都不会变化,亲爱的Elsa,如果你能跟以前一样。”

“你要我在Anna面前假装表现的很快乐?不,Pabbie,你不了解我和Anna。我们互相深爱着,这样的伪装不可能再持续个十三年不破灭。”

“我最后会变得怎么样……?”

“感受不到喜怒哀乐,世间万物在你心中都会如寂静的湖泊。”

“包括Anna?”

“没有人能激起涟漪,真爱也不行……这是更加古老的强大力量。”

Elsa告别了Pabbie,回到了艾伦黛尔。

Anna还在熟睡,睡相很可爱。

她心中仅存的感情让她产生了最后的依恋。

冰凉的泪水滑落,她的内心并不想哭泣,但眼泪仿佛无论如何也制止不住。

“Anna……Anna……”

“我爱你……”

“对不起。”

她甚至不敢去触碰Anna,怕逐渐冰冷的体温会惊醒她。

她在黎明前再次离开了城堡,Nokk带着她踏过海面波涛回到了北地。

就跟之前一样,这没什么大不了。

她还爱着Anna,这点永远不会变……

永远。

可有些东西不会一成不变。

Elsa来到艾伦黛尔的次数越来越少,起初Anna还以为她在北地是有什么重要是工作。作为贴心的妹妹,她只会委托Gale帮她给Elsa带上一封信。

Elsa一开始会跟她一样写满整整一页的纸张,到最后字数逐渐变少,从几段变成了几句话,最后连一个单词也没有。

Anna有时候怀疑Gale是不是把她的信弄丢了,Gale因此很“生气的”洒了Anna一罐墨水。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快要一年。

如今Anna正在为Elsa准备她的生日礼物,一串悬挂着她和Elsa相片的吊坠,串着蓝色的宝石。

“真是遗憾,他们竟然会错过难得的旅行。”

Gale传来消息,Kristoff和Olaf前些日子带着Sven去北山重新体验挖冰的生活,如今回来的道路因为遇到雪崩塌陷,他们不得不绕远路。

通往北地的航线已经被开启,北地的外围是允许艾伦黛尔的人民与他们共同友好的交易,但更深处的森林还是不允许外人入内。

Honeymaren正在码头森林另一边建立起的码头上清点货物,她看到Anna到来显得非常惊讶。

“你太久没来这里了。”

“抱歉……你知道的,我没Elsa那样聪明,国事很繁重。”

“Elsa……”Honeymaren愣了下,随即有些慌张的别过头。

“Honeymaren?”Anna察觉到一股奇怪的感觉。

Elsa总是喜欢一个人面对一些事,哪怕遇到危险她也总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Anna想到这有些失控的抓住Honeymaren的双臂:“是不是Elsa出了什么事?!”

“哎哎……冷静点Anna!Elsa没什么事。”

Anna松了一口气,埋怨的看了Honeymaren一眼。

“只是有点不对劲。”

“天,我求你一口气把话说完。”

原本该放下是心一下又提了起来。

“Elsa已经很久没有回到部落了,她更多的时候是呆在阿塔霍兰。”

“阿塔霍兰……我要去找她!”

“那里依旧很危险!”Honeymaren提醒道。

“水灵会帮助我!”

或许曾经听过Elsa的吩咐,当Anna呼唤它名字的时候它几乎没有犹豫从海底钻了出来。

“Nokk,带我去找Elsa。”

水灵的马背冰冷无比,刺的她下身生疼。Nokk带着她在她一声声的惊呼中踏破一片片巨大的海浪。

“这真是,太危险了!”

Anna从来没有来过阿塔霍兰里面,她根本无法想象当初Elsa还没驯服Nokk时究竟做了什么疯狂的举动。

她该再记下Elsa一项需要道歉的事!

Anna看到了海岸,她从Nokk身上下来,还来不及道谢Nokk就遁入海中。

被Elsa重新构造的阿塔霍兰和她想象中的不一样,隐隐透着光的冰制墙面,壮阔厅堂,半空宛如极光的色彩。

“这里可真冷。”

Anna明白她不该在这停留太久,她从Pabbie爷爷那听来,阿塔霍兰的深处充满着冰冷危险的魔力,去的次数越多时间越长,就越会被魔力所侵蚀。

虽然如今身为自然之灵不再惧怕那些魔力,但Elsa曾经在这里死去过一次。

想到这,这些漂亮的景观仿佛一瞬间变得诡异。

她在前进的时候看到了许多冰雕,那些冰雕还在活动,记录着她与Elsa之间的点点滴滴。

心中被甜蜜的温暖填满,四周好像不在这么冷。

就在Anna这么觉得的时候,她已经来到阿塔霍兰表面的尽头,一扇小小的门,可怕的寒气不断的涌现出来,让Anna一瞬间冷的快要失去理智。

“Elsa!”

