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登录
  • 欢迎访问Elsanna档案室,欢迎加入QQ群和谐讨论! QQ群
  • 注册时填写网站名称为“Elsanna档案室”,首字母E大写。
  • Frozen2多语种 ost可在档案室试听啦。
  • 请注意用户名只能为英文和数字,注册后不需要收取邮件,使用用户名和密码可直接登录。
  • 档案室只收录Elsanna向同人文,非EA向勿投
  • 请文章作者在发布分级文章时主动使用“回复可见”功能。

【完结】给艾莎的一朵玫瑰花 A Rose for My Elsa

Elsanna原创文 Twice Circled 3971次浏览 7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作者:子芈

授权搬运

原文链接:https://tieba.baidu.com/p/6182052696?pid=126385259418&cid=&red_tag=0070490589#126385259418

This edition of the novel is free for downloading on the Internet and printing. Any individual or organization who/which uses this or part of this electronic document or its printed edition for earning profit without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will be accused by the copyright owner of the used part(s).
小说之此版本可于网上免费下载并列印,任何未经版权持有人批准以盈利为目的使用本文档或本文档的任何一部分(包括打印件和印刷品版本)之组织或个人将面临被使用部分之版权持有者之控告。

2014©子芈(text copyright)
Cover and Page Layout Designer: —–(Baidu ID :足球飞飞)

19th Feb 2015

本版本中脚注来源于百度百科及维基百科,涉及医学的内容并不代表专业意见,如有必要请向专业人士咨询。

楔子

他使我躺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
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
我虽然行过死阴的幽谷,也不怕遭害。
因为你与我同在。

——《圣经·诗篇》

第一章

我灵愁苦,要发出言语。我心苦恼,要吐露哀情。

——《旧·伯》7:11

艾莎死了。
我花了整整一个星期躺在熟悉的小床上,没有吃喝,也分不清梦醒。
她的气息仍停留在我们共居的小屋内,迷醉了我的神智,也湮没了那个事实。
我不记得自己是否哭泣过,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痛苦过、迷茫过。我仿佛被抽空了所有的力量,只能躺在原处——而原本属于心的那个位置似乎被偷走了所有,空虚到感受不到任何激烈的感情。
每当阳光透过床边的窗棂,斑斑驳驳的投影在天花板上摇曳生姿,我倏然以为艾莎叫我起床的温柔的声音就要在门后响起。
我犹疑地侧头凝望,敞开的房门口空空如也。
啊,是了,那门仿佛是我特意开着的,这样每次艾莎每次经过门口,我都能看见——哪怕她只经过那么一次也好。
我吃力地撑起身体,伸长脖子瞥向门外,也许艾莎就站在门口的拐角?这个古板又调皮的捣蛋鬼。
可是,没有人,没有艾莎,没有那个美丽的身影带给我惊鸿一瞥。
于是我缓慢地、失望地翻身侧卧,蜷缩起来,把艾莎的送给我的玻璃球紧紧压在胸口。
试图把它按进我的胸腔里,填补那攉住我的寂寞和空虚。
往日种种涌上我的脑海,可我却没有了回忆的气力。
仿佛是人生中的第一次,我该用什么词形容我现在的感觉呢?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懊悔和恼恨吗?
我痛恨自己没有及时抓住曾经属于我的东西。

艾莎,艾莎。
我就在家里,求求你,快回来吧。
我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床上,等待。
也许等我躺够了一定的时间,我的艾莎就会回来。
到那时我一定会跟她走,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
我是那么愚蠢。
直到她离开我,我才发现她是我的整个世界。

当然我没有死,我没有如愿以偿地见到我的艾莎。
为此,渐渐恢复精神的我还在病房里和克里斯多夫大吵了一架。
那之前,我好像已经有一个世纪没有见到他了,我也不在乎。
我不知道自己一个世纪前是怎么推迟我们的婚礼的。艾莎不在了,做任何事情都失去了它的意义。
我只记得我曾死气沉沉地躺在家里的小床上,静静地等待艾莎回来。
远处一阵巨响稍稍惊醒了我。
似乎有人进来了?我呆呆地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都蒙了一层温和的乳白色的薄雾,之后我细细回忆,似乎又像淡然如初春的新雪。
那是属于艾莎的颜色。
艾莎,是你吗?
我刹那间感觉到了心脏的跳动,突如其来地喜悦如猛浪般冲晕了我。
“安娜……!安娜……”
飘渺地声音从无数里远处传来,有人影在薄雾后晃动。
我努力睁大眼睛,周围的景物却倏然暗淡;我拼命想发声音,废用已久的声带却哑然失声。
我似乎被人托起,漂浮在虚无的空中。
“艾……莎……”
我好像终于吐出了一个完整的单词,随后就在幸福的眩晕中失去了意识。
你终于回家了,艾莎。
我的艾莎。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丨Elsanna档案室授权搬运自Elsanna贴吧或原作者丨未经原作者允许不得转载本文内容,否则将视为侵权丨转载或者引用本文内容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喜欢 (46)
[]
分享 (0)
Twice Circled
关于作者: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7)个小伙伴在吐槽
  1. 几年前看玫瑰花的时候,窝在被窝里默默流泪的样子还记忆犹新,真是太虐了……
    小黄2020-01-18 14:42 (2天前)
  2. 听说巨虐,不敢看。。。
    czczsgsb2020-01-06 00:20
  3. 哭到窒息
    辛不安2020-01-01 17:59
  4. WHY DID YOU DO THIS TO ME!!!!!!!!!!!!!
    nagiya2019-12-26 17:41
  5. 看地我心脏骤停
    creeper2019-12-24 11:19
  6. 我死了
    Amara2019-12-23 03:47
  7. 我又来重温了 :sad:
    皇太子Olaf2019-12-21 22:57