“Elsa!!”

这里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

Anna捉紧了长袍,咬牙进入了那扇门,门的里面一片暗淡,只有冰面反射的阴冷的光。

底下仿佛是万丈深渊。

好在Anna看到了属于Elsa的魔力塑造的阶梯。

她小心的从阶梯上下到最深处,全身被冻得发抖。

这里和外面不同,Anna在这感受到了孤独、清冷、空寂。

“Elsa!!”

她往前走了一段,看到一个由深蓝的冰构建的华丽精致的王座。王座的背对着她,她喊着Elsa的名字冲了过去,脚底打滑差点摔倒。

“找到你了……”

王座上坐着的的确是Elsa,白金色的长发和长裙,眼睛湛蓝的像块价值连城的蓝色宝石。;Anna原本兴奋的笑容在看到Elsa眼睛都那一刻顿时僵在嘴角。

在她记忆里,Elsa的眼睛虽然是蓝色的,但看着她的时候却总是盛满温暖的光,仿佛她就是Elsa的全世界。

如今,那双眼睛注意到了自己,却空寂的如这深渊的殿堂。

“Anna?”

她看着女孩,嘴角露出微笑。

Anna一把抓住Elsa的手臂,Elsa没有任何吃惊和反抗。任由Anna将她蛮横的拉下王座,踏着台阶,离开这殿堂。

她带着Elsa一口气跑到了外面,海风冰冷吹在身上却是温暖的。

“你到底怎么回事?!”

Anna全然忘记她来这是给Elsa庆祝生日的,她现在只想问她的姐姐为何会一个人停留在那冷的要命的地底殿堂。

“我很好,Anna。”

“是不是北地那群人欺负你了!你为什么会在这?”

“不,Anna。他们尊敬我,视我为神明。”

“他们就是这么对待神明的。”

“是我的选择,Anna。在这里,仿佛回到了艾伦黛尔。很安心,舒服。”

“你可以回来的,无论来多少次,停留多久,艾伦黛尔的门永远为你敞开!”

我知道的。

Anna。

我知道艾伦黛尔的门永远为我敞开。

但我不想回去。

那里已经不是家了。

Elsa什么也没说,只是微笑的看着Anna。

“别这样……”

“什么?”

“Elsa,你有点奇怪,就像……”就像一个毫无生气也无灵魂的精致人偶。

“抱歉,Anna,让你担心了。”

Elsa上前拥抱住了Anna,体温冰冷却让Anna无比怀念,Elsa身上熟悉的花香不在,转变成了冰雪清冷的气味,她必须记住这个气味……

“答应我,Elsa。”

“不要在来这里了。”

Elsa无奈的看着她:“不行的,Anna,我很喜欢这里。”

Elsa拒绝了她的请求,这大概是第一次Elsa拒绝了她的普通请求。

她凝视着Elsa的眼睛,那双眼里好像恢复了神采,她和安娜对望着,无辜的像只小鹿。

“好吧。”Anna受不了这无辜的眼神:“你可以来这里,但不能再进入那地底的殿堂,Pabbie爷爷说过,那很危险。”

“我知道了,Anna。”

Elsa柔和的微笑让Anna忍不住再次拥抱了她。

好像想起什么,Anna从口袋中掏出了那只吊坠。

“还好做了防水的类型。Elsa,生日快乐。”

“谢谢你,Anna。”

Elsa接过,打开吊坠的盖子,她和Anna的相片映在里面,两人笑靥如花,幸福的像是流淌的奶酪。

一直以来平静的内心缓缓起了一个波折,却在还没被Elsa察觉直接被可怕的冰冷重新覆盖。

她再次哭泣,当着Anna的面。

Anna明显慌张起来了,她不断擦拭着Elsa的眼泪,自己也要急哭了:“Elsa!你不喜欢直说啊……我回去给你换个更好的!!你也用不着哭吧?!”

“不……Anna,我很喜欢,谢谢你。”

奇怪的感觉又来了,她看着Elsa哭泣,却淡淡笑着,脸部的表情配不上她的眼泪。

只是多疑。

她还是她的Elsa。

Anna亲手为Elsa戴上吊坠,看着吊坠与苍白的皮肤完美的融合,Anna松了一口气,这个礼物并不算太糟。

她们共同骑着Nokk回到了北地,北地人给Elsa举办了一场盛大的生日会。

Elsa至始至终都很安静,篝火的光在她眼里燃烧,却怎么也融不化眼底轻薄的冰晶。

作为女王,Anna没有太多空余的时间,Elsa在和她做告别。

“至少一个月要回来一次……还有信件!你绝对不能忘记,Elsa!”

“当然,Anna。”

Anna没有乘船回去,Nokk载着她。

“Elsa!”

Nokk刚踏出两步Anna便朝着Elsa大喊!

“我爱你!Elsa!”

Elsa微笑的朝着她挥手。

“我也爱你,Anna。”她轻声说道。

心里却突然出现一个疑问。

“爱?”

之后的日子,Elsa显然没有遵循约定。她依旧没回去过,也没有托付信件。

Anna觉得自己要疯了,好在Honeymaren为了采购来到艾伦黛尔,Anna亲自接待了她。

“不……不是。你说什么???”

Anna不可置信的自己重复道:“你说Elsa生日过后又直接回到了阿塔霍兰?!”

看起来她不但忘了约定还一定回到了那冰冷的地底宫殿。

Honeymaren看着Anna快要崩溃的样子,静悄悄的招呼都没打直接脱离了Anna身边。

Anna回过神来她已经抛下了国事,站在了阿塔霍兰的路口。

然后,就跟上次一样,她进入了那地底的宫殿。

这次的宫殿好像更冷一些,皮肤的表面甚至凝起了冰霜。Anna搓掉那些冰霜,沉默的、重复的,将Elsa带离。

“你答应过我的!”

那人委屈的看着她:“对不起。”

Anna臣服在她柔软的声线中。

“你让我很害怕,Elsa。”

“对不起。”她重复着。

“Elsa……?”那股违和感越来越严重,Anna手压制着Elsa的肩膀,强迫她看着自己。

“它们对你做了什么?!”

Anna听到自己咬牙切齿凶狠的声音。

“什么也没做,Anna。”

什么也没做……

那那双眼睛是从什么时候看不到她的影子?

Anna不在请求Elsa回到艾伦黛尔,也不求她的信件。

她现在只想Elsa安然无恙,跟以前一样,眼里有光。

后来,Anna发现了,无论她什么时候去,去多少次,Elsa永远都只会出现在阿塔霍兰地底宫殿的王座之上,她无数次将她带回,她又无数次的回去,义无反顾。

“Anna……你看上去很糟糕。”

随着异样的视线增多,Kristoff终于忍不住提醒她,Anna看到她和olaf担忧的看着自己,于是她转头看向镜面,却被愣在原地。

原本棕色健康的长发如今被雪一般飘然的银色覆盖,她看上去依旧年轻动人,身后却随着死亡的阴影。

“我很好……我很好。”

“这个发色很漂亮不是吗?”

“像是Elsa一样。”

随着去的次数增多,Elsa不再开口说话,没有道歉也没有温柔的喊她的名字,再也没有。

仿佛一股可怕的力量要将Elsa拉入深渊,但她一次次不服输却又无能为力将她带回。

最后一次去阿塔霍兰。

她走过一片温馨的冰雕,可那些本来坚固的冰雕却一个接着一个粉碎。

“停下……求你。”

Anna无声哭泣着,觉得身心都要随着这些冰雕破碎。

有水珠从地面浮出,水珠被冷空气凝结聚集在一起成了一座座崭新的冰雕,和之前不同,这次仅仅只属于Elsa的记忆。

Anna看着那些充满恐惧的、卑微祈求的姿态,直到最后“Elsa”站起了身,脸上悲哀与痛苦消失不见,向着地底宫殿迈开了脚步。

有声音传来。

清晰无比。

Anna看到了Elsa和Pabbie的身形,声音从冰雕内处传来。

——“自然之灵在剥夺你的感情。”

——“它们不能这么对我。”

——“这份责任让会让我失去爱的权利。”

——“我快要感受不到快乐。”

——“它在剥夺我对Anna的爱……”

——“我不能……失去Anna。”

Anna听着这一切,看到Elsa对着睡梦中的她说:“我爱你……”

“你们不能这么对她……绝对不能!!”

Anna绝望的大喊道。

Elsa被自然之灵剥夺了感情,她逐渐感受不到喜怒哀乐,也失去了爱与被爱的能力。

Anna看着她眼底的光一次比一次黯淡,最后终于消散。

皮肤被冰霜覆盖,Anna颤抖着来到地底宫殿的路口。

Anna明白,这一切都已经到了极限。

如果抛下Elsa,Elsa会在这地底宫殿,孤独死寂的活下去。

如果她在跟以往一样进入地底宫殿,她会死。

Anna牵扯起微笑,这还用做决定吗?

她知道Elsa最害怕孤独,她不可能让她一个人在这,绝对不可能。

她踏上冰做的台阶,义无反顾。

当双脚落到地面,Anna立刻发觉她被冰霜覆盖的双手再转而蔓延上了更冰冷的蓝,和外面的冰雕一个颜色。

Anna无奈笑了笑,加快了脚步,身体却越发沉重。

等到她来到Elsa的王座前,那个女人还安静坐在那,前方是阿塔霍兰更深的地方。

真是漂亮,宛如女神。

Anna呼吸着,她只是稍微停留了一瞬,双脚已经被冰彻底冻在了原地。她的皮肤上蓝色的冰迅速蔓延,吞噬着她。

没有疼痛,就像Elsa的魔法,温柔却又寒冷。

“Elsa。”

“我们回家……”

Anna试图去触碰她的脸,但动作停留在了半空。Anna眼睁睁看着眼前的一切被冰蓝覆盖,最后一点画面是Elsa没有感情清冷的面容。

空寂的宫殿再也没有一个“活物”。

世间好像再次安静。

过了许久,Elsa有了动作。

她像是回忆着什么……

她缓缓站起了身,弯下腰去看着Anna,她伸出手掌摩挲着Anna冰冷的面容。

最后毫不犹豫的在冰做的唇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她要Anna离开,Anna却走不了了。

她回想着真爱之吻能够化解一切寒冷与诅咒,于是她就这么做了。

一秒、两秒……

冰从Anna身上脱落,女孩逐渐恢复了生气。她笑着,感叹又被冰封了一次

然后,Anna拉起她的手。

将她再一次带离阿塔霍兰。

……

本该是这样的。

但为什么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眼前不是活生生的女孩,还是死寂的冰雕。

Elsa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很快明白一件事。

——没了感情的她不再有真爱了

Elsa感受不到恐惧,但她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她望着阿塔霍兰更深处的地方,不带一丝犹豫离开了Anna的身边向着阿塔霍兰更深处的地方走去。

前往深处的途中,她看见了母亲映在冰面的容颜,听到她的歌声。

但Elsa已经来到阿塔霍兰深处的路口,她稍稍停顿,回过头去。

脖颈有丝线断裂的声音,掉落地面的吊坠也引不起Elsa的注意。

那半开的照片中,她们依旧很幸福。

母亲的歌声还在她身后如春风般温柔,却也阻止不了Elsa向着更远的地方走去……

——In her waters,deep and true
河水深深,澄澈流淌
——Lay the answers and a path for you
那里有你的出路,与追寻的答案
——Dive down deep into her sound
追寻她的声音,潜入水底
——But not too far or you’ll be drowned
但别走得太远,以免沉溺

别走太远了Elsa……

如果走的太远便会沉溺。

再也回不到我身边,

也回不了家了。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丨Elsanna档案室授权搬运自Elsanna贴吧或原作者丨未经原作者允许不得转载本文内容,否则将视为侵权丨转载或者引用本文内容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喜欢 (19)
[]
分享 (0)
关于作者: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10)个小伙伴在吐槽
  1. 太戳了这篇
    卧榻酣梦落不知处2020-02-01 17:15
  2. 太凶残了,这篇和玫瑰花是我心中虐文top
    153782140962020-01-25 02:28
  3. 98777802
    不!!!!!!!!!!!!!!!!!
    987778022020-01-21 18:40
  4. 哭了?
    渡边麻友2020-01-01 22:41
  5. 虐死了!!!!!
    446123004@qq.com2019-12-31 23:00
  6. 怎么这么虐啊?
    lsxGC2019-12-30 02:38
  7. 这结局…???
    喵喵喵喵加2019-12-27 00:29
  8. 其实情节发展还挺……有道理的(爆哭)
    cfxx6132019-12-25 10:24
  9. 虽然没有甜,描写的还是很细腻的!
    zzam2019-12-21 11:09
  10. 我去,吃到刀子了?
    女孩与我2019-12-20 2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